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我管你》燃炸現場

    江恒等人開始了演奏,前奏直接就超級燃,金色的光束掃動著,宋禹白拿著麥克風,伴隨著音樂很有節奏地搖擺了起來。

    宋禹白搖擺著走到舞臺最前方,右手舉著話筒開始唱了起來。

    “我不大接受,

    什么被委屈別還手,

    我不大能夠,

    順應所謂的大潮流

    …………”

    整首歌一開始就非常有節奏感,而且宋禹白唱這首歌的時候,聲音莫名帶著一股魅惑的感覺,同時又有一點沙啞,很特別,很好聽。

    這一次宋禹白發現舞臺正中央的最前方,有一個黑色的凳子,代替了原本音響的位置。

    宋禹白之前還沒有注意到,此刻已經非常自覺的走上前,一只腳搭了上去。

    想來應該是為我準備的。宋禹白如此想著,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宋禹白一只腳搭在凳子上,微微低頭唱著。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ay!”

    宋禹白唱著然后突然抬起頭,將話筒舉向天空。

    現場宋禹白專門請了一個樂團來幫忙做和聲,宋禹白剛唱完立馬就有和聲跟著唱到。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就仿佛宋禹白是一個領唱者一般,聽著這個和聲,宋禹白滿意地點點頭,然后將腳從凳子上挪下來,在舞臺上走動著繼續唱著。

    宋禹白在舞臺上走著,沒有其他的動作,就只是邊走邊唱,但愣是走出了那種很霸氣的感覺。

    “花臂或刺頭,

    應該沒說明我所有,

    我不找借口,

    懂的人自然能看透,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g !”

    宋禹白帶著一股慵懶的勁兒唱道,同時再次舉起話筒,和聲也是跟上,特別帶感。

    江恒等人也是賣力地演奏著,歌曲非常有節奏感,雖然此刻還沒有到燃炸的那個點,但是現場的觀眾都已經忍不住開始搖晃了起來。

    甚至有些樂迷在宋禹白唱完一段之后都會開始跟著唱了那一段本應該由和音唱的部分了。

    “沒想辯解太多,

    別用外表解說我~

    誤解不愿反駁,

    我拒絕只談如果~”

    宋禹白唱起這一段的時候,林立青眼睛非常明亮,差點忍不住想要鼓掌。

    林立青覺得有一說一,雖然在場有一些樂隊主唱的唱功都不比宋禹白差,但是宋禹白的音色真的是最好聽的一個。

    剛才那一段,林立青覺得就是對耳朵的一種享受。

    “我管你的感受!”宋禹白輕輕唱了一句。

    然后接著一個輕輕跳躍的動作,像是踩點一般,宋禹白落地的時候,和音響了起來,“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現場突然就燃了起來,江恒等人演奏的也是更加帶勁。

    宋禹白再舉起話筒。

    “我管你的感受!”

    而這次臺下的樂迷們就比較給力了,已經掌握了歌曲的調調,所以在此刻都是跟著嗨了起來。

    全場的樂迷一起唱著,“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現場簡直不像是一個競技類的比賽,而像是云初樂隊的演唱會一般,整個場子已經完全掌控住了。

    “我管你的感受!”

    宋禹白第三次唱的時候,連五位超級樂迷都忍不住一起唱起了和聲。

    宋禹白再次走到凳子前一腳踩了上去。

    “我管你的感受!!!!!”

    一段超級長的高音,驚艷了現場,然后就是超級的嗨。

    就像是解開了封印一般,宋禹白一腳踩在凳子上,一邊唱一邊小幅度地搖擺了起來。

    “管你什么想法,

    我是我自己的表達,

    管你什么看法,

    我的世界我來浮夸,

    w ~~w

    我管你說的多復雜,

    w ~~ ww ,

    我不要被誰給教化

    ……………………”

    現場的氣氛已經整個被引爆了,全部都跟著節奏晃了起來,舞臺的特效也是很給力,火花束沖天而起。

    一些樂隊在后臺看著心中也是感慨,還好云初樂隊這一場不是自己碰上了,還好是讓星絆樂隊給碰上了。

    不然就看現場這嗨翻的程度,估計票數也是非常的高。

    馬冬老師此刻也是不知道從哪里拿了個小牌子,跟著節奏搖晃著,看起來憨憨的感覺。

    馬冬老師覺得他開始挺喜歡云初樂隊的了,因為他發現每次云初樂隊表演的歌,唱那個“w ”的時候都很好聽。

    上次《男孩》有,這一次叫《我管你》的這首歌還有。

    而且宋禹白唱起那一段的時候,有一種妖魅的感覺,讓人感覺很美。

    不僅僅是聲音美,在舞臺上的動作也很美。

    “管你什么說法,

    當我是傻或是笑話

    …………………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在歌曲最高昂的時候,宋禹白突然又平緩了一下,嗨太久了容易累,需要讓觀眾們緩一緩。

    “太多選擇背后,

    絕望像沒有出口

    ………………

    這就是我的所有~”

    按照上一段的編排,本來這里就應該直接進副歌了,但是為了歌曲更嗨一點,宋禹白沒有直接就進。

    伴奏激烈地響著,現場完全都融入在了那個氣氛中,宋禹白站在舞臺最前方的凳子上,拿著麥克風,聲音高昂地喊了起來。

    “所有人舉起你們的雙手!”

    樂迷紛紛都是很激動,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舉起了雙手。

    “are y ready ?”

    “are y ready !!?”

    宋禹白咆哮一聲,全場爆嗨,所有人都站起身開始跳了起來。

    “管你什么想法!

    我是我自己的表達!

    管你什么看法!

    別幻想我淪落倒下,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宋禹白每一句都唱的非常用力,非常帶感。

    江恒等人也是很賣力地演奏著,特別是張曉,鏡頭切到近景甚至可以看到額頭上的汗水滑落下來。

    全部人都是在一個享受的過程。

    “噢!!!!!!”

    最后一個超級長的高音之后,整首歌終于結束了。

    宋禹白重重地喘著粗氣,胸膛不斷地起伏著,也是可以看到汗水順著臉龐滑落。

    演出結束后,宋禹白露出一個笑容。

    今天狀態非常不錯,而且現場的氛圍也是起來了,要說炸的話,今天沒有人比他們更炸,估計是真的能炸死星絆樂隊他丫的了。

    現場的掌聲非常大,所有不像是剛看完一場表演,而是像被宋禹白帶著蹦了一場迪一般,效果炸裂。

    江恒等人也是喘著粗氣,站到宋禹白的邊上,五位超級樂迷剛才也都是在蹦著,現在才坐了下來。

    “云初樂隊,了不得啊!”馬冬老師坐下來說的第一句話。

    “剛才我一把老骨頭都跟著嗨了起來,剛才現場那效果,大家也是都全部看到了,燃成什么樣了都!我都有些為你們擔心樂迷們會不會因為嗨過頭忘記給你們投票了。”馬冬開玩笑道。

    其實也是真的,后面的大屏幕上立馬切了一個鏡頭,是馬冬在歌曲快要結束的時候,好像才突然想起來自己沒有投票。

    慌忙地從自己的座椅上拿起投票器,投了票,接著才長舒了一口氣。

    宋禹白眼尖地看到大屏幕上馬冬按投票的樣子,應該按的是十票好像,如果自己沒有看錯的話。

    本來還覺得沒什么,被馬冬這么一說,好像也不是沒有可能,說不定真會有那種嗨過頭忘記了投票的選手出現。

    這個想法在心里過了一下,沒有說出來,嘴上開玩笑道。

    “估計也就馬冬老師這樣一個馬大哈吧,我覺得臺下的樂迷朋友應該是不會忘記投票的吧對不對?”宋禹白對著臺下問道。

    可能是剛才嗨的那股勁還沒有過去,臺下的觀眾們回答的特別大聲,“對!!”

    “還真就是馬冬他一個人差點忘記了投票,我很早就投票了的。”矮大緊在旁邊插嘴道。

    成功地插入了話題。

    “這一場的表演,真的是,太棒了,一級棒,可以說是國內一流的搖滾現場了,除了早年的時候,我真的很少有看過像今天嗨成這樣的現場,謝謝你們。”矮大緊突然一本正經的點評道,而且還狠狠地夸了云初樂隊一下。

    別說宋禹白,江恒等人都是受寵若驚,連忙一起鞠了個躬,“不敢當不敢當!”

    矮大緊這份夸贊確實有些大了點。

    矮大緊看著宋禹白等人鞠躬,也沒有再說什么,只是笑了笑。

    劉明宏也是比較難得,平常都是帶著眼鏡一副斯文的樣子,此刻也是因為剛才蹦蹦跳跳的,臉色有些紅。

    “這首歌很牛掰!牛掰在于,這首歌少了你們樂隊哪個人都不k 。”

    “當然主唱還是最靈魂的那一個,宋禹白今天真的,太秀了,那個高音,就看著他跟吃菜一樣飚了上去。而且在帶動現場氣氛的這方面很厲害。”劉明宏也是通篇都是夸贊。

    最后進行點評的是林立青。

    “我特別特別喜歡。”林立青沒有多說什么,但這幾個字就足以表達了他的喜愛。

    眾人都點評了一番之后,星絆樂隊也回到了舞臺上。

    接下來就是最后最緊張的最后結果的揭曉了,兩支樂隊分別站在舞臺的兩側。

    后方的大屏幕上會顯示兩支樂隊的票數,伴奏響起,扣緊了觀眾們以及兩支樂隊的心弦。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