第三百四十四章 化干戈

    沈慕詩的笑容很平和,但是對于正在火氣上沖的歷春枝來說卻讓她感覺到挑釁。

    她一把抓過來沈慕詩的本子舉起來“不行!這個客戶是我的。”

    沈慕詩歪著頭看著歷春枝,如果自己站起來跟她搶勢必會撕扯起來,這種事歷春枝不是沒做過,但是那樣也太不像樣子了。

    但是很快她發現歷春枝身后站出來一個人,比歷春枝高上一頭,他一伸手從歷春枝舉著的手上抽走那個本子。

    這也就是幾秒鐘的事,歷春枝下意識轉過身,身后正是從來不愛多說話獨行俠一樣的欒海。

    “你給我!”歷春枝厲喝著伸手去搶。

    “什么客戶這么重要,我看看就給你們。”欒海一下子把本子藏在身后。

    “看什么看,看眼里拔不出來了。”歷春枝臉上帶著怒氣,下一秒如果欒海再不拿出本子來她就要真的動手了。

    “給她吧!”沈慕詩轉身看著兩個人,朝欒海說道。

    欒海的眉頭皺了皺,接著一咧嘴笑了笑“你的本子,你說給就給唄。”說完他將本子遞了出來。

    本來一場氣勢洶洶,忽然180度轉彎,歷春枝楞了一下再次拿過來本子。

    翻開本子看了看,本子是沈慕詩一直用的本子,厚厚的本子每一頁都記著日期,開始的時間是他們一起入職的,和自己的本子不同,沈慕詩每個客戶下面都詳細記著回訪時間,和摘要。

    從頭到尾,本子都很工整。翻到最后后面,看到銀羅公司的信息時,歷春枝竟然看到最近已經聯系過幾次了,而且大致方案已經談妥只剩和總經理談合約時間了。

    之前自己怎么沒注意到,注意到也沒用啊,自己的電話很多時候在總機就轉不過去了。歷春枝有點慚愧有點懊惱,她不太相信的看了看沈慕詩“這家很難談,你快談好了?”

    沈慕詩依然笑著,她指指旁邊空著的椅子“坐下說可以嗎,我站著腰會累。”

    歷春枝深吸一口氣,想到沈慕詩才摔了腰不久,自己和她吵即便動起手也勝之不武,再說她對沈慕詩的印象,在今天之前都不算太壞。

    拉了椅子坐了下來“說吧,你這些客戶是不是陳家俊給你的,沒事我不跟你鬧,我找他說理去,憑什么我聯系過的客戶,不分給我繼續聯系。”歷春枝氣哼哼的問道。

    沈慕詩不以為然的看了看歷春枝手里的本子“陳經理是給我一些客戶,都是以前在我們這投過廣告的,不過那些客戶再續約你以為會算我個人業績?”

    “不算嗎?”

    沈慕詩搖搖頭,歷春枝卻皺起了眉,沈慕詩從包里又拿出一個本子,這個本子是廢紙訂在一起的,只記了一些重要的標志,公司名稱,聯系方式和信息來源。

    “陳經理是給我一些信息,是那個組之前聯系過客戶,那些在咱們欄目都投入廣告,只是做回訪和續約,那些客戶的業績算我們整個部門的,作為額外的獎勵用的。這個本子才是我的信息來源。”

    歷春枝看著這個本子,信息來源五花八門,電視廣告,其他欄目廣告,報紙廣告,行業刊物等等。

    “這都是你找來的?”她不由得看了一下每個人桌上都有的黃頁大本,心里動了一下。

    “黃頁上的信息我覺得有用,但是用處不大,大家都抱著那個去聯系,一來信息有點舊,二來很多公司根本就沒意或者沒能力做宣傳,再打一百遍也沒有用,第三很多新公司有廣告意識,但是未必在黃頁上有收錄,你看看咱們黃頁后面的出版日期還都是前幾年的,所以我都是從其他渠道找。”

    沈慕詩耐心的說道,歷春枝是個很蠻的女孩,但是沈慕詩覺得她不至于不講道理。

    果然,歷春枝聽的低著頭,沒再好意思對視沈慕詩的目光。

    沈慕詩看她不說話,笑了笑接著說道“這個銀羅公司,去年你們都聯系過,當時都沒談下來。今年過年時候,我在報紙上看到他們的招聘廣告,企劃部在招負責人,所以我覺得今年他們會在企業策劃廣告方面會增加投入。所以就試著看重新去聯系了一下。”

    歷春枝臉紅了起來,她將兩個本子摞一起,重重的放在沈慕詩面前的桌子上,目光十分真誠“對不起啊,沒想到你跟我說這么多。”

    沈慕詩呵呵笑了笑“不用對不 更新快起,你要是愿意的話,這個客戶算我們兩個人談下來的。”

    “什么?”歷春枝眨了兩個大眼睛有些詫異以為自己聽錯了。

    “是這樣,這個客戶在郊縣,我現在不能久坐,到那地方坐車要兩個小時,如果你愿意的話,最后簽約你去,簽下來算我們兩個人的。”

    歷春枝撓了撓自己的腮幫子,這樣也行?

    “這么好的事怎么不叫我去?”身邊的欒海忽然說道。

    沈慕詩看像欒海,卻看欒海一只眼朝她眨著,立刻明白他這是故意逗歷春枝。

    果然歷春枝朝他瞪起眼“有你什么事,別跟著瞎摻和。”

    然后歷春枝一轉頭,臉上立刻掛著毫不掩飾的開心的笑意“行啊,沈慕詩,就這么說定了,拿下來客戶我請你。其實吧,我就是堵這口氣,陳家俊偏心的,但是你這么一說我又有點不好意思。”

    “沒什么不好意思的。”

    “那你還有沒有來不及跑的遠道的客戶,我幫幫你唄?”五大三粗的女孩賣點懵,忽然讓沈慕詩覺得有點好笑。

    “喂,歷春枝,差不多就行了啊,還有沈慕詩,好歹咱們兩個是一組,你跑不了的我能去啊。”這次欒海還是笑著說的。

    歷春枝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這人平時不吱聲,一吱聲怎么就這么討厭呢。

    “確實還有幾個跑不過來的,要是不耽誤你老看報紙時間,要不然你就幫著一塊跑跑?”沈慕詩笑瞇瞇的看了看欒海。

    欒海忙擺擺手“算了吧,看報紙是大事,你還是讓歷春枝幫你吧。”

    歷春枝立刻轉怒為喜“你們組這么好,干脆我找陳家俊申請調你們組來算了,要不然跟你那兩狗男女一組早晚得打起來。”

    欒海一手一捂額頭,這姑奶奶也太沖了。

    沈慕詩沒那么多好奇心去關心歷春枝他們組的事,倒是關于回訪客戶算總體成績這事,沈慕詩和陳家俊早就說好了。有的錢不能掙,掙了將來有爭議,有點錢掙不過來,比如近期要跑的幾個遠郊的客戶,如果歷春枝能調過來和自己一起跑也是好事。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