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所愛隔山海

    一個陡然的低八度,在現場簡直是秀到飛起,這是很難控制的。

    唱到了那么高的一個音之后,突然唱一個低八度,這是在現場超級樂迷們都沒有想到的。

    觀眾們顯然就更沒有想到了,后臺一些樂隊的主唱也是苦笑的搖搖頭,這個唱功是真的秀到飛起,打不過,打不過。

    唱了一個低八度之后,宋禹白的聲音又再次高昂起來,伴隨著的還有突然激烈起來的伴奏,以及絢爛的燈光。

    “他明白,他明白!

    我給不起,

    于是轉身向大海走去。”

    宋禹白充滿爆發力的歌聲,在舞臺上,通過話筒,通過音響傳播開來,感染了現場的樂迷們。

    場內的氛圍一片沸騰。

    舞臺上,宋禹白還在繼續。

    “他明白x  n  ”

    一連好多句的“他明白”,宋禹白爆發的同時,也將情緒全部給揉了進去。

    最后歌曲結束于平淡,宋禹白微微閉著眼聽著,伴奏也輕柔了下來,宋禹白舉起話筒唱完了最后一句。

    “于是轉身向大海走去……”

    所愛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但宋禹白唱出了一種,所愛隔山海,山海皆可平的感覺來。

    表演結束之后臺下的觀眾也是為云初樂隊送上了熱烈的掌聲。

    大家的表情都是很激動的,很好的完成了這個表演,接下來就是期待自己樂隊會獲得怎樣票數的時刻了。

    揭曉票數之前,先是五位超級樂迷對于云初樂隊表演的點評。

    宋禹白拿著麥克風,張曉等人也是從各自的位置起身,來到宋禹白的身邊,排排站成了一排,等待著點評。

    馬冬老師第一個拿起話筒。

    “這首歌很有感覺,不管是唱的,唱的我就不多說了,很厲害啊,特別是那個啾啾啾一下就上去的那個音,然后又降下來的那個,很強!”馬冬老師對著宋禹白等人豎了個大拇指。

    宋禹白聽著馬冬的夸贊,也是露出一個含蓄的笑容,其實內心已經有點開心了。

    他也覺得這一段很秀,而且有點兒困難,所以昨天特地注意了飲食,沒有吃什么對嗓子不好的東西,今天狀態也是很給力,才支持宋禹白很好的完成了《山海》這首歌的表演。

    馬冬老師夸完之后也不再多說,得給其他人一些發揮的空間,不能他一個人把話全部都給說了。

    于是馬冬將話筒放下,看著矮大緊,用眼神示意矮大緊可以開始點評了。

    矮大緊也是看到了馬冬的眼神,于是從邊上拿起話筒,開始做點評,他確實也有話想要說了。

    “這首歌很好聽,很棒,這一點毋庸置疑的,其他更多的我想夸一下江恒。”矮大緊拿起話筒,沉吟了一會兒,看著江恒說道。

    江恒也是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突然被cue  ,此刻也是學著宋禹白露出一個含蓄的笑容看著矮大緊,等夸。

    矮大緊嘴角抽了抽,剛才看宋禹白露出這種含蓄的笑容還覺得挺正常,是一種謙虛的感覺。

    但是現在看江恒也露出了這種笑容,突然覺得像是一種格式化的套路笑容。

    抽了抽嘴角,矮大緊也沒有在意,他本來就想夸一夸江恒,于是略過江恒的笑容,開始了他的夸贊。

    “其實我想說了的是,現在很多人看樂隊,可能都看的只是主唱,很容易忽略掉樂隊中的其他一些成員,比如說吉他手,鼓手,貝斯手等等等等。”

    “確實,主唱很重要,在樂隊中也是一個非常核心的位置,可以說是一整個樂隊的靈魂,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其他樂隊成員也非常重要。”

    “我今天想夸贊江恒不僅僅是因為他站出來,給大家表演了一段非常厲害的solo  表演,我更想夸的是他平時,就站在那里默默給宋禹白伴奏。”

    “從今天的solo,江恒的表情也可以看出他是一個展現很強的人,但是他能在那里默默的給伴奏,而且完成的很好,我覺得這是很棒的,值得夸贊。”

    矮大緊不夸則已,一夸就是一大段,夸的江恒都有點不好意思了,自己真的有這么好嗎?

    但是再思考了一下矮大緊夸自己的話語,好像說的確實是一點毛病都沒有。于是就把自己懷疑的情緒給扔到腦后,一臉自信,對,自己就是這么優秀。

    來自江同學的突然傲嬌,宋禹白都突然感覺自己身邊多了一股傲嬌的情緒。

    雖然內心已經承認了自己的優秀,甚至笑容掛滿了整張臉,但是江恒還是舉起話筒,開始謙虛,“其實我也沒有老師你說的那么好啦。”

    雖然江恒是在謙虛,謙虛也確實是一種美德,但是此刻的江恒卻是將欠揍這個詞給演繹的淋漓盡致。

    后臺看著江恒的樂隊,有一些跟江恒比較熟的,此刻都直接在后臺噓了起來,但是江恒在舞臺上也聽不到就是了。

    矮大緊看著江恒那樣,也是一臉嫌棄地揮了揮手,然后不再說話。

    江恒也是說收就收,立馬就將臉上的表情收的一干二凈,一副乖巧的模樣站在宋禹白邊上。

    看的宋禹白都是嘴角一抽,江恒……還真的是挺有演戲的天賦的。

    宋禹白覺得江恒以后如果不彈吉他了,去演戲也是能夠混的來飯吃的。

    矮大緊夸完江恒之后,曹煥南也是先林立青一步舉起了話筒。

    其實林立青的動作是更快一些的,但是曹煥南畢竟是五位超級樂迷中稀有的女性,本著女士優先的想法,林立青又放下了話筒。

    展示了一番自己的紳士風度,示意曹煥南先講,曹煥南也是用感激的眼神看了林立青一眼,然后開始說自己的想法。

    “相比于點評這首歌怎么怎么樣?我其實更想聽宋禹白說一說這首歌的內容,畢竟我不是專業學音樂的,我對歌詞的一些內容會更感興趣一些。”曹煥南目光炯炯地盯著宋禹白說道。

    宋禹白愣了一下,然后才反應過來曹煥南更多想要聽一聽這首歌的故事,想到曹煥南是一個演員的身份也就可以理解了。

    宋禹白思索了一下,開始講述自己對這首歌的理解,也真的只是自己對這首歌的理解而已。

    畢竟這首歌雖然是宋禹白第一個在這個平行的世界唱出來,但畢竟不是他寫的,他也不可能完全明白作者想要表達是什么意思。

    “這首歌寫的其實是一個男孩,或者說男人關于人生關于愛情的故事。”

    “歌曲其實也是從剛開始有一個層次,剛開始男孩沒有慘遭生活的磨礪,所以還是天真的,會對未來帶有幻想的這樣的色彩。”

    “然后歌曲的后面,男孩已經遭到了生活的重錘,然后知道了自己給不起,認為自己做不到超越自我,于是就決定轉身向山里,向大海,向茫茫的未知處走去。”

    宋禹白將自己的看法說了出來,然后收獲的是曹煥南小迷妹一般的眼神。

    接著曹煥南又提了一個問題。

    “那我想知道你是在什么情況下寫的這首歌呢?你也遭到了生活的重錘嗎?”曹煥南的眼神帶著一點兒好奇。

    宋禹白思考了一下,然后開始回答,他之前也有想過,如果自己寫了跟自己的經歷不太相符的歌,別人問起的時候自己要如何解釋。

    “其實生活的重錘,我感覺每個人都遭遇過,只是看錘子錘的輕重而已。”

    “至于這首歌,其實我寫的歌不一定都是我的經歷,我是一個想象力很豐富的人,我寫歌的時候,有的時候會把自己關起來,關在自己構建的一個幻想空間中,然后再開始寫歌。”

    宋禹白解釋道。

    “哦。”曹煥南點點頭,然后有點不明覺厲的感覺,只是覺得好像很厲害的感覺,然后就不管了。

    “反正我很喜歡你的表演就對了,特別是從我演員的角度來看,你的舞臺有表演的那種感覺在,能夠很好的將人帶到那個意境當中。”曹煥南最后夸贊道。

    “謝謝。”宋禹白也是表示了自己對于曹煥南夸贊的感謝。

    曹煥南的點評結束之后,順理成章的輪到了林立青進行點評。

    林立青拿起話筒,第一句話就是,“終于輪到我了。”

    成功引起了大家的笑聲,馬冬也是在一旁開始給林立青解釋。

    “從最開始,立青就一直很想講了。”伴隨著馬冬的話語,然后大屏幕上就開始顯示剛才的畫面。

    每個人講之前,林立青都有一個舉話筒,想要講的動作。

    特別是到曹煥南的時候,林立青的話筒都已經快舉起來了,然后看到曹煥南的動作,林立青又默默地把話筒給放下。

    看著林立青這可愛的操作,現場的觀眾們也是一頓爆笑。

    宋禹白看著也是有點忍俊不禁,這確實是把林立青給憋壞了。

    現場哄笑完之后,林立青就開始認真地點評了。

    他有好多話想說,特別是又憋了好久,腦海中想說的話,就越想越多,越想越多。

    林立青覺得自己得說的快一些,不然的話可能就拖時長了。

    。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