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Top

    今天沒有什么事,起床之后,宋禹白可以說就是換了一個地方癱著,從床上癱到了沙發上。

    繼續刷著微博,突然看到六老師自己發了這么一條微博,不由得樂了。

    換了個世界,還是一樣的六。

    六學文化果然博大精深。

    宋禹白想了想也發了一條微博出去。

    “說到《齊天大圣》就想到我,想到我就想到《我》,本人第一張專輯《我》即將開啟預售!”

    宋禹白覺得自己的六學,學的還是可以的,雖然還沒有到張口就來的地步。

    “差點以為走錯片場了,算了,開花吧……”

    “那您倒是賣啊!即將開啟是幾個意思?”

    “看到專輯兩個字,心臟一抽,結果跟我說即將預售??你開啟預售也是好的呀!”

    “我錢都準備好了你就跟我說這個?”

    宋禹白發了一條微博,粉絲們還以為專輯要出來了呢,看到微博后,瞬間有一種被鴿了的感覺。

    不要求發售,預售總是可以的吧!即將預售是幾個意思哦?即將預售也好意思出來用六學打廣告?

    粉絲們群情激憤。

    宋禹白看著底下的評論,然后點擊退出微博,身為一個有原則的藝人,他是絕對不會提前開始預售的。

    早發一天算他輸!

    不過雖然專輯沒有發,但是廣告曲還是可以發的。

    伊利酸酸乳的廣告早就已經制作好了,他們就等著一個合適的時機進行投放。

    現在,宋禹白正掛在熱搜前三,剛才本人還親自發了博挑撥了一下粉絲,沒有比這個更適合的時候了。

    于是,跟里阿娛樂溝通了一下,伊利的官博就直接發出了《甜甜的》廣告v。

    粉絲們紛紛表示幸福來的太突然,前一秒還在罵宋禹白鴿,下一秒就有新歌。

    這體驗,還是非常不錯的!!

    雖然只是一個廣告歌,但是居然還有v,可以說是非常良心了。

    懷揣著激動的心情,點了《甜甜的》v。

    然后……

    “臥槽,這也太甜了吧!”

    “我想戀愛了!”

    “何欣洛居然跟宋禹白一起拍v,兩人太有p感了吧!”

    “就……就我一個想喝優酸乳的嗎?”

    看到最后一條,伊利爸爸表示很欣慰,其他都不重要,看了之后想喝優酸乳才是最香的。

    于是,猶豫了一下,官博在那條評論下評論到,“恭喜你,被抽中送伊利優酸乳一箱,請私信地址,送貨上門!”

    就這樣,成功喝到了想喝的優酸乳。

    宋禹白與何欣洛兩人也轉發了這條廣告!

    然后“何欣洛宋禹白超甜”這樣一條微博就沖上了熱搜。

    宋禹白v這一波成功帶貨之后,接下來更多的就是對宋禹白這首歌的討論。

    “宋禹白好絕一男的,這歌也太好聽了吧!”

    “就怕rapper唱情歌!”

    “真的太甜了!!!為什么播放器都沒有上線,想循環啊!!”

    “姐妹,我都看了六遍v了,v它不香嗎?”

    在音源沒有出來的情況下,粉絲們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刷著v,看著廣告v的播放量持續走高,伊利方面表示非常欣慰,這錢花的太值了。

    于是打電話跟里阿娛樂方面協商了一下,愿意多加五十萬,讓里阿娛樂方面晚一點再發布音源,讓v它再多傳一傳。

    要是讓宋禹白的粉絲知道了,估計會把伊利官方給捶死。

    有錢好辦事,本來里阿娛樂都準備將音源放出了,但是五十萬它不香嗎?真香!!!

    所以官微負責人接到消息以后,默默將編輯了一半的文案刪了,然后重新編輯一條發了出去。

    “宋禹白《甜甜的》音源將于下午六點準時在各大音樂平臺同步上線!”

    現在才早上,距離下午六點還有好多好多個小時,但是那能怎么辦?官方說了是六點,那也就只能是六點了!等唄。

    于此同時,另一家小型娛樂公司內,一個留著中分頭發,妝容精致的小鮮肉,正一臉愁容的刷著微博。

    旁邊坐著他的經紀人。

    “哎呀!!怎么會這樣,這個叫宋禹白的怎么發了新歌!那我的新歌不是不能夠拿到第一了。”高俊星拿著手機,一聲嬌嗔,對自己的經紀人抱怨道。

    高俊星,比宋禹白大兩歲,長著一張十分秀氣的臉,前兩年在某大制作電影中跑龍套。

    因為某個鏡頭,一夜爆火,雖然沒有什么實力,沒什么唱功,也沒什么演技。

    但就是靠臉,做到了別人沒做到的事情,成功出演了男主角,成功的出了唱片!

    什么叫靠臉吃飯啊?這就叫靠臉吃飯!這么一對比,宋禹白之前混的那是太凄慘了。

    高俊星雖然收割的一大波的粉絲,但因為沒有實力,而且性格太娘,出門還喜歡在臉上化厚厚的妝,所以高俊星這個人目前處于紅黑參半的狀態。

    今天,高俊星又發行個人單曲了,他特意讓經紀公司去打聽了這幾天有沒有咖位大的人發歌,就是為了保證自己發歌的時候能沖上新歌榜第一。

    本來,今天應該是能夠沖上新歌榜第一的,甚至他的新歌現在已經待在第一上了。

    就在高俊星心滿意足的抱著手機刷微博的時候,突然發現,宋禹白居然要發新歌了。

    頓時慌張了起來,連忙對著一旁的經紀人問道。

    經紀人看著高俊星那副姿態,心里有些作嘔,但面上仍舊微笑著安慰道。

    “沒事的,你看人家宋禹白不是晚上六點才發新歌嗎,那一天都快結束了,你還會是新歌榜第一的。”謝鴻是高俊星第二個經紀人,帶了高俊星有一年多了。

    所以對高俊星這個人十分了解,真的天生就是靠臉吃飯的。

    說他笨吧,但笨的人能這么火么?明顯不能。

    他就是懶,不愿意付出,所以他將自己僅有的優點,臉,利用到了極致!

    而且主要讓謝鴻比較懼怕的是,高俊星比較娘的主要原因,是因為他是個雙!

    在知道這一點之后,謝鴻感覺高俊星有時候看他的眼神都有點兒奇怪,讓人感覺滲的慌。

    “我們公司有請做數據的人嗎?”高俊星還是不放心。

    宋禹白要發新歌,他總有一種自己菊花要不保的感覺。

    “這個暫時倒還沒有,不過你現在看到的都是你的真實數據誒!已經很不錯了!”謝鴻對著高俊星道。

    其實謝鴻很不明白,這數據是真沒有刷,但為什么會有這么多人聽?

    雖然歌是公司花大價錢買的,寫的確實還不錯,但是高俊星唱的……那就有點一言難盡了。

    要不是修過音,謝鴻覺得自己唱的都比他好聽。

    “那要不聯系上一次那個粉絲吧!那個粉絲做數據不是很厲害么?”高俊星還是想刷數據。

    謝鴻有些頭疼,這哥怎么回回就想著刷數據?

    上一次那個粉絲,數據刷的確實好,賊兇!硬生生把人家天王的新歌從榜一上給干了下來。

    “行吧行吧,我給你聯系。”謝鴻心好累,他想辭職了,雖然工資確實高,但這是人干的活嗎?

    雖然這工資確實很香,再過兩個月甚至都可以在魔都付首付買房了。

    但是謝鴻一想到高俊星偶爾會投過來的那種目光,內心就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在謝鴻聯系了那個粉絲之后,高俊星新歌的數據突然就飛速漲了起來,謝鴻捂臉,這粉絲也太頭鐵了。

    但是,看著那飛速上漲的數據高俊星懸著的星就放了下來。

    這樣,菊花應該可以保住了,不,一定可以保的住的!

    但是,宋禹白的粉絲可以都是實打實的,一點水分都沒有,重來沒花錢買過粉。

    所以,時間一到六點,《甜甜的》上線的那一刻,就有將近上百萬的人等著,直接點下了播放鍵。

    評論也瞬間突破了999+。

    《甜甜的》這首歌在新歌排行榜上也是火箭般地往上竄著。

    很快就沖到了前十。

    第八,

    第七,

    ………………

    第四,

    第三,

    就那么突然,那么迅猛,宋禹白的新歌《甜甜的》一下子就沖到了第三。

    實時關注著排行榜動向的高俊星又開始慌了,慌忙囑咐謝鴻讓自己的粉絲往死里刷數據。

    高俊星之所以想要登上新歌榜第一,主要是想向一些品牌商展示一下自己的流量。

    最近自己一些大牌廣告的合約都快要到期了,所以急需一些新的廣告代言止血。

    要是能將最近大火的宋禹白都給壓在排行榜第二,那效果就更好了。

    接到吩咐的高俊星粉絲死命地給高俊星的新歌刷著假數據。

    于是,宋禹白《甜甜的》人氣值雖然也在飛漲,但是始終都停留在第二的位置。

    但是宋禹白的粉絲們都沒有太過are,只是不斷地循環,安利著這首歌。

    或許是高俊星這次數據刷的太過兇猛,宋禹白的粉絲們還沒有發現,各大音樂平臺先發現了高俊星在如此猖狂地刷著假數據。

    于是,直接聯系高俊星的公司,然后將這首歌刷的數據全部消除,并且予以警告。

    在消除了假數據之后,宋禹白《甜甜的》這首歌瞬間登頂。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