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合作炸場

    “今天,五大廠牌,將會在這里通過嘉賓幫唱的方式,通過現場投票以及網絡人氣加權角逐出三大廠牌!”

    接下來,宋禹白直接開啟了自動消音的模式,屏蔽了高大大,不然的話實在聽不下去。

    宋禹白與孫誠軒在第三組出場,前兩組第一組是男女情歌對唱,第二組是車禍現場,所以第三組出場還是十分吃香的。

    宋禹白與孫誠軒整理了一下耳返,從后臺往舞臺上走去。

    宋禹白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的風衣,而孫誠軒穿了一身黑色的風衣,兩人穿的衣服倒是十分的搭。

    都是一米八多的身材,拿著話筒,挺拔的身姿,邁出模特一般的步伐,瞬間收割了一波少女心。

    彈幕上紛紛都是沒文化的樣子,“臥槽”“太帥了吧”普遍都是這樣式的彈幕。

    走到舞臺中央后,二人站定,燈光射過來,伴奏響起來。

    孫誠軒開始了很仙的一段吟唱,而宋禹白則用著充滿磁性的聲音唱起了一段rap 。

    這是埃米納姆《lose yourself 》中的一段。

    “if you had one shot one opportunity

    (聽好了如果你得背水一戰,孤注一擲)

    seie everythg you ever anted

    (勝利方能功成名就)

    ………………”

    宋禹白與孫誠軒才開口沒幾秒鐘,彈幕就已經炸開了,二人的粉絲在網絡上成功會師。

    “哇塞,唱的是禹白哥哥的《平凡之路》誒!”

    “我最喜歡這首歌了。”

    “誠軒哥哥的吟唱也太仙了吧,還有宋禹白這rap ,好高級的感覺!”

    接下來宋禹白的一段rap 結束后,宋禹白與孫誠軒對視一眼,開始合唱了起來。

    “you'd better lose yourself  the i

    (你最好在音樂響起的一刻就迷失自我)

    the ont you on

    (這一刻只屬于你)

    ………………

    you only get one shot

    (這是你唯一的機會)

    do not iss the hane to blo it

    (別搞砸了)

    the opportunity os one  a lifeti

    (這就是你唯一的機會)”

    兩人合唱的聲音非常穩,再加上之前多年的默契,感覺仿佛渾然天成,讓人不禁點了點頭。

    至少《明日之星》的三位導師就在下面齊齊地點起了頭,一副欣賞的模樣。

    在這里就需要介紹一下《明日之星》的導師陣容了,《明日之星》的導師陣容還是很強大的。

    《明日之星》這個比賽,分為三個賽道,分別是盛世獨秀,盛世美顏以及盛世魔音賽道。

    盛世獨秀賽道的主考官,是唱作俱佳的情歌王子,出道了好多年,這幾年才大火特火,跟前世的薛之謙的經歷還是蠻像的,叫作盧俊逸。

    很清新脫俗的一個名字!

    而盛世美顏賽道的主考官,就是金曲天后林嵐,分明已經四十多歲的年紀,但歲月仿佛沒有在她的臉上留下什么痕跡。

    盛世魔音賽道的主考官則是一個老藝術家,唱功十分高深,可以說是華夏歌壇的門面人物,名叫楊善洲。

    此時楊善洲正摸著下巴一臉欣慰的看著臺上的宋禹白和孫誠軒,跟這兩人一比,前面兩組唱的是什么玩意兒?

    這才應該是華夏歌壇年輕一代該有的水準,楊善洲頗有了一種后繼有人的感覺。

    雖然楊善洲對rap 這種風格的音樂并沒有太多的接觸,但是他聽著宋禹白的rap ,感覺還是很舒服的,手指也不禁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打起了節奏。

    而彈幕也炸開了鍋,其中有路人也有粉絲。

    “臥槽,這兩小哥哥也太a 了吧,我愛了。”

    “ad,颶風少年應該是最寶藏的一個男團了吧,散了才能火起來。”

    “聚是一坨屎,散是滿天星啊!”

    “前面的,你是想笑死我繼承我的支唄嗎?”

    兩人合唱結束后,孫誠軒開始solo 部分,終于唱起了《平凡之路》。

    “徘徊著的在路上的

    你要走嗎 via via

    …………………”

    接下來宋禹白與孫誠軒對視一眼合唱了一句。

    “那也曾是我的模樣。”

    合唱完這一句之后,宋禹白猛地向前邁了一大步,瞬間就起范,開始了歌曲中的rap 部分。

    “在無底深淵黑暗吞噬掉最后的一絲光線

    自由落體般墜落

    連呼吸都變得微弱

    如同一顆恒星隕落

    從天邊飛快地劃過

    ………………

    這一輩子

    我不能是平平庸庸

    更不能普普通通”

    宋禹白左手拿麥,右手一邊跟著說唱的節奏高頻率地抖動著。

    宋禹白的粉絲紛紛在彈幕中刷了起來。

    “無影手,終于出現了。”

    “哈哈哈,那無處安放的小手。”

    “這小手有點兒殺到我了。”

    宋禹白唱完rap 之后深吸一口氣,向后退了一步,孫誠軒又走了上來,開始了副歌的演唱。

    “我曾經跨過山和大海

    也穿過人山人海

    我曾經擁有著的一切

    轉眼都飄散如煙”

    孫誠軒演唱的速度會比宋禹白的原版要更快一些,再加上這一版的伴奏更加的高昂,讓人聽著有一種熱血沸騰的感覺。

    而宋禹白則在后面默默的為孫誠軒合著音。

    孫誠軒的演唱結束后,宋禹白又向前邁了一步,與孫誠軒平行,對視一眼后,開始了副歌部分的合唱。

    “我曾經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見平凡

    one a lifeti

    (孤注一擲)

    才是唯一的答案”

    副歌的合唱結束后,宋禹白與孫誠軒又開始了對唱的模式,就是孫誠軒唱一句,宋禹白唱一句rap 。

    孫誠軒:“沸騰著的,不安著的。”

    宋禹白:“no e bak to the begng

    (如今我們回到了起點)

    e beg to go bak

    (開始審視曾經)”

    ………………

    孫誠軒又唱道。

    “謎一樣的,沉默著的。”

    宋禹白也又是一段rap 。

    “no i got god as y itness

    (但我知道冥冥中有人目睹這一切)”

    這種對唱的方式,讓聽眾有了一種聽故事的感覺,讓臺下的觀眾甚至主考官都沉浸在了歌曲當中。

    他們甚至都有些忘了這是一場比賽,他們只覺得自己是在看一場sho ,一場超級秀的sho 。

    而宋禹白與孫誠軒也感覺自己只是在秀,完全將比賽這回事忘到了腦后。

    合唱結束后,又是一段rap ,這段rap 孫誠軒也有參與其中。

    但是宋禹白唱著rap ,唱著唱著又不由地走了起來,一邊揮舞著打節奏的右手,一邊向舞臺邊緣摸索而去。

    心里癢癢的,總有那么一種,找個什么東西踩一哈子,因為,前方,快要高能了!

    走著走著,宋禹白終于走到了音響起,非常自然的抬起左腳,“塔”的一聲踩了上去。

    心里頓時舒坦的不得了,右手也揮舞的更加得勁了。

    臺下《明日之星》的導演看到宋禹白的舉動,這是什么操作?

    踩音響?萬一踩壞了怎么辦?

    但是,他沒有絲毫意見,因為今天宋禹白與孫誠軒的表演,也可以算是一個救場的表演。

    因為前兩組的實力,真的是一言難盡,瞬間就將這個節目的逼格給拉了下去。

    但好在還有宋禹白和孫誠軒給了導演一個驚喜,甚至導演內心不知道為什么莫名還有一種想讓宋禹白把音響踩壞的想法。

    只要把音響踩壞了,鐵定得上個熱搜,那熱度可不是買的熱搜能比的。

    另一邊的宋禹白踩上音響以后,整個人的范瞬間就更足了一些,內心十分舒暢,仿佛靈魂都找到了歸屬。

    左腳踩著音響,右手高速揮舞,噼里啪啦就換了flo 開始了另一段rap ,flo 十分流暢。

    “他們說我聽不清你的三字經

    翻來覆去的講還是聽不清

    但你有沒有用心傾聽

    我講了三遍就是為了讓你聽清

    ………………”

    宋禹白的口齒十分清晰,即使唱的rap 語速稍微快一點,也不會有那種臺下有聽眾聽不懂的情況出現。

    這種不要看歌詞就能夠聽清的rap 聽起來是最舒服的。

    中文的部分結束后,宋禹白馬上又唱了一段英文的rap 。

    “then ritiis reepg  y rhyths

    (批評聲爬進了我的韻腳里)

    ………………

    ide open outh

    (對手瞠目結舌)

    i ' shut you out

    (我會讓你閉嘴)

    hat you yellg about

    (我會讓你心服口服)”

    宋禹白這一段直接炸了,不僅炸了現場,還連著網絡炸到了屏幕前。

    “這也太炸了吧!”

    “踩音響的動作,我愛了!”

    “哈哈哈,真的踩的好自然!”

    宋禹白唱完這一段rap 之后,孫誠軒也走向前。

    看了看宋禹白,覺得自己應該對稱一點,于是嗨了的孫誠軒也將自己的右腳給踩在了舞臺另一邊的一個音響上。

    開始與宋禹白合唱了起來。

    合唱結束后,歌曲也到達了尾聲部分。

    宋禹白唱起了一些經過修改的歌詞。

    “向前走,就這樣走,

    就算你被奪走什么

    向前走,就這樣走,

    就算你會錯過什么

    ………………”

    宋禹白唱完這一段之后,孫誠軒開始演唱著最后一遍副歌,兩人都是唱嗨了,直接把耳返給摘了下來。

    孫誠軒:“我曾經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宋禹白:“one opportunity ould you apture it

    (你會抓住僅有的機會)

    or t let it slip

    (還是轉身離開)”

    孫誠軒:“去尋找答案。”

    歌曲結束,宋禹白與孫誠軒將麥舉到胸前,然后直直的摔到了地上,做了一個i drop 。

    現場,掌聲雷動。

    只是導演在后臺有些心疼,這又是踩音響,又是摔話筒的。

    但好在舞臺效果非常不錯,非常炸裂!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