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創作實錄

    聽到這一首歌的那一剎那,大氣磅礴上檔次,歐鴻滿腦子都是這幾個字眼。

    而且看到宋禹白的古裝扮相,開始后悔自己為什么沒有早點看到宋禹白這個人。

    他感覺在劇中隨便塞一個角色讓宋禹白演,或者直接干脆讓宋禹白演主角,這片肯定能火。

    可惜現在整片都已經制作完了,想插角色進去也做不到了,不過雖然錯過了宋禹白這個人,但還好沒有錯過這首歌。

    歐鴻立馬就聯系了里阿娛樂說明了自己想要購買這首歌作為主題曲的意向,并且仍舊是由宋禹白進行演唱。

    歌曲才發表沒多久,就被選中當主題曲,這收益率也是沒誰了。

    趁著一波熱度很火,里阿娛樂直接宣布了三天后,宋禹白全新專輯《我》將開啟預售。

    粉絲們也是紛紛留言。

    “終于等到了,不容易啊!”

    “這一胎怎么整的跟難產似的!”

    “買起來買起來!”

    奇藝花尖叫之夜結束之后,宋禹白并沒有因此空閑下來。

    他還需要準備接下來的比賽。

    下一場比賽至關重要,事關決賽的名額,而且這一次要是輸了就沒有復活賽,徹底沒有機會了,所以宋禹白需要好好準備。

    下一場比賽一共分兩輪,第一輪需要宋禹白自行尋找一個幫唱嘉賓進行幫唱。

    而第二輪則是自己選擇一首歌曲表演,兩輪得票數累和統計,票數排在前三位的晉級《華夏有hip–hop》最后的決賽。

    排名靠后的兩位將止步于五強。

    這一次為了讓節目更加完整一些,胖虎特地要求增加了一個拍攝內容,就是選手找幫唱嘉賓一起做歌的實錄。

    到時候將會在節目播出的時候選擇剪輯播送片段,讓節目更加豐滿。

    “這是已經開始拍了嗎?”宋禹白對著面前端著攝像機的大哥問道。

    攝像大哥點了點頭,不說話,示意已經開始拍攝了。

    宋禹白點了點頭,帶著攝像大哥一起走出了公司大門,他需要去找他的幫唱嘉賓,在攝像頭下一起制作一首歌。

    關于歌曲,他早就已經想好了,沒有比這更加適合作為比賽歌曲的了,對于這首歌宋禹白有很高的信心,現在要做的就是將它制作出來。

    出了公司大門之后,宋禹白就帶著v上了車,前往進行合作的藝人家中。

    為了不讓過程太過枯燥,v只好嘗試開始跟宋禹白聊天。

    “可以告訴我現在要去哪個藝人的家嗎?”v對著宋禹白問道。

    看著v掛在胸前的工作證,上面寫著名字,劉春喜,很樸實的一個名字。

    “你猜猜是誰?”宋禹白突然皮道。

    劉春喜:……

    他能知道是誰還要問嗎?心底暗暗埋怨胖虎,準備工作都沒有做好,也沒給個劇本啥的。

    就只是給每個選手發配了一個v負責拍攝,其他就什么都沒有了,全程由選手自由發揮,也確實當得上是創作實錄了。

    “鄭妍?”劉春喜猜測到,要是不猜的話估計話題就終結了。

    他也只能往跟宋禹白關系比較近的歌手猜測到。

    “不是。”宋禹白搖搖頭,怎么可能找鄭妍幫唱,鄭妍又不是什么專業的歌手。

    “那是誰?”劉春喜心好累,自己明明就只是一個v,為什么還要會綜藝里活躍氣氛的活。

    “等你去了就知道了。”宋禹白還是不準備說,打算留一個懸念,這樣節目才會更有看點一些。

    于是就這樣,一直到宋禹白到達幫唱嘉賓的家門前,劉春喜都仍未知曉幫唱嘉賓是誰。

    而且路上活躍氣氛完全失敗,劉春喜對之后拍攝出來的成片已經不抱希望了。

    宋禹白這個藝人一點趣都沒有。

    宋禹白身為一個逗比當然是擁有一個有趣的靈魂,一路上比較嚴肅的原因,主要是因為逗比的形象與自己接下來要唱的這首歌嚴重不符。

    “咚咚咚”宋禹白站在一扇紅木門前敲了敲,一旁的劉春喜很想提醒一下,旁邊有門鈴。

    但房子的主人明顯就是準備好了,宋禹白剛敲,門就被打了開來。

    劉春喜連忙將攝像機對準門縫,準備給自己揭秘幫唱嘉賓究竟是誰。

    一個比較熟悉的面孔出現在了攝影機中,一頭金發,面容英俊,笑容溫暖。

    劉春喜一下就將其認了出來,聶耀陽,人如其名,是當下正紅的年輕一代的實力歌手。

    年紀輕輕已經拿了好多次大獎,專輯好幾次破了銷量記錄,而且聽說最近還有進軍國外的打算,宋禹白居然能將這座大神請來。

    “你好!很高興見到你。”聶耀陽很官方的跟宋禹白握了個手,兩人第一次見,之前也沒有聊過,自然不可能有多熟稔。

    “有多高興?”宋禹白一個沒忍住,路上做的人設在這一刻全崩了。

    場面安靜了一兩秒,好在聶耀陽不虧是見過大世面的人,一下就緩解了尷尬。

    “早就聽說你人很幽默,確實蠻會開玩笑的。”聶耀陽一邊說一邊邀請宋禹白與劉春喜進屋。

    進了屋,入眼的是客廳,白色楓木做的沙發與暖色調的一些家具搭在一起,顯得整個家中很是溫暖。

    更加吸引宋禹白眼光的是一面墻,墻上有柜子,柜子上擺放著好多個獎杯。

    宋禹白突然燃起了一種對獎杯的渴望,當然更多的是一種收集癖在作祟,他至今還一個都沒有拿到呢。

    不過今年的一些重要音樂獎都還沒開始頒獎就是了,到時候說不定會有自己,宋禹白如此想著。

    招呼宋禹白和劉春喜坐下后,聶耀陽從廚房中端出一個茶盤,準備給宋禹白兩人泡茶。

    沸水很快就將茶沖泡好,端起茶杯,淡淡的茶香在鼻尖縈繞。

    宋禹白上輩子就很喜歡喝茶,準備的說也能算是喜歡喝,只是非常喜歡泡,宋禹白很喜歡將茶泡起后散發出的茶香味。

    而且泡茶還能起到靜心的作用,上輩子宋禹白就養成了泡茶的習慣。

    將茶泡好后,聶耀陽就與宋禹白展開了關于歌曲的討論。

    “對于這次合作的歌曲你有想法了嗎?”聶耀陽問道,他還是比較了解宋禹白的,宋禹白的歌他都有聽過,所以知道宋禹白很有才華。

    要不是對于宋禹白的才華很看重,不然即使是里阿娛樂負責商量,聶耀陽也不一定會答應作為幫唱嘉賓,他對歌曲的要求很高的。

    每一首唱的都要求是精品,也正是因為這樣,聶耀陽這幾年都沒有出過一張正式專輯,大多都是些迷你專輯,單曲之類的。

    一直都很難湊齊一整張專輯的量。

    “嗯,我已經將deo做好了。你要聽一下嗎?”宋禹白從口袋中掏出一個u盤遞給聶耀陽,很早之前他就將這首歌的deo給做好了。

    “哦,有deo那就好辦了!”聶耀陽眼前一亮,有了deo那就不需要再進行歌曲創作了,無疑要減少了不少的時間。

    也顧不上茶,直接拉著宋禹白進了書房,開始播放宋禹白遞過u盤中的deo。

    整首歌其實已經非常完整了。伴奏已經全部制作了出來,調子,需要演唱的部分,宋禹白也采用哼哼的方式先錄制了出來。

    “你這就差填詞了啊!”聶耀陽對著宋禹白說道,他本來還以為工程量會很大呢。

    “嗯,就差填詞了。”宋禹白點了點頭。

    一首歌,曲子固然重要,但是靈魂更體現在歌詞上。

    “想寫什么方面的歌詞?”聶耀陽開始與宋禹白討論起作詞方面,他自己的一些歌也是自己作詞作曲的,所以對創作方面還是比較有見解的。

    “我想寫關于我這些年經歷的事情,寫關于我的故事。”宋禹白回答道。

    “說說想怎么寫。”聶耀陽想先聽一下宋禹白對于歌詞的想法。

    “我們可以這樣……這樣……這樣……然后再這樣……”宋禹白與聶耀陽展開了激烈的討論。

    劉春喜也做回了自己的本職工作,只需要進行拍攝就可以了,雖然全程好多東西他都聽不懂。

    但有的時候過程往往并沒有那么重要,因為他發現,宋禹白跟聶耀陽居然很快就將歌詞寫好了。

    現在都已經開始試著唱了起來。

    兩人一邊唱著,同時一邊對歌詞進行著修改,唱了好多遍才改出了最終版的歌詞。

    “這首歌我唱副歌部分,然后副歌的時候你給我合音,其他部分全部都由你進行演唱。”很快,聶耀陽就與宋禹白開始分起了part。

    雖然全程劉春喜大部分時間都處于懵比狀態,但聽歌的時候還是比較有鑒賞力的,在他看來這估計又要是一首爆款歌曲了。

    “那我們要不要先試一遍?”宋禹白問道。

    “可以啊,你應該有伴奏帶的吧!”聶耀陽也是有點想唱了,他也有點喜歡上這首歌的旋律了。

    “有伴奏帶的。”將u盤中的伴奏帶調出來,宋禹白與聶耀陽先試著唱了一遍這首歌。

    雖然因為不夠熟練的緣故還有一些瑕疵,但兩人都很滿意,因為配合的很好,使得這首歌對于兩個人來說都很適合。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