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我想再試試

    洗完頭吹干換上一身衣服,淡粉色高領毛衫和好久沒穿過的一條背帶牛仔褲。

    吳薇薇從自己的房間伸著藍顏睡眼惺惺的走了出來,她伸手捂住還在打哈氣的嘴含混的朝著開著臥室門的沈慕詩說道“跟你一起住真不用上鬧鐘。”

    “吵到你了?不好意思啊!”沈慕詩帶著歉意的笑了笑。

    吳薇薇擺擺手“原諒你了,不能跑步去,只能在家折騰,真羨慕你這早起的習慣。”

    “我還羨慕你能睡呢。去洗漱吧,早飯有小米粥和饅頭。”

    “有早飯?”吳薇薇頓時睡意醒了大半。

    沈慕詩走到餐桌邊,擺好碗筷。現在走路基本擺脫了反手托著傷腰,只是走稍慢些但已經沒有大礙。

    喝了兩碗熱乎乎小米粥的吳薇薇朝后靠著椅子靠去,心滿意足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好舒服啊,你知道嗎?我現在太享受和你同居的日子了,這樣下去我真不想結婚了。”

    “你不想我還想呢。”

    “用不用說的那么直白啊,對了,今晚你別準備晚飯啊,我不回來吃。”

    沈慕詩笑了笑“怎么,老郭又請客?”

    “說是給我驚喜,還能有什么驚喜?最多就是求婚唄。”

    看著她說的淡淡的語氣,沈慕詩搖搖頭“你啊,別心里愿意嘴上倔。”

    “可是,我心里真不愿意,說實話,我沒覺得多喜歡老郭,只是覺得想要個家。”

    “你看你,之前只是想結婚,沒多喜歡王剛,現在想要個家,難道你心里真的喜歡過那個吳明?”

    吳薇薇側著頭想了想“你說的是有道理,不過吳明我也沒覺得太多喜歡過,否則會記恨他,現在我對他一點記恨都沒有。”

    這個道理沈慕詩明白,就像她對孟巖,沒有驚天動地的愛就不會有徹骨的恨。

    “那你喜歡過誰?”

    吳薇薇看了沈慕詩一眼,她站起身來收拾著桌上的碗筷“不告訴你”

    兩個人一起出了門,站在樓道里就聽到隔壁的爭吵聲,吳薇薇停下腳步把頭朝鄰居李紅梅的門上貼了貼,沈慕詩拉了拉她“別聽!”

    才下了樓梯幾步,身后傳來砰的關門身,馮子墨氣沖沖的站在門外,他身上背著背包手上拎著行李箱。

    本來想快步下樓,結果發現正在慢慢下樓的沈慕詩和吳薇薇。

    “這么快就走?”吳薇薇冒出來這么一句。

    沈慕詩閃開身讓出一條路“馮大哥,我下的慢,你先!”

    馮子墨有點不好意思,急忙說道“不急,不急。”他面帶愁容的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單元門,里面傳來隱約的低泣聲。

    沈慕詩覺得有點尷尬,見吳薇薇還在看著馮子墨,于是自己扶著樓梯加快了腳步。

    “和李阿姨吵架了?”走在后面的吳薇薇和馮子墨搭著話。

    “也沒什么事,她不愿意我今天走,我說元宵節還回來過呢,她就不高興了。”馮子墨的無奈的語氣。

    “她那是怕你折騰,你今天回去是不是過情人節去啊?”吳薇薇又開始八卦的問著,好在吳薇薇漂亮,漂亮一點的女孩八卦不那么討厭。

    馮子墨撓了撓頭,接著叫了一聲沈慕詩“小沈,有個事麻煩你。”

    沈慕詩停下腳步,扶著樓梯扶手轉頭看著后面的兩個人。

    吳薇薇只好讓開一點,讓馮子墨先下去。

    “我媽最近好像被個弄保健品的忽悠了,總去聽課還買了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回頭有空你跟她聊聊。”

    “我?”

    “是啊,我媽對你印象好,你說兩句她能聽一聽。”

    沈慕詩看了一眼吳薇薇,吳薇薇已經有些窘態,并且噘起紅嘟嘟的小嘴。

    “我也不太懂,不過沒事的時候跟李阿姨聊聊天應該不是問題。”

    “你小心點啊,別回來你沒給她聊明白,她給你帶溝里了。”馮子墨說著笑了起來。

    “我知道了,放心吧。”

    出了樓棟,胡曉天的摩托車停在那里,沈慕詩跨上后座,和馮子墨以及后面的出來的吳薇薇擺擺手。

    吳薇薇站在原地看著兩個人的背影有點發愣,馮子墨的聲音打斷了她“我打車去火車站,送你順路不順路。”

    回過神來的吳薇薇眼睛從游離中恢復了明亮,笑著點點頭“順路。”

    打了一個多小時的電話,依然沒有太好的進展,歷春枝無聊的翻著手上的記錄本,這個勢頭下去這個月第一怕是保持不住了。

    她抬起頭在大廳里目光來回來著,業務大廳里已經沒幾個人在辦公,大多數都出去拜訪客戶,哪怕沒什么客戶可以拜訪,在辦公室閑著也是很扎眼。

    現在,出了進門處接待臺那的小陶抱著一本書看,剩下的就是欒海一杯茶一張報紙和每天一樣大閑人一樣的存在。除了他翻動報紙的聲音之外,就是坐在欒海前面的沈慕詩還在翻著本子孜孜不倦的打著電話。

    “銀羅公司?”歷春枝聽到這個名字皺了皺眉頭。這個公司以前自己聯系過,還因為這個公司的分給走了的那個組鬧騰了一頓,當然最后的結果是兩邊都沒談下來歷春枝自己放棄了,怎么沈慕詩會有這個公司的聯系方式?

    她立刻想到是陳家俊的事,看不慣自己就直接說嘛,這也太偏心了。

    歷春枝想想就生氣,一撐桌子站起來幾步就來到沈慕詩面前。

    沈慕詩感覺到有個陰影過來了,旁邊有人一直站著,打通了電話對方說要聯系的人沒有在,客客氣氣的問了句大概什么時候回來,得到對方的答復沈慕詩記了下來這才掛了電話。

    一抬頭看到歷春枝瞪得像豹子一樣的眼睛正盯著自己,她一伸手啪的按在自己的本子上。

    “這個客戶我聯系過!”

    沈慕詩低了一下頭,再揚起頭來臉上帶著一絲笑容“我知道!”

    “你知道?”歷春枝有點詫異。在她看了,平時并不太愛和同事交流沈慕詩就是個不惹眼不惹事的溫和女孩,自己這么橫橫的多半她會說,我不知道啊,然后在拉著她去問陳家俊,她倒沒想到沈慕詩會這么坦然的回答她我知道。

    歷春枝一手捂著本子一手插著腰一咬牙索性蠻橫起來“知道你還聯系。”

    沈慕詩的臉上依然看著笑容,卻只是淡淡的很有禮貌又讓人覺得有距離的笑容“這個客戶你們都放棄了,我想再試試。”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