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復活賽

    接下來的幾天宋禹白過的非常規律,沒有什么行程,仿佛回到了上輩子的學生時代。

    每天都在公司來回跑,白天就去公司上課練習之類的,晚上就回家休息。

    一連好幾天都是這樣,直到又到了周五,宋禹白接到了胖虎的邀請。

    說是要參加《華夏有hip–hop》復活賽的錄制,不過邀請宋禹白去就是當個觀眾的。

    當觀眾,不要自己比賽,這事宋禹白比較樂意干,于是果斷地答應了。

    復活賽采取的仍舊是現場直播的方式,由于今天不要比賽,所以宋禹白穿的比較休閑。

    隨便穿了件粉色的棒球服,搭了條牛仔褲就到了現場,十分符合前幾天發的新歌,看起來甜甜的。

    宋禹白與何欣洛還有帽子,金恒四個人一起坐在觀眾席前面的皮椅上。

    第一次以觀眾視角來到現場,宋禹白感覺還是非常不錯的。

    特別是坐在觀眾席的最前面,還是皮椅,有一種座位的感覺。

    今天,制作人們都沒有來到現場進行錄制,宋禹白幾人就像是坐了制作人的位子進行觀戰一樣。

    宋禹白等人坐下來,還沒閑聊幾分鐘,直播就開始了。

    胖虎走上臺開始報幕,鏡頭時不時還往宋禹白這邊掃一下。

    “歡迎各位來到xxxx水冠名播出奇藝花自制的《華夏有hip–hop》復活賽的現場。”

    胖虎念完之后頓了一下,眼神往臺下瞅。

    宋禹白很有一個當觀眾的覺悟,在胖虎往下瞅的時候,宋禹白就帶頭鼓起了掌。

    胖虎眼神贊許,小伙子很有覺悟,低頭看了看手卡,繼續開始主持。

    “本次復活賽由六位選手進行車輪戰pk,最后成功守擂的選手將成功晉級,可以復活到正賽中與已經成為四強的選手同臺競技。”胖虎宣布了一下比賽規則。

    胖虎宣布完比賽規則后,跟以往一樣沒有拖沓,比賽就直接開始了。

    采取的是車輪戰的模式,也就是越晚出場才是最合算的。

    參加復活賽的六位選手分別是,歪嘴男,金葫,李翟,彩虹弟弟,胡八一與貂哥。

    是的,你沒有看錯,就是有貂哥,貂哥因為暴扣在網絡上走紅后,人氣一路走高,居然通過粉絲投票成功得到了復活賽的名額。

    六人你看我,我看你,沒有一個打算先上的。

    車輪戰,第一個上的無疑就是地獄模式。

    看到這個情況,胖虎冷笑一聲,他早有準備,兩手合在一起拍了拍。

    馬上就有懂事的工作人員端上架子,架子上有六瓶……

    最后,彩虹弟弟成為了那個倒霉催的第一位選手。

    彩虹弟弟苦著一張臉,他是不想上也得上了,被迫成為第一個。

    彩虹弟弟慢吞吞地走上舞臺,開始了他的表演。

    宋禹白在底下都看呆了,本來他以為給了這么長時間準備,彩虹弟弟應該能拿出一些稍微不一樣的東西來。

    結果,他還是拿出了他的成名曲。

    一樣的flo,換了個詞,再來一遍,同時同樣還是不斷重復著的副歌。

    彩虹弟弟表演結束后,觀眾們發出了歡呼聲,舞臺邊上有專門記錄觀眾呼聲分貝的儀器。

    復活賽采用了比較街頭的方式,只要誰的呼聲大,誰就勝利了。

    彩虹弟弟表演結束后,剩下五位選手互相看了一眼,都有些躍躍欲試,這太好打了呀!

    他們都覺得只要上了,鐵定就能贏。

    胖虎在舞臺邊上看著,如果沒有選手主動上了的話……

    胖虎臉上露出一抹微笑,準備開始拍手喊人……胖虎覺得自己打廣告真的是太稱職了。

    展現出自己這份稱職,下一個節目得有多少廣告商搶著與自己合作啊!

    就在胖虎準備拍手的時候,貂哥上了,貂哥他英勇的上了。

    貂哥上臺之后,先是朝宋禹白揮了揮手,然后拋了一下話筒耍了個帥。

    然后一個沒接住,場面瞬間尷尬,然后全場都發出了爆笑。

    現場氛圍很好。

    貂哥今天仍舊穿著是貂,是一件陰陽貂,黑白相間的。

    貂哥連忙撿起話筒,呼了兩下,還能用。

    咳嗽一聲,貂哥開始了今天的表演。

    與彩虹弟弟的性質差不多,貂哥也采用了啃老本的行為。

    “ayo everybody在你頭上暴扣

    no fly 我根本不是idol

    ………………”

    雖然同樣是啃老本,但《暴扣》那比彩虹要火多了,首先傳唱度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至少貂哥唱的時候,全場都開啟了大合唱模式。

    而且還是一整首歌全程唱下來,大家都會唱。

    最后當然也毋庸置疑,貂哥的呼聲壓過了彩虹弟弟,攻擂成功!

    攻擂成功了,剛開始貂哥還滿臉笑容,但接下來表情就變得嚴肅起來,一臉凝重。

    人心中都是有貪欲的,一旦得到,就會想要更多。

    本來貂哥是抱著能在復活賽上出現再唱一首歌就滿足的心態來參加的。

    結果,自己居然贏下了第一輪,貂哥開始向往更多了,他想去正賽闖一闖。

    但是,后面還有四個在虎視眈眈著,而且實力都很強大,不是剛才那種混子,貂哥開始有點慌了。

    因為,他也只是個混子而已。

    胖虎往剩下四位選手一瞅,然后就有人站了出來……

    是歪嘴男,宋禹白對歪嘴男的觀感還是蠻不錯的,除了剛開始因為劇情需要有點狂以外,實力還是很強的。

    上去表演了一首方言說唱歌曲,貂哥就毫無意外的敗了。

    貂哥第二首歌是自己寫的一首,很平常,并沒有得到觀眾的喜歡,守擂失敗。

    輪到歪嘴男守擂,胖虎又往剩下三位選手那邊瞅,金葫站了出來……

    金葫看起來氣場很足,而且作品儲備也非常充分,一上來就炸了場子。

    直接將歪嘴男給pk了下去。

    接下來,金葫pk李翟。

    金葫又是一首很炸的中國風,跟之前那首歌還稍微有點聯系,像是兩部曲一樣。

    李翟這一次一反常態,雖然依舊很喪,但是卻出乎意料的燃,喪燃喪燃的。

    但是很可惜,奈不住金葫更帥,粉絲更多一些,成功二殺,守擂成功。

    金葫pk胡八一,中國風三部曲。

    胡八一表現稀疏平常。

    金葫成功三殺,徹底殺死比賽,將會在下一期,跟宋禹白等人一同爭奪三強的名額。

    復活賽基本沒有宋禹白什么鏡頭,大部分時候鏡頭掃到宋禹白都是在鼓掌,但是一掃到宋禹白,彈幕就會開始增多,人氣可見一斑。

    安安靜靜的當一個吃瓜群眾,宋禹白成功完成了復活賽的錄制,雖然當的是吃瓜群眾,但是宋禹白也觀察到了金葫的實力。

    毋庸置疑,實力非常強,復活賽的三首作品,質量都十分好,宋禹白以一個單純觀眾的角度去看,歌曲很棒,唱的也很好。

    再加上長得也還行,宋禹白覺得,要不是有自己,估計這一季《華夏有hip–hop》的冠軍指不定就是金葫了。

    ………………

    錄制完復活賽之后,準備離場的宋禹白又被胖虎給叫住了。

    胖虎一臉和藹的看著宋禹白,看的宋禹白心里有些滲的慌。

    “禹白,這個周末你有空嗎?”胖虎問道。

    “應該有空吧……”宋禹白猶疑地答道。

    “有沒有興趣參加一個表演?”胖虎露出了誘騙小孩子的表情。

    “什么表演?”宋禹白問道。

    “奇藝花的尖叫之夜,很多大咖都會去的。”

    “如果你答應的話,我就向你的公司發出邀約了。”胖虎商量道。

    “有錢嗎?”宋禹白比較關心的是這個,尖叫之夜,上輩子看過,這種,應該叫商演吧?

    “額,錢還是有一點的,雖然不多,但是你想啊,奇藝花尖叫之夜是不是會在我們奇藝花app播出?”胖虎道。

    “不在你們奇藝花播出,難道在隔壁芒果播出嗎?”宋禹白感到有些奇怪,這說的什么話。

    “你看。在我們奇藝花播出,你現在參加的不就是奇藝花的節目,到時候總決賽可是會有網上人氣加權的。”胖虎給宋禹白解釋道。

    “好像有那么一點點的道理。”宋禹白突然覺得參加一下這個尖叫之夜好像也不是很虧。

    “是吧,有道理吧!那你這么說是答應了?”胖虎臉上仍舊掛著微笑。

    “答應了吧……”宋禹白總感覺胖虎是不是有什么陰謀。

    “那就好,你打算要唱什么歌?”胖虎開始關心起宋禹白的表演曲目。

    “《齊天》或者《齊天大圣》吧!”!宋禹白答道。

    “那你新專輯第三首單曲是不是快要發布了?”胖虎逐漸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應該過幾天吧,怎么了?”宋禹白答道,怎么又突然開始關心自己的專輯了。

    “那要不要考慮一下在尖叫之夜上首唱啊?”胖虎說道,他已經能想到要是宋禹白新專輯的第三首單曲在尖叫之夜上首發的話,那帶來的流量肯定很大。

    “那……好吧。”宋禹白這才發現胖虎打的什么主意,不過仔細想了一下,好像對自己似乎也沒有什么壞處,也就答應了。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