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搬家與綜藝談成

    宋禹白整理了足足兩個多小時,才將自己的衣服,一些瑣碎的東西整理到一個個箱子中。

    其實主要還是衣服多,宋禹白身為一個藝人缺什么都不會缺衣服,衣服中各種潮牌都有。

    還有好多雙鞋子,前身在什么地方委屈自己都不會在穿搭這件事上委屈自己。

    由于宋禹白現在也沒有接什么衣服品牌的廣告,所以這些衣服都是可以當做私服來穿的。

    整理好了之后,負責搬運的師傅與宋禹白一起將一個一個箱子搬到了車上。

    至于柳萱則在新公寓那邊負責接應宋禹白。

    在搬運師傅的幫助下,宋禹白成功將一箱又一箱的行李搬到了新的家中。

    “這個房子怎么樣?我負責挑的。”柳萱看著宋禹白笑道。

    最近她很忙,宋禹白的很多事情都需要她去處理,但這個房子仍舊是她精心挑選的。

    “蠻不錯的誒!”宋禹白四處打量著自己的新窩,看起來確實很nie,文藝簡約的裝修是宋禹白最喜歡的風格。

    而且房子的采光非常好,家具也已經全部采購好了,與房子的裝修特別搭。

    房子總共一百多平方米,有兩個房間,一個書房,而且還有一個小小的專門的衣帽間。

    在柳萱的幫忙下,很快就將行李安置好了。

    坐在沙發上,宋禹白拿了兩罐快樂水過來。

    是的,宋禹白連家里的快樂水都全部給搬了過來。

    “怎么樣,總決賽有把握嗎?”柳萱與宋禹白碰了一下杯,問道。

    “也就一般般的有把握吧。”宋禹白笑著說道,其實心里還是有些不確定,但面上是不能表露出來的。

    柳萱白了宋禹白一眼,她還能不知道他,一看就沒說實話。

    “對了,萱姐,你讓公司幫忙聯系一下芒果臺那邊,他們那好像有個新綜藝,是何老師主持的,何老師上次讓我通過公司聯系一下試試。”宋禹白對著柳萱道。

    柳萱一愣,何老師的新綜藝,那可是大資源啊。

    “大概是什么類型的綜藝何老師跟你說了嗎?”柳萱連忙追問道。

    宋禹白突然愣住。

    是哦,什么類型的綜藝?

    何老師好像都沒跟自己說過,難道是在敷衍我?應該不會吧。宋禹白連忙搖了搖頭。

    “啥意思?何老師沒跟你說嗎?”柳萱看著宋禹白愣了一會兒又猛地搖了搖頭,不解地問道。

    “還真沒有……”宋禹白覺得自己可能天真了一點,當時就應該問清楚的。

    “算了,我讓公司那邊幫忙聯系一下吧,既然何老師都開口說了,希望應該還是蠻大的。”柳萱覺得還是比較有希望的。

    何老師都親自跟宋禹白說了,一般這種話也不會亂說。

    “嗯嗯。”宋禹白點點頭,希望是如此了,這一次算是學到了,以后再有這種得好好問一問。

    “好了,搬家結束了,你需要去拍攝了。走吧,我送你去。”柳萱整理了一下包包對著宋禹白說道。

    “好。”宋禹白也是點了點頭。

    今天需要拍攝的還是《華夏有hip–hop》的內容,不過倒是蠻輕松的。

    只需要跟冷貓一起吃個飯,再去玩一玩,接著再把總決賽合唱的歌曲整出來就好了。

    坐上大奔后,宋禹白就被拉到了冷貓所在的地方。

    因為需要錄制節目的緣故,所以這段時間冷貓都住在魔都,在魔都也租了個房子。

    宋禹白敲開門之后,除了看到冷貓還看到了一些其他熟悉的面孔。

    比如v劉春喜,之前的隊友何欣洛,李翟幾人也都在。

    “禹白,來了啊。”冷貓招呼著宋禹白在沙發上坐下,劉春喜也是將鏡頭移到了宋禹白身上。

    宋禹白到了之后,所有人也都到齊了,冷貓也開始講起了今天的安排。

    “今天是這樣子,節目組有說我們可以去玩,可以去吃飯,這兩個他們全部報銷,所以我就將我們戰隊的成員全部都給叫了過來。”

    冷貓今天難得的沒有戴墨鏡,露出了自己的眼睛,宋禹白起初看著還感覺有些不大習慣。

    “然后呢,我的打算是說,因為我跟禹白總決賽的時候還要合唱一首歌嘛,我們就先把歌給做出來,然后再去玩,玩就要玩的開心一點嘛。”

    冷貓做了決定,于是一行人就坐上節目組安排的車到達了專門的錄音室。

    這個錄音室在魔都比較有名,很多歌手都在這里錄過音,冷貓跟這里的老板就很熟。

    一行人涌入錄音室后,就開始跟宋禹白討論起歌曲來。

    “關于合唱你有什么樣著的想法或者點子嗎?”冷貓問道,如果宋禹白有點子的話,他就決定先看一看宋禹白。

    如果按他的想法來的話,就是從之前的作品中找一首重新編曲制作一下。

    因為時間沒有非常充裕,重新制作一首歌的話效果肯定是沒有那么好的。

    “我這里有一個beat,可以一起聽一聽。”宋禹白從口袋中掏出自己的u盤,他早就準備好了。

    冷貓看著u盤,點了點頭,有現成制作好的beat,然后再寫詞也是可以的。

    接過u盤,在電腦上插了上去,u盤中就一個文件,點擊播放,伴奏就開始響了起來。

    冷貓仔細地聽著伴奏,有的伴奏天生就非常適合rap,而有的伴奏則需要經過編曲制作后才比較適合唱rap。

    宋禹白制作的這個伴奏一放出來,冷貓就開始有些興奮了,身體不由自主的開始擺起了節奏。

    何欣洛幾人也是聽著這個伴奏,不住地點著頭,這個beat確實很有感覺。

    在這個beat上唱rap一定很帥!

    伴奏一遍聽完之后,冷貓就對宋禹白說,他自己心中對他要唱的那部分歌詞已經有點想法了。

    “然后我還想了一個hook,但感覺不是很好,你有想好hook嗎?”冷貓對著宋禹白問道。

    宋禹白點點頭,hook部分當然是早就想好了。

    于是上前重新將伴奏點擊播放,接著坐了下來,身子跟著伴奏開始晃。

    接著就唱起了這首歌的hook。

    hook部分一出來,感覺跟這個伴奏就是一種渾然天成的感覺,而且蠻洗腦的。

    很快大家就都會唱的,于是幾個人就跟著伴奏開始唱了起來。

    一連唱了好幾遍,中間還出現了freestyle的環節,整個錄音室氛圍特別的嗨。

    連負責的拍攝的攝影師都是有些被感染到,差點想把攝影機扔到一旁開始跟著嗨。

    確定了hook之后,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分配個人的part了。

    因為舞臺最重要的部分還是在于宋禹白,所以冷貓減少了一些自己的part,讓宋禹白能有更多的發揮空間。

    冷貓寫歌詞也是比較有心得的,很快就將自己要唱的那部分歌詞給寫了出來。

    宋禹白很快就與冷貓正式地合了一遍,效果蠻不錯的,現場雖然只有幾人但每個人聽了都覺得很嗨。

    效果非常不錯,兩人的工作效率都很高,將歌曲敲定之后,接下來就是玩的時間了。

    幾人在攝像機的庇佑下,雖然有人圍觀但是并沒有被圍堵。

    接下來的時間還是很嗨的,吃了一家很貴的餐廳,又是去打保齡球又是去玩賽車的。

    一天就這樣很充實的度過了,晚上宋禹白回到了自己新的家,多少還有些不習慣。

    習慣了原來那個窩,剛回到現在這個新窩的時候突然有一種陌生的感覺,還是得有一段適應的時間。

    宋禹白走進自己的房間中,將一些零碎的東西做了一下分類,然后就接到了柳萱的電話。

    說是芒果臺那邊的節目談的差不多了,應該是何老師有推薦的緣故,對面直接敲定了一個固定嘉賓的名額。

    而且開始錄制的時間,也剛好就在一個多月后,并沒有撞到什么行程。

    確認了接下來要出演芒果臺的新綜之后,宋禹白給何老師發了一個表示感謝的微訊。

    不管怎么說,這次是欠下一個人情了。

    但是心情還是蠻愉快的,一切都在往正軌上走。

    給自己泡了一杯咖啡后,宋禹白坐到了電腦桌前,今天莫名地不想喝快樂水了。

    宋禹白打開電腦,然后點擊開ord文檔,里面已經有幾千字的稿子了,都是他之前抽空打的。

    雖然進度很慢,但一直都在緩慢的進行著,這是《悟空傳》的稿子。

    宋禹白有個計劃,不過這個計劃還是得這本書寫出來之后才能實施。

    抿了一口有點兒苦的咖啡,宋禹白開始緩慢地敲起了字。

    一邊敲字,一邊放著接下來總決賽要表演的幾首歌的伴奏,時不時跟著伴奏唱幾句,提高一下自己的熟練程度。

    ………………

    時間唰唰地就過去了,總決賽的日子很快就到來。

    期間胖虎還找了宋禹白一次,找宋禹白一起參與制作總決賽開場曲。

    根據胖虎的描述,這一次的總決賽會非常的秀。

    他們奇藝花砸了很多錢進去,而且總決賽的表演場地,還是一個可以容納兩萬多人的體育館。

    到時候一定會非常的熱鬧。

    坐在保姆車上,宋禹白準備前往現場,前一天還莫名的有一些緊張,但不知道為什么,宋禹白今天,只有興奮的情緒!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