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總決賽開始

    到了現場之后,時間還很早,距離總決賽開始還有幾個小時的時間。

    但是現場的工作人員已經開始忙碌了起來,今天晚上這么重要的決賽,現場有兩萬名觀眾。

    同時還要現場直播,保證音質接收良好,背后的工程量還是很大的。

    工作人員在忙,選手也有需要忙的。

    今天的開場,一百多位參賽選手都需要上臺進行大合唱,可以說是嘻哈界的難忘今宵。

    當然,雖然開場是大合唱,但還是有領唱存在的。

    一整首歌,兩段verse,都由何靖進行表演。

    而中間副歌部分,因為是宋禹白創作的緣故,所以由宋禹白站位,擔當副歌部分的領唱。

    由于開場人數眾多,所以也不可能一一非常細致的進行排練,大家只是唱了一遍,聽了個大概,覺得還行,就夠了。

    剩下更多的時間還是要留給宋禹白等人進行排練,畢竟今晚的總決賽,要比賽的也是他們。

    但是三人也都沒有過多的進行排練,只是熟悉了一下舞臺設備,畢竟都已經準備了這么多天了,現在再彩排的效果也不是很大。

    還不如多休息一會兒,好養精蓄銳,能夠有充足的精力去面對最后的決賽。

    場外的觀眾陸陸續續地進場,將臺下的座位填滿,之前還是空曠的一片座椅,現在已經座無虛席。

    現場緊張地在做最后的設備調試,馬上就到了直播開始的時間了。

    時間一到,現場立馬開始了網絡上的同步直播。

    伴隨著宏大的伴奏,胖虎出場,一手執話筒一手執麥克風。

    “歡迎各位來到2019年《華夏有hip–hop》總決賽的現場,今天,將會有三位最優秀的選手在這里進行最后的角逐。”

    “現在,讓我們有請上百位rapper,以及三位制作人,為我們帶來開場的表演!”

    胖虎話一落,舞臺上的燈光驟然暗下,胖虎也趁著黑退到了臺下。

    比剛才更加宏大的弦樂響起,隨著弦樂的播放,舞臺正中央的門緩緩地拉開。

    一艘戰艇從門縫中逐漸露出身影,舞臺上的燈光仍舊沒有亮起,但觀眾們都已經能夠看的清那艘戰艇了。

    戰艇很大很高,主體是銀色的,戰艇前方有焊上刻著金字的牌子,“rih!”

    而觀眾們之所以能夠看的清戰艇,因為艇身周圍,繞著一圈又一圈的金色燈光。

    使戰艇顯得更加威武更加地有氣勢。

    胖虎瞇著眼看著臺上十分有逼格的戰艇,忍住不去想這艘戰艇燒了多少經費,就這個效果,還是非常nie的。

    待戰艇全部駛上舞臺后,觀眾們才發現戰艇上滿滿當當地站著人,都是《華夏有hip–hop》的參賽選手。

    何靖,三位制作人,還有十來位已經成功加入戰隊的成員,毫無疑問地站在了戰艇的最前方,站了位。

    等戰艇駛到舞臺中央的時候,弦樂停止,舞臺上一束束燈光重新亮起,照向戰艇方向。

    何靖一手握著話筒,一手握拳高舉,“今天,我們在這里,華夏,有hip–hop!”

    幾乎沒有間隙,何靖話音剛落,音樂就響了起來。

    “這個故事開始在公園外面,

    1973真的很特別一年,

    在這個時候有一個東西出現,

    能夠讓整個世界改變

    ………………”

    何靖獨特的flo講述著有關他,有關hip–hop的故事,臺下的觀眾跟著節奏一下一下地舞著熒光棒。

    熒光棒是現場統一發放的,全部都是金色,一眼望去一片金色的海洋。

    在何靖第一段verse快要結束的時候,宋禹白站到了何靖的身旁。

    “are you ready?”何靖唱完第一段verse后高聲喊道。

    臺下一陣歡呼聲回應。

    “ake so noise!”宋禹白也是舉起話筒喊道。

    臺下觀眾發出了更大的歡呼。

    幾秒鐘之后,宋禹白領銜,上百位rapper開始了聲勢浩大的合唱。

    “嘻哈是什么,什么是嘻哈,

    不管你主流或者你地下,

    只要你尊重這個文化,

    我們各個都在同一個家

    ………………”

    隨著副歌的開始,戰艇開始有了變化,變得更加酷炫,將戰艇繞了一圈的燈光,開始跟著音樂有節奏的開始閃爍,一下變成金色,一下又變成銀色。

    不僅僅是特效,上百位rapper的合唱聲勢浩大,更有一種別樣的氣氛在其中,像是一場狂歡,甚至有一種年末過年的感覺。

    簡直不要太嗨。

    連續兩遍的副歌后,何靖開始他的第二段verse。

    “我的故事開始在廚房外面,

    就在我爸媽開的外賣飯店,

    十三歲我在那里做幫手,

    但我的心只能在想怎么走

    ………………”

    何靖唱完之后,又開始了高燃的部分。

    全場一直跟著嗨到整首歌結束。

    結束之后,舞臺兩邊還有禮炮炸起。

    “太燃了吧!”

    “感受到了節目組的經費在燃燒!”

    “不得不說這音質是真的好!”

    開場結束之后,rapper們一個一個從戰艇上下來。

    沒有參加比賽的rapper一個一個走到觀戰區。

    而宋禹白等選手,與三位制作人一樣,有自己的專座。

    戰艇在所有人都下來之后,又緩緩地退下了舞臺。

    胖虎重新回到臺上,開始主持。

    “今天《華夏有hip–hop》總決賽一共分為三輪,第一輪是制作人幫唱環節。”

    “本輪由網上投票,計入總人氣值。”

    宣布完之后,胖虎沒有再多說話,直接抽取了第一組上臺表演,第一組被抽取到的是李嘉銘和帽子。

    李嘉銘和帽子對視一眼,就從座椅上起來,走到舞臺上。

    兩人配合表演了一首歌曲,歌名叫《nobody》,當然不是前世所知曉的那首,而是取了無名之輩之意。

    歌曲還是很不錯的,非常炸裂,各種三押,四押。

    只是兩人之間的風格有些差異,導致整首歌都有一種割裂的感覺。

    但是李嘉銘的人氣還是非常高的,從歌曲開始,大屏幕上顯示的人氣值就開始瘋狂地往上漲。

    整首歌結束后,已經漲到了一個非常高的地步,將近是金葫和宋禹白現有人氣值的兩倍。

    結束表演后,李嘉銘和帽子抬頭看了看屏幕上顯示的人氣值,滿意地坐回了座位。

    李嘉銘與帽子表演結束后,胖虎又上到舞臺開始抽取下一組進行表演。

    以往都是最后上場的宋禹白這一次難得沒有再是最后一個上場。

    理了理衣服,宋禹白拿著麥克風與冷貓一起登上了舞臺。

    “等一下,讓我們聽到你們今晚最大的尖叫聲!”冷貓舉著話筒大聲地對下面的觀眾喊道。

    “d,let's go!”宋禹白對著話筒道。

    舞臺邊上的d小姐姐,開始打起了碟。

    具有非常強律動性的伴奏響了起來,伴奏剛開始,宋禹白就開始跟著扭了起來。

    雖然經過好多次的練習,但是還是可以看的出扭的有一些些的僵硬,不過并不影響舞臺。

    宋禹白一邊有些僵硬地跳著,一邊開口唱道。

    “aite aite aite aite aite

    you got  feelg like a feelg like a papillon

    aite aite aite aite aite aite aite

    fd it

    i'll she like a diaond

    ………………”

    宋禹白在總決賽第一輪,祭出的就是前世王嘉爾的《巴比龍》,因為跟冷貓合作的原因,進行了輕微的改編。

    但是彈幕的畫風……

    “哈哈哈哈哈,宋禹白真的跳的好好笑哦!”

    “雖然唱的很帥,但是跳的真的好好笑啊!”

    “宋rapper真的是用臉在跳舞了!”

    “大家別光顧著笑了,快去給宋rapper投票!”

    還好,還有記得要給宋禹白投票的。

    雖然大家笑歸笑,但是宋禹白的人氣值還是在不斷往上漲著的。

    “聽到都站立,

    這樣的tepo隨便怎么rap都好聽

    so 關掉你的手機

    beats dre

    ………………”

    沒有唱副歌的時候,宋禹白終于沒有繼續扭,看上去沒有那么好笑了一點。

    終于a了回來,超酷地唱著rap。

    歌曲過半的時候,宋禹白的人氣值已經達到了帽子的三分之二。

    宋禹白的粉絲們,玩歸玩,鬧歸鬧,還是沒拿投票當玩笑。

    投起票來還是很認真的。

    但是很快又到了副歌部分,宋禹白又開始魔性地扭了起來。

    因為下一段就是冷貓的verse了,于是冷貓也加進來開始扭。

    但是,雖然兩人都是沉浸在音樂中,跟著伴奏扭動著身體,但是還真的是蠻好笑的……

    但是中間副歌的部分比較長,宋禹白扭著扭著,臺下的觀眾居然找到了感覺。

    這扭的……配上伴奏……好像也挺帶勁兒的。

    副歌結束之后,冷貓開始了他那個部分的rap。

    冷貓的詞主要是關于自己對現在這個hip–hop市場的一些看法。

    不得不說,冷貓的實力還是非常強的。

    而且歌詞也不會顯得很沒有水準,都還蠻有思想在其中。

    冷貓的part結束后,宋禹白接上開始唱。

    “《華夏有hip–hop》an

    e to e go feel this vibe

    誰說,我們,沒有

    看看,這是,華夏vibe

    ………………”

    最后宋禹白又跟冷貓一起合唱就一遍副歌,歌曲才結束。

    歌曲結束后,宋禹白的人氣值已經超過了帽子,而且還不是高出一點兩點。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