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心愿

    午夜十二點,守歲的人們走出家門,大街上到處都是燃放煙花爆竹的人們。爆竹聲震耳連天,噼里啪啦的響成一片,各色各樣的煙花升上天空在空中炸雷一聲霹出瀑布,花朵,帶著星星的火光從天空墜下消散。

    王君如巡查完還留在醫院的為數極少的不能回家過年的病床,然后回到護士值班臺那再燈光下做著記錄。

    長長的走廊兩側的房間都關了門熄了燈,走廊 更新快里也只有幾盞燈還亮著,幽暗的燈光襯托著護士臺那一片明亮,而王君如就在這片明亮中。

    石瑩從藥房出來,盤子里裝著配好的液走到護士臺前拍了拍王君如的肩膀“今天晚上就差305床還有這些液,待會忙完我盯著你忙你的去?”她輕聲詢問。

    “那哪行,萬一有什么事怎么辦。”王君如搖著頭。

    “不是還有值班醫生嗎?”

    “那也不行,你膽子這么小自己在這不害怕?”

    石瑩確實膽子小,兩個人值班到后半夜夜深人靜時候她有時候都緊張別說就她一個人。猶豫下一咬牙“怕,那怎么辦。”

    王君如呵呵笑著站起來接過藥液“我先去給液換了,放心吧我不走。”

    周逸云坐在醫院的長椅上,看著王君如朝他走來,他起身走向走廊盡頭。

    走廊的盡頭是一扇大窗,站在窗邊剛好可以看到夜景,此時煙花正盛。

    “新年快樂!”周逸云對走到他身旁的王君如說。

    王君如常常的出了一口氣“新年快樂。”

    周逸云悄悄的拉著她的手,兩個人并排的看著窗外的夜空,聽著遠處傳來的鞭炮聲。“謝謝!”

    “你來陪我,我應該謝謝你。”

    “你知道嗎?我覺得這是我過的最開心的一個年。”周逸云心里泛起一絲別樣的情緒,他的眼圈濕了。

    此刻,家家戶戶都在團圓,而對來來說周伯濤不知去向,張潔有了自己家,就他一個人了陪著他的只有王君如。

    “希望以后年年開心。”如果不是在值班,王君如一頂會將頭靠著周逸云肩上。

    周逸云點點頭“會的,剛才你許愿了沒有?”

    “許了!”

    周逸云吸了吸鼻子,趕走鼻尖剛才微微酸澀“我也許愿了。想知道嗎?”

    “嗯~~”王君如紅著臉。

    “我希望,明年春節我們還能一起過。”

    王君如皺了皺眉頭“這個愿望很難嗎?”她詫異的問周逸云。

    周逸云笑了“有點難。”他見王君如的臉上露出不悅,忙解釋道“我那個哥們和我淼姐今年就是一起過,兩家人一起,這會兒估計正在商量著他兩的婚事吧。”

    “他們多大了?”

    “二十四五,法定年齡是夠了,明年我也夠了。”

    王君如沒有說話,從她表情看不出什么欣喜,甚至神情中還有著淡淡的糾結。

    “怎么了?是不是覺得我說的不太正式?”周逸云小心翼翼的問道。

    “我是覺得太快,也太早了。”

    周逸云搖搖頭“明年這個時候,已經過了一年了。”

    王君如沒有說話。

    周逸云卻感覺握著的王君如的手不似剛才溫暖柔軟。“怎么不說話了?是不是不高興?”

    “沒有,我只是覺得,明年一起過年不是難事,只是兩家人一起”

    王君如心里很矛盾,自從上班之后經常有人跟父母提親或是說媒,從父母的態度看來,他們希望王君如嫁個門當戶對的,找對象要工作穩定的,甚至父母心中已經有了合適的人選。當然這些王君如毫不在意,可是要怎么和父母交代周逸云呢?對于父母的性格,王君如十分了解。雖然自己是獨生女從小也是被寵愛大的,但是在做選擇的問題上她一向是聽父母的。

    比如上學,比如工作。她喜歡周逸云,愿意和他在一起,但是周逸云有三個在王君如父母眼中不達標的條件,學歷,工作,家庭背景。這三個都是極其關鍵的,到現在為止她還沒想好怎么和父母交代。

    周逸云心里不知道王君如想的是這些,接著她的話說道“嗯,我是希望,就算給自己定個小目標吧。”

    王君如笑了“一起努力。”

    “一起努力!”

    “一會我要回去工作,你回家吧”

    “待會兒你忙你的,我還在那等你。”周逸云指著剛才自己坐的長椅。“我就在這,陪你。”

    “不用,還有同事呢,再說我經常上夜班的。”

    “今天不一樣,去忙吧,我出去抽根煙。”

    樓外面的空氣比走廊好一些,盡管空氣里彌漫著一股煙花爆竹的硫磺味道,冬夜的晚風足矣讓人清醒。回想剛才的對話和王君如的神情,周逸云覺得王君如并不像自己想像那樣,熱戀中的人不是應該希望和喜歡的人在一起嗎?女人的心真難懂,他開始有點體會孟巖的感覺。

    猛吸了兩口煙,呼出長長的一線煙霧,周逸云暗叫著自己的名字你怎么可以像個小男生那樣,一年,一年能有什么,說出來不過是沖動的話。你的去掙你是男人,想和這么好的女孩在一起,你能給人家什么?十二平米的小平房?

    他將煙頭扔在腳下捻滅轉身上樓走到護士值班臺前“嗨!我走了!”

    剛剛還說在這里陪自己,怎么這一會就變了呢。王君如本心也不愿意周逸云留在這,她怕影響工作也怕別人看到對自己影響不好,但是突然周逸云說走,心里又有點怪怪的。

    “你去哪?”

    “回家睡覺。這幾天我就不過來了,要出門辦點事。等我回來再聯系你。”

    看著周逸云轉身走的背影,王君如心里有點不舒服,難道是剛才自己的話讓他誤會了?

    周逸云沒想那么多,他只是覺得應該回到想還錢的狀態,或者變通一下是想賺更多錢的狀態,因為他已經決定了要和王君如在一起,一定要給她一個家。或者說,王君如給他一個家,他要給她一份安穩。

    回家睡個清爽的覺,然后親戚朋友家拜年,今年他要多走訪,因為聊天總會能給人啟發。他還要精神飽滿的等著張淼來接他。因為和張森林還有斯諾克的約定,即便這次的生意談不成,至少和張森林那樣的成功人士多接觸也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新的一年,新的規劃,周逸云對自己信心滿滿。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