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打歌

    這是一張跟之前都不大一樣的專輯,是一張典藏版的專輯。

    可是典藏版的專輯,現場并沒有售賣,宋禹白好奇地抬起頭,只見柳萱一臉笑顏,手中拿著這張典藏版專輯。

    “吶,特地從公司拿的。你的第一張專輯。我怎么地也得有收藏一份吧!”柳萱一臉笑意地將專輯遞到宋禹白手中。

    “好啊。”宋禹白也是接過專輯,仔細地在上面簽上了自己的名字,還畫了兩個手牽著手的火柴人。

    一天的簽售就在夜幕降臨之時結束了,結束之后,宋禹白跟柳萱一起去吃了一頓日料,算是犒勞一下辛苦了一天的自己。

    專輯已經正式發售了一天,熱度仍舊不減,始終高高地掛在熱度榜上。

    幾首新歌不僅霸占了各大音樂平臺的新歌榜,連熱歌榜都給一起占了。

    “2019年最驚喜專輯”,這是很多音樂區博主對宋禹白這一張專輯的評價。

    宋禹白的認識的一些好友也都進行了轉發宣傳。

    像王陽還有孫誠軒,二人真的是不留余力地幫宋禹白宣傳著新專輯。

    就連翻牌粉絲的回復都是讓粉絲去支持宋禹白的新專輯。

    就如同宋禹白結束了《華夏有hip-hop 》的比賽一般,王陽與孫誠軒也結束了各自的比賽。

    孫誠軒成功奪得了《明日之星》的最強廠牌,現在也有了幾百萬的粉絲,也算是火了起來。

    至于王陽則差了一點,差了一點就成功成為《idol 練習生》的九人團之一了,但奈何只有舞蹈實力很強的王陽,其他方面則是顯得太平庸了一些,所以很遺憾差了一點。

    不過,憑借出色的舞技,還有還算俊郎的長相,王陽也算是通過《idol 練習生》火了起來,得到了很多粉絲的喜愛。

    不過王陽和孫誠軒火起來之后,宋禹白與二人也是很少機會聚首,三人都有各自的行程要忙,平時也就在微訊群中聊會天之類的。

    除了王陽與孫誠軒之外,還有很多宋禹白的好友都轉發了。

    像聶耀陽,鄭妍,何欣洛之類的。

    就連之前一起參加《華夏有hip-hop 》的一些遠手,也幫忙進行了宣傳。

    兩天的簽售會結束之后,就要上打歌舞臺了,這個世界每個歌手發表了新專輯,不論是正規專輯還是迷你專輯都會上打歌舞臺進行打榜宣傳。

    打歌舞臺是由各大音樂平臺一起舉辦的《由我音樂榜》,只要是專輯發布三個月內的歌手,都可以上這個節目打榜,來增加歌曲的曝光量。

    宋禹白第一次發專輯,所以也是第一次參與打歌舞臺,第一次打歌宋禹白就帶著大殺器來了。

    《由我音樂榜》的打榜規則,是通過節目開始前二十四個小時內打榜歌曲的人氣值,包括播放量,收藏量,評論數等數據再加上場內投票進行統計。

    打歌只有前三次打歌舞臺會邀請歌手到節目現場演唱,每期的打歌舞臺被邀請到現場進行表演的歌手只有七位。

    宋禹白這一次可以說是同期沒有什么太大的競爭對手,與宋禹白一起參加打歌的,有兩位都是其他公司推出的新人。

    一個小有名氣的樂隊,一個男團,一個女團,都不算非常火。

    唯一人氣高一點的是以前圈內一個唱民謠的前輩,最近一段時間才剛剛發表了新歌,上一期節目的一位就是他。

    到了《由我音樂榜》的后臺后,每一位來打歌的歌手都有屬于自己的待機室。

    打歌之前需要互贈專輯,進行拜訪。

    宋禹白第一次來于是就帶著自己的專輯,上門進行拜訪了。

    第一個拜訪的是前輩韓雷,敲開門是經紀人開的門,宋禹白進門之后,韓雷正抱著一把吉他擺弄著。

    看到宋禹白進來之后,把吉他放到一旁起身與宋禹白握了個手。

    “韓老師,您好,這是我的專輯。”宋禹白與韓雷握了個手,然后遞出了自己的專輯。

    韓雷伸手接過,“我有聽過你這一張專輯,寫的蠻不錯的,特別是主打歌,我聽了好幾遍。”

    宋禹白沒想到韓雷居然有聽過自己的專輯。

    尷尬,來之前只做了一下功課,只知道韓雷的專輯名字叫《南風》,其他的就不知道了,主打歌也沒聽過。

    不過韓雷也沒有在意這些,到一旁的包中摸索了一下,掏出一張自己的專輯遞給了宋禹白。

    專輯封面很樸素,是海邊的景色,上面寫著“南風”兩個大字。

    “這是我的專輯,你們年輕人平時行程應該比較忙,應該沒怎么聽過,閑著的時候可以聽一下,蠻安靜的一張專輯。”韓雷對著宋禹白笑著說道。

    看宋禹白那樣子,韓雷就知道宋禹白沒聽過自己的新專輯,但也沒有在意,仍舊給宋禹白安利到,他對于自己這張新專輯,感覺寫的還是比較滿意的。

    “好的,回去一定會聽的。”宋禹白雙手接過專輯,他以前也是很喜歡聽音樂的,這種收集到專輯的感覺還是蠻不錯的。

    負責拍攝的攝影師,也是將兩人互贈專輯的畫面拍了下來。

    拜訪完韓雷之后,宋禹白繼續往下一個待機室走去,上面寫著螢火樂隊的名字。

    這個樂隊的歌宋禹白還是聽過的,昨天就只聽了他們的新歌,之所以沒聽其他的人,是因為宋禹白給聽睡著了。

    也是一首很安靜的歌,讓人聽起來感覺特別放松。

    樂隊的主唱也是一個比較年輕的歌手,跟宋禹白擁抱了一下,然后又互相交換了一下專輯,互相表示了一下對各自歌曲的欣賞。

    看著又到手的一張專輯,火燒云的顏色,宋禹白開始有些喜歡這個打歌節目了,可以白嫖其他歌手的專輯,很好的滿足了宋禹白的收藏。

    接著宋禹白又去了另外兩個新人歌手的待機室,不過估計因為是新人的緣故,兩人都是有些拘謹。

    宋禹白只是簡單交流鼓勵了兩句,交換完專輯之后就離開了。

    接著下一個去拜訪的則是一個男團,這個男團宋禹白聽過,比他們颶風少年晚出道三年,但是資源各方面的都要比他們颶風少年好很多。

    男團的名字叫橙樂男團,宋禹白一敲開門,橙樂男團四個人就站的整整齊齊地對著宋禹白鞠了一躬。

    “前輩好,我們是橙樂男團!”四人聲音整齊劃一。

    宋禹白也鞠了一個躬表示禮貌,“你們好,我是宋禹白!”

    宋禹白問完好之后,由于橙樂男團有四個人,所以都要一一介紹認識一下。

    “前輩你好,我叫郭塵,是橙樂男團的主唱兼隊長。”站在中間,一個個子比較高,長相秀氣的男生先向宋禹白介紹道。

    “我叫黃淦,是橙樂男團的主舞。”另外一個穿的酷酷的,一看就沒什么話的青年自我介紹道。

    “我叫……”

    “我叫……”

    四人都介紹了一遍之后,宋禹白算是把人給認全了。

    郭塵遞過了自己團隊的專輯,“前輩您好,這是我們這一次的迷你專輯,里面的主打曲是我寫的,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之后能給一些作詞作曲上的建議。”

    郭塵說的可不是客套話,他是真的想宋禹白能夠指導一下自己寫歌。

    “好。”宋禹白接過郭塵遞過來的專輯,立馬又拿了一張自己的專輯給遞了回去。

    “這是我的第一張正規專輯,送給你們,因為之前沒考慮到你們是男團的緣故,所以只帶了一張,我下一期還可以給你們帶。”

    宋禹白之前帶專輯來的時候就想著一共七個歌手參與打歌,除了自己,那只要帶六張專輯就可以了,完全沒考慮到還有樂隊,男團,女團之類的。

    看到待機室的牌子之后,才想起來還有男團女團這一茬,但也只能夠想著下一期節目再帶著補上了。

    “沒有關系,沒有關系,前輩的專輯我們都有的,這一張質量真的太棒了,我們全部都有聽過。”郭塵接過專輯說道。

    這說的還真不是假話,最近他們團真的一天到晚都在聽宋禹白的歌,開始嘗試寫歌的郭塵對宋禹白這種能夠包辦詞曲的能力也是羨慕的不得了。

    “這樣啊……那好吧,就先不打擾你們了。”宋禹白退了出去,心里有些開心,聽到別人說把自己專輯的歌全部都聽了一遍,莫名有一種成就感。

    “前輩一會兒見!”橙樂男團四人對宋禹白揮手道。

    離開橙樂男團的待機室之后,宋禹白準備朝最后一個女團的待機室走去。

    “接下來就是最后的輕果少女了吧?”宋禹白對著旁邊舉著相機的v 問道。

    v 搖了搖頭,示意宋禹白可以回到自己的待機室了。

    “什么情況?”宋禹白有點懵。

    但馬上就有工作人員來給宋禹白解釋到,說是輕果少女在來錄制現場的路上堵車了,可能要晚一點才能到。

    所以,現在宋禹白也沒必要去她們的待機室拜訪了。

    宋禹白回到自己的待機室,將收集來的五張專輯放好,然后一張一張的拆開,那感覺,超級舒適……

    到了晚上七點之后,《由我音樂榜》的錄制就開始了,由于是實時打歌的節目,所以采取了直播的模式。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