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鍋從天上來

    “那這也是在你房間中發現的一張照片,是你與何癡情還有夏晴天三人的一張合照。”

    “你為什么要把夏晴天的那部分撕下來扔掉,而把你與何癡情的那一部分珍藏起來?”宋禹白再次發出質問。

    “沒想到,你居然暗戀我!”何老師突然一臉震驚地看向鷗學妹。

    鷗學妹本來想要正經回答,被何老師這么一打岔,瞬間破功,忍不住笑了起來。

    只能笑著說道,“對,我確實有暗戀何癡情。”

    接著鷗學妹又繼續解釋道,“不過我雖然是有暗戀何癡情,但絕對沒有到要殺死夏晴天的程度,我還沒有那么瘋狂。”

    宋禹白點點頭,然后繼續看向另外幾張照片。

    “同時,我還在天臺上發現了一個硫酸瓶,我想知道,這是鷗學妹你的嗎?”宋禹白繼續對著鷗學妹問道。

    “這是我的。”鷗學妹承認了。

    “但是這個我也可以解釋,之前也說了,我之前跟晴天學姐吃飯的時候,她一不小心把湯倒在我身上,導致我燙傷,但我覺得她是故意的。”鷗學妹解釋道。

    “為什么你會覺得她是故意的呢?”撒偵探在一旁問道。

    “因為三個月前,喬學長幫我和晴天學姐拍了一組寫真,當時我是要比晴天學姐更火的,而且我們同一時間收到了試鏡的邀請,所以我覺得她是故意的。”鷗學妹語氣有些哽咽,顯然是已經入戲了。

    “所以你原本是想要借機報復對嗎?”宋禹白緊緊地盯著鷗學妹的眼睛。

    看著宋禹白的眼睛,鷗學妹恍惚了一下,在娛樂圈混跡那么多年,碰到宋禹白這么顏還是有點吃的。

    不過也就只是恍惚了一下而已,接著就答道,“是的,原本我想要趁中午人少,借機報復晴天學姐的,但是到了天臺之后,看她哭的很開心的樣子,所以就沒有動手。”

    宋禹白點點頭,表示了解了,接著開始分析下一組證據。

    “這三個證據是在何癡情的房間中找到的,剛才鬼學姐都已經分析過了,那我就不多說了。”宋禹白指著從何癡情房間中拍下的照片說道,重要的鬼學姐剛才都已經說的差不多了。

    “接著就是我有在天臺的案發現場找到的另一個線索,天臺上有一地的玻璃碎片,應該是有人跟夏晴天發生了爭吵才會導致玻璃瓶摔碎,而且玻璃碎片上還沾染了血跡。”

    “我能問一下,在天臺與夏晴天發生沖突的人是誰嗎?”宋禹白提問道。

    喬學長舉起了手,“這個是我。”

    “好,你跟夏晴天之間是不是有什么關系,因為我在你的手機當中,有找到與夏晴天的聊天記錄,你們之間似乎有一些不尋常的關系。”宋禹白指向其中一張被拍糊的手機對著喬學長問道。

    瞬間,鬼學姐目光灼灼地看向喬學長,“說,你們之間是不是有什么不正當的關系?”

    “我沒有,你們聽我解釋,事情是這樣的。”喬學長一臉無奈的樣子,開始解釋,“因為我是動漫社的御用攝影師嘛,所以拍照技術特別好。”

    “那拍照技術好了,像夏晴天這種長得好看的肯定就會找我幫忙拍攝嘛,我身為攝影師肯定也喜歡拍攝這種比較美的,然后就熟悉了。”喬學長一臉你們要相信我的表情對著大家解釋道。

    “那你為什么會與夏晴天起沖突呢?”宋禹白又詢問道。

    因為他在喬學長手機的聊天記錄中還發現了一些陌生號碼發送的辱罵短信,覺得應該會與這個有關系。

    “是這樣的,就在有一天,不知道為什么夏晴天將我跟她之間的聊天記錄發到了網上。”

    “然后她的粉絲就誤以為我跟她有什么關系,就開始瘋狂發短信來辱罵我,所以我到天臺找她也是想解決一下這個問題,然后過程中出現了一些推搡,才導致玻璃瓶摔碎了。”

    喬學長對天臺的玻璃碎片,以及自己與夏晴天之間的關系,都做出了很好的解釋。

    宋禹白點點頭表示了解,其實宋禹白并沒有太過懷疑喬學長。

    因為相對于其他人來說,喬學長的殺人動機會弱上很多,遠沒有其他人的動機來的強烈。

    最后,宋禹白將剩下兩張照片單獨抽了出來。

    “最后的兩個線索是關于鬼學姐的。”宋禹白看向鬼學姐,想要看一下鬼學姐的面部表情。

    但鬼學姐只是平淡地點了點頭示意宋禹白繼續說下去,大家都有各自的劇本,所以對于與自己有關的線索都多少有些了解。

    “首先,還是手機的記錄,我在鬼學姐的聊天記錄中,發現了跟鷗學妹的聊天記錄,鷗學妹跟你說她覺得要退出,請問是退出什么?”宋禹白看了看鬼學姐又瞅了一眼鷗學妹。

    “這個是因為鷗學妹燙傷了之后跟我說她決定要退出試鏡的事情。”鬼學姐回答道。

    “她退出試鏡為什么要跟你說?”宋禹白繼續提問,還是有些不解。

    “因為鷗學妹還有夏晴天要參加試鏡的那個公司是我家開的。”鬼學姐眨了眨眼睛,一副我家很豪的表情。

    “那還有在你房間發現的這家全家福,為什么要撕碎,而且撕碎了之后還要重新粘回去?”這又是宋禹白另外一個不解的地方。

    接著鬼學姐開始了大爆料,“因為我家很有錢嘛,然后我爸爸在外面就有搞外遇,有小三小四小五之類的,所以我就很生氣,將照片撕掉了。”

    “但最后畢竟還是一家人,還是我爸爸,所以我又粘了回去。”

    撒偵探在旁邊點點頭,這個線索他也是剛剛知道,本來他是不怎么懷疑鬼學姐的,但是經過宋禹白這一波分析之后,鬼學姐的身上的嫌疑瞬間加重。

    “好,這就是以上我搜集到的線索了。”宋禹白將自己所有找到的線索都給分析了一遍。

    “那你最后懷疑的人選是?”撒偵探提問道,他想聽聽宋禹白的看法。

    “我最后懷疑的人有兩個,一個是何癡情,一個是鬼學姐。”

    “懷疑何癡情是因為他的房間中具有太多迷惑性的線索,所以我有些不確定。”

    “至于鬼學姐,我總覺得鬼學姐這一條線后面應該還有很多的線索被我們忽略了。”宋禹白說出了自己的懷疑人選,并且做了一波推理。

    宋禹白推理完畢之后,接著就是何老師進行推理分析。

    何老師很厲害,一開始并沒有從證據入手,而是分析每一個人之間不同的動機。

    最后果斷地指出了自己懷疑的人選,“我懷疑的人是宋老師!”

    何老師推理完全局之后,最懷疑的人居然是宋禹白。

    何老師開始條理清晰地講述自己為什么要懷疑。

    “宋老師很可疑的一個點就是我在他辦公室的鍵盤底下發現了一張收藏的簡報,是關于 大學校花墜樓詛咒的報道,我覺得身為一個老師收藏這種報道本身就很有問題了。”

    何老師在宋禹白辦公室找到的第一個證據是刊登有 大學校花墜樓是詛咒的報紙。

    “而且,我還有在宋老師的辦公室中發現了晴天的學生證,我覺得我們可能還有一個點,就是死者不一定是從天臺摔下去的,宋老師的辦公室在七樓,與天臺只差了一層樓。”

    “其實摔下去的效果應該差不多,都是咻~啪一聲。”何老師的分析井井有條,而且宋禹白自己聽著都覺得很有道理。

    瞬間一口大鍋就扣到了宋禹白的頭上。

    一口鍋還不夠,鷗學妹瞬間又扣了一口鍋。

    “我目前最懷疑的也是宋老師,雖然我沒有找到什么證據,但我覺得剛才何癡情分析的很有道理。”

    “而且之前鬼學姐也有在宋老師的辦公室中找到一張合照,假設這個合照中的女子是之前墜樓的某一個校花,會不會宋老師與晴天學姐墜樓也有什么關系。”鷗學妹言之鑿鑿。

    宋禹白舉起自己的小手,他需要為自己喊冤,再不喊真就冤死了。

    “這個照片,是我和我前女友的照片,她是2014級的校花。”宋禹白解釋了一下照片中女子的身份。

    “那她是怎么死亡的?難道是你把她推下去的嗎?這難道是一個連環殺人案?”聽到宋禹白的解釋之后,撒偵探立馬發揮自己狗頭偵探的實力,來了一個質問三連。

    “我沒有,別瞎說,不是我,它的死源于一場意外。”宋禹白擺了擺手。

    “那是一場怎么樣的意外?”撒偵探繼續追問。

    宋禹白一愣,什么樣的意外?這……對哦,是什么的意外?劇本上就只寫了自己前女友因為一場意外墜樓身亡,這要自己怎么編?

    但是該編的時候還是得編。

    “那是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夜色很黑很黑,學校中也已經沒有多少學生,而我那時候也還只是一個孩子……”宋禹白開始胡編亂造。

    眾人都是很認真地聽著,但聽到宋禹白說自己那時候還是一個孩子的時候都是沒忍住,笑出了聲。

    “我與我的前女友在天臺,劇本說我們之間發生了一場意外,然后她就咻~啪的一下摔了下去。”宋禹白一五一十地將劇本中的意外緩緩道來。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