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我》(求首訂)

    宋禹白一步一步走到舞臺中央,寬松的白襯衫,再加上牛仔褲,就是宋禹白《我》v 中的造型。

    宋禹白剛出現在舞臺上,臺下就響起了一聲聲應援口號,完全不比剛才的“輕果少女”要小聲。

    同時一片銀色的海洋出現在觀眾席中,是應援物月亮燈。

    之前別的歌手表演的時候,粉絲們都一直沒有開啟月亮燈,直到宋禹白上臺之后才將月亮燈打了開來。

    一大片銀海,在觀眾席中格外閃耀,宋禹白微笑著朝那片銀海揮了揮手,頓時得到了更大的歡呼聲作為回應。

    舞臺上的燈光暗下,隨著安靜地鋼琴伴奏響起又重新亮了起來,金色的光打在舞臺上,讓舞臺顯得格外溫暖。

    宋禹白將話筒遞到嘴邊,閉著雙眼,鏡頭拉近可以看到長長的睫毛,看直播的粉絲頓時瘋狂截圖。

    “i a hat i a ”

    “我永遠都愛這樣的我”

    宋禹白雙眼緊閉,聲音輕柔地唱著,臺下觀眾也都安靜地聽著。

    “快樂是,快樂的方式不止一種,

    最榮幸是,誰都是造物者的光榮,

    不用閃躲,為我喜歡的生活而活,

    不用粉墨,就站在光明的角落……”

    很安靜的一首歌,就如同春風般撫慰著人心。

    到副歌部分,宋禹白輕輕向前踏了一步,睜開雙眼,雙眼中感情飽滿。

    “我就是我,是顏色不一樣的煙火,

    天空海闊,要做最堅強的泡沫………………”

    副歌一出,練習過無數遍的宋禹白,現場非常穩,臺下的觀眾都有了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

    “這首歌太有感覺了,之前沒聽過宋禹白。”

    “臥槽,我一個大男人大晚上給聽哭了。”

    “這首歌好治愈啊……”

    沒有多余的動作,宋禹白就站在那里,靜靜地唱著歌,就將聽眾帶入了歌曲當中。

    短短一首歌很快就到了尾聲。

    “我喜歡我,讓薔薇開出一種結果,

    孤獨的沙漠里依然盛放的,裸”

    隨著最后一句歌詞的落下,整首歌就結束了,宋禹白緩了一會兒才從歌曲中走出來。

    臺下的粉絲們沒有在喊口號,不忍心破壞歌曲的意境,只是緩緩的揮著手中的月亮燈,默不作聲地應援著。

    帶著點點傷感,旋律很好聽又很治愈的歌曲,就如歌詞寫的一般“是顏色不一樣的煙火”,《我》這首歌就是今天所有歌曲中那束最不一樣的煙火。

    宋禹白的舞臺結束后,整期《由我音樂榜》的舞臺就全部結束了。

    所有的歌手都回到舞臺,站在林伊吟與莫偉的身邊,等待最后一位的揭曉。

    “本周的《由我音樂榜》在一首一首優美動聽的歌曲中落下了帷幕,現在又到了最重要的一位揭曉時刻了。”

    隨著林伊吟的話語落下,大屏幕上出現了七個打歌舞臺的圖片,只是數據全部都還沒有顯現出來。

    “首先,讓我們先來揭曉排在第三位的歌手排名,大家覺得排在第三的歌手會是誰呢?”莫偉笑著對臺下問道。

    臺下沒有回應,誰都希望自家的愛豆能得到一位。

    屏幕上七張圖片快速的閃過,最后定格在韓雷的照片上,韓雷是本場的第三名。

    上一期奪得一位的韓雷這一期的排名只排在第三位,沒能夠達成三連冠的成就。

    一方面,可能確實是因為本周宋禹白與“輕果少女”加入打歌的緣故,另一方面,一首歌連打三周,多少也會有些疲態。

    所以人氣下滑也算是正常。

    鏡頭掃過韓雷,韓雷也只是淡然一笑,連續三個一位固然很好,但能夠獲得兩個一位他已經很滿足了。

    “人氣排在第三位的是韓雷老師,接下來我們將揭曉的是排在第二位的歌手。”最后人氣第二定格在了“輕果少女”的照片上。

    “輕果少女”還是很給力的,粉絲們的應援也很到位,很可惜第二張迷你專輯回歸沒能夠得到一位。

    “輕果少女”們朝臺下鞠了一躬,表示對粉絲們支持的感謝。

    “接下來就是揭曉今天一位的時刻了,今天獲得一位舞臺的是……”屏幕上剩下五張照片快速地輪換著,林伊吟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懸念,讓人心里癢癢的。

    最終,屏幕定格在宋禹白的照片上,宋禹白以超出“輕果少女”六百的人氣值獲得了本周《由我音樂榜》的一位舞臺。

    臺下,宋禹白的粉絲頓時爆發出強烈的歡呼聲,第一次打歌舞臺就獲得了一位,非常值得慶祝。

    而林伊吟也將早就準備好的一位獎杯遞到了宋禹白的手中,看上去像是水晶,但實際上是玻璃的獎杯握在手中看上去晶瑩剔透。

    金屬的底座上寫著《由我音樂榜》一位,同時還有雕刻上去的“宋禹白《我》”的字樣,看上去這幾個像是新雕刻上去的。

    彰顯著這座獎杯屬于宋禹白一人。

    林伊吟將自己話筒遞到宋禹白手中,示意宋禹白發表一位的獲獎感言。

    接過話筒,宋禹白也是有些感動,在這個世界上待了一段時間的宋禹白,知道想要在《由我音樂榜》上獲得一位,還是比較艱難的。

    一位名額雖然看上去很多,但是整個華夏的歌手更多,參與打歌的也很多,一年下來能獲得一位也差不多一直都是那些人。

    而自己第一張專輯,第一個舞臺,就能夠獲得一位,確實是比較值得慶祝的事。

    其他站在宋禹白身邊的歌手都是一臉羨慕地看著宋禹白,看著宋禹白手中的獎杯。

    一位誰不想要,就像橙樂男團,出道三年了一次一位都沒有獲得過,這一次好不容易離一位近了一些,仍舊還是沒有希望。

    而程行與葉澤鑫兩人就更為羨慕了,同樣都是第一次打歌,他們連一位的邊都沒有夠到。

    一手握著獎杯,一手拿著話筒,宋禹白開始發表自己的獲獎感言。

    “這是我第一次在《由我音樂榜》進行打歌,也是第一次發表正規專輯,同時當然也是第一次獲得一位。”

    “我覺得這個一位不僅僅屬于我一個人,它還屬于很多人,它屬于一直在背后支持我,在現場為我應援的粉絲們。它同時還屬于一直在我背后幫我處理各項事物的經紀人,屬于幫我制作這張專輯制作人。”

    “這不僅僅是屬于我的一位,也是屬于大家的一位。”

    宋禹白發表完感言之后,臺下又是一陣歡呼聲,然后又喊起了“安可”、“安可”的聲音。

    獲得一位的歌手是有最后的安可舞臺的,于是本周的《由我音樂榜》就在《我》動聽溫暖的旋律下結束了。

    ………………

    結束了《由我音樂榜》的錄制之后,宋禹白給一位獎杯拍了個照,然后配文再發了一個愛心的表情,發到了微博上。

    結束了本周打歌的宋禹白并沒有因此得以空閑下來,但宋禹白覺得應該會比之前的行程要輕松一點吧。

    之前跟何老師說好的綜藝,終于要開始進行錄制了。

    第二天,宋禹白就需要坐飛機飛到湘城進行節目的錄制,節目的名字聽說叫做《明星大偵探》,每一期都由六個嘉賓扮演各自的角色,對案件進行分析推理。

    找到最終的兇手。

    宋禹白覺得這種一看就需要智商的綜藝,肯定特別適合自己,心中隱隱還有些期待。

    錄制綜藝,應該會跑行程要好玩很多。

    帶著這樣的想法,宋禹白就睡了下去。

    第二天一大早,宋禹白就坐上了飛往湘城的飛機。

    一下飛機湘南衛視就有專門來接機的車輛,帶著宋禹白前往湘南衛視。

    雖然宋禹白的行程沒有公布,也是悄悄坐飛機飛往的湘城,但在宋禹白剛抵達湘城沒有多久,就有宋禹白到達湘城機場的圖被發了出來。

    宋禹白估摸著是公司或者湘南衛視給買的熱搜,熱度蹭地一下就沖了上去。

    下面的評論也是議論紛紛。

    “去湘城應該是要錄制綜藝吧?”

    “錄制綜藝?聽說《向往的生活》第二季要開拍了,是去參加往生的嗎?”

    “也有可能是大本營啊……”

    “之前湘南衛視不是說有個新綜藝嗎?宋禹白會不會就是去錄制那個的啊?”

    宋禹白拿著手機,刷了一下微博下面的評論,應該是湘南衛視買的熱搜了。

    宋禹白最近熱度比較高,剛好可以借宋禹白宣傳一下這檔新綜藝,盡管還沒有開播。

    雖然是借宋禹白進行宣傳,但上熱搜的怎么說也是宋禹白本人,這一波不虧,而且也是自己要參演的綜藝,當然是熱度越高越好。

    車子很快就來到了湘南衛視的大樓,綜藝開始錄制之前先需要開一個會議。

    宋禹白到達指定的會議室的時候,何老師已經到了,坐在位置上刷著手機。

    “呀,禹白來了。”看到宋禹白進來,何老師放下手機,跟宋禹白打招呼道。

    “何老師好,其他人還沒有到嗎?”宋禹白跟何老師問了個好,然后在何老師一旁的座位上坐下,順帶問了一下其他一起錄制綜藝的伙伴。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