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這歌真白

    舞臺上兩個主持人已經站在了舞臺中央,《由我音樂榜》的兩位主持人分別是林伊吟與莫偉。

    兩人都是當下正當紅的新生代演員,所以被邀請來當節目的主持人也并不算奇怪。

    “歡迎收看今日的《由我音樂榜》,我是主持人林伊吟。”

    “我是主持人莫偉。”

    兩人對著現場以及正在觀看《由我音樂榜》的觀眾們打了個招呼。

    “莫偉,你知道今天新加入進行打榜的歌手有誰嗎?”林伊吟笑著對莫偉問道,每期節目的開頭都需要介紹一下當期節目進行打歌的歌手以及新加入打歌的歌手。

    “我今天可是聽說了,今天來了兩位本周才發行新專輯的歌手來進行打歌。”莫偉笑著回應道。

    “那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大屏幕,本周進行打歌的歌手到底有誰呢?”林伊吟笑著接過莫偉的話,同時一只手向身后比劃,示意大家看大屏幕。

    大屏幕開始輪流播放今天參與打歌的歌手影像。

    前面五個一一滑過的分別是宋禹白已經拜訪過的韓雷,橙樂男團等人。

    而第六個則是姍姍來遲的“輕果少女”,她們與宋禹白一樣也是這周剛發布專輯,首周參與打歌舞臺。

    “輕果少女”雖然沒有大火特火,但是現場人氣非常的高,因為長相甜美,有很多男粉絲來到了現場進行應援。

    “輕果少女”的影像一出現在屏幕上的時候,下面就傳來一陣狼嚎,讓人能夠直觀地感受到“輕果少女”的人氣。

    而宋禹白的影像則是最后才出現在屏幕上,宋禹白的影像一出現在屏幕上,臺下瞬間爆發出比剛才“輕果少女”要大出好多倍的應援聲。

    因為是宋禹白的第一次打歌舞臺,所以很多粉絲都來到了現場,占據了一大片的座位。

    “現場的粉絲們都很熱情呢。”林伊吟見屏幕上的視頻播放完之后,接著開始主持,同時心里也暗暗感嘆宋禹白人氣的火熱程度。

    “是啊,既然現場的粉絲們都這么熱情,那就讓我們請出第一個上臺進行打歌的歌手吧。”莫偉對著話筒說道。

    “第一個上臺進行表演的,是上一周人氣排在第三位的螢火樂隊,請他們帶來他們的歌曲《星月由來》。”林伊吟報完幕之后,與莫偉一起走下舞臺,將舞臺留給螢火樂隊。

    燈光黯淡下來,螢火樂隊一個一個登上了舞臺。

    螢火樂隊的配置很簡單,就兩個人,一個主唱一把吉他,一個鼓手,兩個人,一支樂隊。

    隨著輕快的吉他聲響起,舞臺也隨之亮了起來,臺下的粉絲們送上歡呼聲。

    主唱阿恒一臉認真地彈著吉他,然后上前一步用溫柔的嗓音開始唱起了歌。

    兩個人的樂隊,安靜地唱著歌,整個現場非常有氛圍,不得不說螢火樂隊的主唱,嗓音是真的非常好聽,而且特別有辨識度。

    讓人不由沉浸在螢火樂隊的歌曲中。

    《星月由來》是一首很安靜的歌曲,歌詞也寫的特別美,如果說非要挑缺點的話,那也是因為歌詞太美了,從而導致有一種空泛的感覺。

    但是意境還是很美,表演結束后,觀眾紛紛送上掌聲,宋禹白也是比較難得聽樂隊的現場,意外的很有氛圍。

    說不出來,就是感覺比一個人孤零零地站在臺上唱歌要有感覺,很奇妙。

    螢火樂隊表演結束之后,接著進行表演的是一個新人歌手,一個叫程行的青年男歌手,看起來比宋禹白大個一兩歲的樣子,今年剛出道。

    這也是他的第一張專輯,主打歌是一首很抒情的情歌。

    到副歌部分,臺下程行的粉絲們居然跟著唱了起來,看起來公司在粉絲應援這一方面也是沒少下過功夫。

    程行表演結束之后,就是橙樂男團進行表演了,他們上一周的排名是第二位,距離韓雷只有一點點距離。

    四人登上舞臺之后,歡快的音樂響起,四人跟著音樂邊跳邊唱,雖然因為是唱跳的緣故,現場多少會有一些不穩,但是在伴奏墊了音的情況下,也沒有多少人能夠聽的出來。

    橙樂男團的歌曲還是很不錯的,副歌部分特別洗腦,而且整個旋律的編排也是非常新,如果他們的主唱郭塵是第一次寫歌的話,不得不說在這一方面非常有天賦了。

    連續三個打歌舞臺之后,主持人林伊吟與莫偉又回到了舞臺中央,開始主持。

    “今天的打歌舞臺已經過半,讓我們來看一下上半場三個打歌舞臺實時的人氣排名吧。”林伊吟笑著對著鏡頭說道,準備開始揭曉上半場暫時的人氣排名。

    實時排在第一位的是橙樂男團,首先他們的歌曲質量是三個舞臺中最好的,而且一個個也長得很帥氣,所以人氣比較高也很正常。

    再加上他們這已經是第三次,最后一次打歌舞臺,粉絲們更是鉚足了勁的打榜。

    排在第二的是螢火樂隊,螢火樂隊的粉絲數量沒有很多,但是現場投票是跟橙樂男團不相上下。

    但最終還是沒能超過橙樂男團,暫時排在第二。

    至于第三則是新人歌手程行了,與前面兩位一對比,數據各方面確實是顯得很凄慘。

    “好,以上就是我們上半場的三個打歌舞臺的實時人氣排行了,快給你們喜歡的愛豆應援打榜吧。”

    屏幕上的實時人氣榜播放結束后,莫偉對著臺下的觀眾宣布了下半場的開始。

    當然中間免不了穿插了一小段的廣告。

    下半場開始,第一個上臺的也是一個新人歌手,叫葉澤鑫,唱的是一首比較流行的那種歌曲。

    旋律比較朗朗上口,但是沒有一點技術含量在其中,臺下的觀眾除了他的粉絲也沒見著其他人買賬。

    這讓后臺待機室中的程行有了不少的安慰,上一次打歌舞臺也是,只能靠這個哥們安慰一下自己了,自己不是最差的。

    第五個出場的就是韓雷了,他是上一期的一位,這也是他第三次上打歌舞臺了,前兩周他連續拿了兩周的一位。

    如果這一周還拿下了的話,就可以完成三連冠成就了,一年下來也沒有幾個歌手可以達到這個成就。

    本來韓雷打歌的這幾周,是沒有什么大勢藝人回歸的空白期,還是很有希望完成三連冠成就的,但是“輕果少女”還有宋禹白的出現,讓三連冠看起來虛幻了一點。

    不過韓雷混圈那么多年了,也不是太在意這個三連冠的成就,如果能拿到的話就拿了,拿不到的話也沒太大的所謂。

    一個人,一把吉他,一張椅子,一個麥克風,這就是韓雷的舞臺。

    輕輕地,溫柔地唱著自己的民謠小調,將歌詞如同敘事一般一句一句唱出來,把故事唱給聽眾聽。

    韓雷這張專輯的主打曲,乍一聽很平淡很普通,但是多聽幾遍就發現越聽越好聽,越聽越有韻味。

    韓雷表演結束后,宋禹白也從待機室走了出來,準備到舞臺入口處準備出場。

    當然下一個出場的并不是宋禹白,而是“輕果少女”,宋禹白走到舞臺入口處看到了她們,但只來得及點個頭,示意問好一下,她們就上了臺。

    “輕果少女”上臺的同時,韓雷也從舞臺回到了后臺。

    “韓老師,剛才那歌,很厲害。”宋禹白看著韓雷說道,雖然宋禹白覺得跟不熟的人聊天很尷尬,但是夸人是絕對沒錯的。

    沒人能免得了俗,就連韓雷也不例外,被宋禹白一夸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

    “是吧,我也覺得,整張專輯寫了那么多首,就這首我最滿意。”韓雷也沒有謙虛,對自己的歌很是喜愛的樣子。

    “期待你的表現,說不定今天一位是你的。”韓雷對宋禹白鼓勵到,然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待機室中。

    而舞臺上的“輕果少女”也開始了她們的表演。

    很勁爆的音樂響了起來,是一首舞曲。

    “輕果少女”一共由六個人組成,因為沒有提前認識過,所以宋禹白一個名字都叫不出來。

    但是每一個都是膚白貌美的,顏值非常出彩。

    第一句歌詞剛剛唱出來了,臺下就響起了超大的應援聲,基本都是由男性同胞所組成的,應援的時候真的是用上了吃奶的力氣。

    整首歌曲很有節奏感,伴隨著的舞蹈,舞臺的觀賞性特別強。

    幾個大老爺們哪有青春美少女好看。

    而且整首歌的內容還是很豐富的,有單獨的voal 也有rap 的部分。

    反正宋禹白一個大老爺們是覺得這個舞臺比前五個舞臺都要好看,這歌真白,呸,這舞真大。

    歌曲結束之后,舞臺上六個女孩,每個都定格成一個造型,一直到臺下的男粉將應援口號全部都喊了一遍,才一個一個走下了舞臺。

    下了舞臺之后,又碰到了宋禹白,不過還是沒來得及打招呼,又只是點個頭示意了一下。

    宋禹白拿起麥克風,將耳返帶好,登上了屬于自己的第一個打歌舞臺。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