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加深了解一下

    這一年的春節來的特別早,春節之前高三最后一年的上半學期也結束了。放寒假的時候距離春節也就不到兩周的時間,孟巖像暑假期間那樣,每天跑來找沈慕詩。

    幾個劉陽的學生每天下午來孟巖家接受劉陽的輔導,到了四五點鐘就會有家長來接走孩子。孟福生最近回家也很早,工程隊的工人不少放假回了老家,下班買菜回家做飯成了老孟的工作。

    孟軍也回來過幾趟,帶著媳婦和那個四五歲的孩子。聽說孟軍的媳婦懷孕了,劉陽樂的幾乎從飯桌上蹦起來。但是,她又一遍一遍的詢問囑咐,直到確認她這個總是出人意料的大兒子這次不會再整出例如不要自己孩子之類,讓她震驚的事,劉陽這才放心。也許正因為被這件事興奮了,還是天天忙著輔導自己的學生,反而對孟巖和沈慕詩的事放松了下來。

    而沈慕詩的父母,也知道孟巖常來,尋思著還有半個學期也就畢業了,或者沈慕詩談了戀愛大學不大學的也就不考慮了。這個想法算是喜憂參半,但又見沈慕詩學的刻苦又有點摸不透。

    和所有這個年代,這個年齡談戀愛的人一樣,偶爾的牽手,偶爾的擁抱,哪怕抱的再緊也不敢再一步。孟巖這樣,周逸云也是這樣。

    一有時間,周逸云就會跑去王君如的單位等她下班。

    周逸云有時間的時候太少了,因為門店的事多,比如短租房供不應求,比如大虎也買了房子搬到了附近,比如宋世杰經常拉著周逸云去一些朋友小聚。

    “晚上我定好了臺子,下班一起走?”從外面辦事回來的宋世杰,把鑰匙扔在辦公桌上,脫下大衣掛著屏風后面的掛鉤上。

    “今天晚上?我約了人啊。”周逸云想起兩天前和王君如約好的時間。

    “什么人,能比咱打球重要?”宋世杰在辦公桌后面坐下,轉過椅子拍著坐在他旁邊的周逸云。

    殷勤的把宋世杰桌上的保溫杯里添上熱水“宋總,您的茶。”

    “,咱不帶這么逗的。還宋總,合著這屋里一個宋總,一個周總,一個關總,我們三個就欺負你一個人?”宋世杰轉臉看看開著玩笑。

    捂著嘴吃吃笑著轉身回去自己座位,關彤一旁插話“小宋一在屋里就熱鬧,沒生意也能熱鬧半天。”

    “這么說,我說相聲的唄。”他說著踢踢周逸云的椅子“捧哏的,說說,什么人啊?”

    周逸云的眼睛里帶著笑意“行了,我帶她去,去了你就知道了。”

    宋世杰盯著周逸云看了看“女朋友?”

    “對啊!”周逸云點點頭帶著招牌式的略有一絲不羈的笑容,眼睛里卻含著一潭深水。

    宋世杰一拍大腿,指著“完了,你沒機會了,還說讓你努力,你看你這么靦腆。”

    他這話說的臉都紅了“呸,一天就知道胡扯,等回頭我告訴淼姐,看淼姐怎么收拾你。”

    “她收拾我?心疼我還來不及!”宋世杰撇著嘴一副不屑。

    桌上的電話鈴響了起來,她接起電話“淼姐啊,宋哥啊,他在,不過他剛才說他不怕你收拾他”

    “你少嚇唬我,趕緊有正事說正事。是不是你淼姐?”

    捂著電話話筒,調皮的看著宋世杰“是我淼姐,不過不是找你的,云哥,你電話。”說完將電話推到周逸云桌上。

    宋世杰揮揮手表示無語又表示無所謂,周逸云笑著接起電話“淼姐,是我云子。好,那就后天。”說著話他瞥了宋世杰一眼“對啊,他說了啊,好,讓他等著。”

    眼看周逸云要掛電話,宋世杰急忙拉著周逸云的手腕,沖他一個勁兒的使者討好的表情。

    周逸云哈哈笑著把電話遞給宋世杰,看宋世杰接著電話緊張的要命一個勁兒的解釋,一屋子人都在笑。

    想是張淼一定在電話那邊蹬著眼睛嚇唬宋世杰,宋世杰一邊擦著額頭微微冒的汗一邊認錯“我錯了,晚上請你吃飯然后去打球,對了云子今天帶女朋友去,真的!”終于把話題轉到周逸云這,張淼才放過他。

    下了班宋世杰去接張淼,周逸云開著他的小木蘭來到區醫院門口,等了不大的功夫就見王君如從里面走出來。今天王君如打扮的十分洋氣,本來就容顏姣好的臉龐,自來卷的頭發前面的劉海彎曲著,烏黑濃密的長發在腦后隨性的編了一條麻花辮,因為隨性辮子沒那么緊實反而顯得蓬松又一絲韻味。

    一件黑色的呢子長大衣剛好穿在她高挑的身上顯得格外端正苗條,一雙高筒馬靴愈發襯托她修長的腿,隨著噠噠的腳步聲裊裊婷婷的朝周逸云走來,引的身旁的路人羨慕的目光。

    看著王君如朝自己走來,周逸云不自覺的驕傲的揚起頭,對于一個男孩來說,這么漂亮的女朋友那是自己的驕傲。

    “上車!”周逸云往前面坐了點,示意讓王君如坐上來。

    “這行嗎?”王君如臉不知道是被北方冬天的氣溫凍得,還是有些羞澀竟然紅紅的。

    “放心沒問題。”

    聽他這么說王君如才跨坐了上了,她是那種瘦高的女孩根本不站多大的地方,但也是前胸緊緊的貼著周逸云的后背。隔著厚厚的衣服,周逸云都能感覺到王君如溫軟的身軀不由得心神一顫。

    “今天能不能晚點回去?”發車之前周逸云問王君如。

    “嗯!”王君如低著頭應著。

    “坐好了!”周逸云啟動了小摩托帶著王君如先去麥當勞吃飯,然后拉著她來到臺球城。

    他們來的時候宋世杰和張淼已經到了,見周逸云牽著王君如的手進了單間,宋世杰停下準備揮桿擊球。周逸云拉過王君如給張淼和宋世杰介紹,寒暄過后張淼就讓周逸云和宋世杰打,自己陪著王君如坐在沙發上聊天。

    周逸云和王君如平時的話不是很多,有些事王君如也會聽王曉璇說一些,兩個人剛開始接觸很多話都不多問,至少目前兩個人算是都喜歡對方但又不了解對方。

    王君如也是第一次正是跟著周逸云出來玩,當她看到打臺球的周逸云時候,心里愈發的喜歡。他神色凝重的時候,有種特別的帥氣,拿球桿的姿勢又很好看,每次出桿沉著穩重,當球進入球袋又會露出云淡風輕的笑容。

    這笑容看的王君如如醉如癡,王君如并不懂臺球,只是覺得他們打的很慢,她卻不介意這種慢,甚至很享受慢慢的看他們打。當宋世杰最后一臉喪氣的表情的時候,王君如知道周逸云贏了。

    張淼也在偷看王君如,這個漂亮的小女孩看周逸云的時候眼睛里流露著愛慕的光。這小子夠有眼光,不聲不響交了這么個漂亮女朋友,不但漂亮還是護士很溫柔,臭小子有福氣。

    從球廳出來已經是十一二點,目送著宋世杰和張淼上了車,周逸云看了看臉上略帶乏意的王君如。“是不是太晚了?累不累?冷不冷?”

    王君如搖搖頭“沒事。”

    剛把鑰匙插進車孔,旁邊酒吧出來三個晃晃悠悠的男人,他們四周看著接著對著王君如吹起口哨。

    “這妞不錯,過來聊聊。”

    周逸云沒理他們,沖王君如說道“我們走吧。”

    本想息事寧人,沒想到那三人中竟有一個晃悠打擺子的步子過來要拉王君如“急什么,大哥請你喝酒。”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