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故事的小黃花

    宋禹白第一輪選擇唱的是自己的歌。

    剛參加完《明星大偵探》的宋禹白,決定反其道的而行之,唱自己的歌。

    剛好還可以隨便打一下自己專輯中其他的歌,宋禹白覺得自己簡直不要太機智。

    悅耳又溫暖的伴奏緩緩響起,在伴奏響起的那一剎那,評委席上的聶耀陽就拍了拍旁邊的另一個評委,“這個是宋禹白的歌。”

    坐在聶耀陽旁邊的評委叫余瀧,是一個演員,本來準備認真聽歌,被聶耀陽一拍,有些沒反應過來。

    雖然沒反應過來宋禹白是誰,但余瀧嘴上還是應道,“對,我聽過這首。”

    聶耀陽將宋禹白的整張專輯都聽了好多遍,自然一下子就聽出來這首歌是《晴天》,同時還隱隱有些期待眼前這個“不會唱歌的灰太狼”會怎樣演繹這首歌。

    暖色調的燈光籠罩著整個舞臺,燦金色的燈光下,宋禹白甚至能夠看到空氣中的微塵,身體隨著伴奏輕微地搖擺著。

    將話筒舉起,宋禹白稍稍改變了一些自己的聲音,開始唱了起來。

    “故事的小黃花,

    從出生那年就飄著,

    童年的蕩秋千,

    隨記憶一直晃到現在…………”

    溫暖而磁性的嗓音,讓現場都有一種驚艷的感覺。

    宋禹白聲音一出來更是有些震到聶耀陽,我去,這是放原唱吧?

    聶耀陽一度以為自己聽到的就是直接放的原聲,后來仔細聽才感覺跟宋禹白的聲音還是有細微不同的。

    “re so so xi do xi

    so  xi xi xi xi  xi  so

    吹著前奏望著天空,

    我想起花瓣試著掉落……”

    宋禹白繼續唱著,評委席上的評委們都是閉著眼睛仔細地聽著宋禹白唱歌,溫馨的旋律以及歌詞構建出的畫面感,讓評委們不禁露出了笑容。

    聶耀陽也是不住地點頭,這個“不會唱歌的灰太狼”可以看的出來唱功還是很厲害的,而且嗓子的可塑性特別強,模仿宋禹白居然模仿的這么像。

    臺下的觀眾也都跟著歌曲的節奏緩緩地揮舞著手中的熒光棒。

    一些沒有聽過宋禹白這首歌的觀眾此刻也強忍著心中的求知欲,沒有去問旁邊的觀眾這首歌叫什么名字,也是在認真仔細地聽著。

    宋禹白拿著話筒準備在臺上挪幾步,但只是挪了一個方向之后,宋禹白就決定放棄了,頭套太大,行走不便,只能繼續待在離原地一步的地方繼續唱著。

    “刮風這天我試過握著你手,

    但偏偏風漸漸大到我看你不見,

    還要多久我才能在你身邊,

    等到放晴的那天也許我會比較好一點…………”

    宋禹白站在原地,安靜地唱著副歌部分。

    “很有感覺啊這歌唱的。”評委席上的余瀧趁著間奏的時間向旁邊的聶耀陽說道。

    聶耀陽點點頭,“唱的確實很不錯,而且嗓音什么的真的很像宋禹白本人,模仿的很好。”

    宋禹白站在舞臺中央也不知道評委席上他們在講些什么,繼續唱著自己的歌。

    “………………

    從前從前有個人愛你很久,

    但偏偏雨漸漸把距離吹的好遠

    好不容易又能再多愛一天,

    但故事的最后你好像還是說了拜拜。”

    歌曲結束,臺下響起熱烈的掌聲,宋禹白將舉著話筒的手放下,下意識地想要給觀眾鞠個躬,結果因為頭套的緣故,看上去有些滑稽。

    宋禹白表演結束之后,“粉色的夢”也重新回到了舞臺。

    兩人并排站在一起,五位評審準備開始他們提問以及點評投票的環節。

    坐在評委席最右邊的一個頭發微白的中年男子先開始了提問,他的名字叫梁閑,在音樂這一方面鉆研很多年了,是業界很有名的一個音樂人。

    梁閑拿著話筒,一臉篤定的表情看向粉色的夢,“我想我已經知道‘粉色的夢’是誰了,你之前是不是有跟我合作過?”

    “粉色的夢”舉起話筒,似是猶豫了一下,然后通過變聲器改變的聲音傳了出來,“確實是有合作過。”

    “那好,那我已經知道你是誰了。”梁閑點點頭,像是心里已經確定了答案,沒有再說話。

    另外四位評委則是一臉懵,聶耀陽接過話茬,“什么玩意你就知道已經是誰了?”

    “這個不可說不可說。”梁閑一臉神秘。

    “我倒想知道‘不會唱歌的灰太狼’是什么身份,因為宋禹白是我好朋友,然后他這首歌我也是聽了很多次,你是有在故意模仿他的聲音么?”聶耀陽對著宋禹白提問道。

    “算有吧……”宋禹白思考了一下,自己怎么地也轉變了一點唱腔,應該可以算是模仿吧?

    “那你跟宋禹白認識嗎?”聶耀陽又繼續問道。

    “認識。”宋禹白又是點點頭。

    聶耀陽開始思考,認識宋禹白,又能把宋禹白的聲音模仿的這么像,這會是誰呢?

    這時旁邊另外一個評委開始問,看來對宋禹白也是有一些了解的。

    涂紅,五位評委中唯一的一位女評委,也是出道多年,有比較多年的表演經驗,最近幾年沒有怎么出專輯表演,反而是比較往綜藝這一方面做。

    現在看起來,做的還是很不錯。

    “那請問灰太狼,你跟宋禹白那個小伙子熟嗎?”涂紅對著宋禹白問道。

    宋禹白想了一下,他跟她自己,應該算熟吧,于是透露出一個重要信息,“還蠻熟的吧。”

    “我想到他可能是誰了!”聶耀陽突然插話道。

    “他是誰?”涂紅對著聶耀陽問道,她想看一下聶耀陽能推理出什么東西來。

    “我跟宋禹白也算是比較熟的了,對于他的交友圈子也算是有點了解,我覺得能把他的聲音模仿的這么像的,沒有長時間的了解是絕對不可能,你一定跟宋禹白待過很長的時間吧?”聶耀陽baba一長段地問道。

    一輩子都得待在一起,那簡直不要太長,非常果斷地回答,“嗯,很長很長。”

    “那我就知道了,你一定是宋禹白的隊友對不對?”

    “宋禹白之前的團隊颶風少年,三個人,其中王陽不會跳舞,而你與宋禹白合作過一個舞臺是改編版的《平凡之路》,我看過你的表演,你就是孫誠軒吧?”

    聶耀陽一臉我就是名偵探柯南的表情,等待宋禹白告訴他,他就是孫誠軒。

    但顯然,宋禹白要讓聶耀陽失望了,“我不是孫誠軒。”

    不是孫誠軒?那會是誰?聶耀陽感覺自己腦殼有點疼,猜不到猜不到。

    最后五位評委全部都猜了一遍,愣是沒猜出一個正確答案,但也是吊足了觀眾們的胃口,讓觀眾們更加好奇面具下會是誰。

    一番猜測完之后,然后就是商業吹捧環節。

    吹捧宋禹白與“粉色的夢”的唱功,分析是不是專業歌手啊之類。

    這樣一套流程下來之后,就進入了最關鍵的投票環節,五個評委,每人一票。

    得到票數多的選手獲勝晉級第二輪,而失敗的選手則需要當場揭面。

    但是“粉色的夢”與宋禹白兩人顯然讓五位評委比較糾結,兩人的唱功一聽都是專業的,一時也分不出誰的唱功更加高一些,最后只好憑借自己的喜好來進行投票。

    聶耀陽第一個投票,“我投給‘不會唱歌的灰太狼’,雖然他取了這個名字說他不會唱歌,但是我覺得他很厲害,而且唱的歌我也是很喜歡。”

    聶耀陽把票投給了宋禹白,宋禹白獲得一票暫時領先。

    第二個投票的是梁閑,“我投給‘粉色的夢’,因為我已經猜出她是誰了,而且有跟她合作過,她真的是一個非常厲害非常有才華的歌手。”

    宋禹白與“粉色的夢”,一比一暫時打平。

    接著涂紅開始投票,“論唱功的話,那我覺得兩位都是非常強,而且全程也都是非常穩,那我就按作品的喜好來投票吧。”

    “兩首歌我聽下來,可能是人年紀大了,就會向往年輕的東西,灰太狼這首歌呢讓我有想到我青春的時候,所以我選擇把票投給‘不會唱歌的灰太狼’。”至此,宋禹白二比一領先于“粉色的夢”。

    “我也選擇投給‘不會唱歌的灰太狼’。”余瀧也是將票投給了宋禹白,宋禹白剛開口唱的時候,他就覺得宋禹白唱的很有感覺。

    比賽也沒有了懸念,宋禹白直接3比1獲得了勝利,成功晉級第二輪,可以開始準備下一輪的比賽。

    而“粉色的夢”則需要揭開她的面具,宋禹白也是有點好奇,這么有實力的女歌手究竟會是誰。

    “粉色的夢”在音樂聲中緩緩摘下了自己的頭套,露出了一張年輕絕美的臉,云輕晴,華夏樂壇最年輕最有實力的女歌手。

    出道三年以來,云輕晴出了三張專輯,基本上包攬了各種獎項,而且還有傳言云輕晴被邀請參加了這一季的《歌手》。

    云輕晴將頭套放在一旁,面帶微笑地對著大家問好,“大家好,我是歌手云輕晴。”

    同時小臉突然鼓起,有些不服氣地瞅了宋禹白帶著灰太狼頭套的大腦袋一眼,雖然宋禹白很厲害,但她覺得自己也不差。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