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真正意義一挑五

    三組都表演完畢后,就到了投票的環節。

    底下的觀眾采用的都是電子投票器,沒一會兒投票的結果就已經遞送到了胖虎的手中。

    所有的制作人和成員都站到了臺前,等待胖虎宣布結果。

    胖虎看了看手卡,又看了看制作人們以及選手,緩緩開口,一個一個字緩緩的從口中吐出。

    “第三輪投票結果現在已經在我的手上,這是最關鍵的一輪,極有可能會改變整個戰隊的命運。”

    “現在,開始宣布本輪獲票情況,路易戰隊三人組獲得票數為,四十九票。”

    胖虎宣讀完路易戰隊的得票數之后,路易戰隊的成員包括路易都是緊皺眉頭。

    這也太少了吧?即使有失誤出現,但是要知道臺底下投票的觀眾可是足足有五百位啊!

    冷貓和李嘉銘也是有些震驚,沒想到票數都沒有破百。

    但同時心里都有一些竊喜,路易戰隊得票越少,他們的機會也就越多。

    但下一秒,胖虎瞅了眼李嘉銘,李嘉銘的竊喜就消失了。

    “李嘉銘戰隊二人組獲得票數為六十八票。”

    李嘉銘直接愣住,多少?六十八票?

    確定沒有少報一個數字嗎?李嘉銘愣愣地盯著胖虎,指望他再宣讀一遍。

    可惜沒如果,胖虎直接宣布了宋禹白的票數。

    “冷貓戰隊宋禹白,本輪得票數為三百八十三票,同時是本場得票數最高的選手,讓我們恭喜宋禹白!”

    “結合三輪pk得票數總和,本場獲得票數最高的是冷貓戰隊,總票數六百九十三票,恭喜冷貓戰隊獲得本場第一名,全隊晉級下一輪,無人淘汰!”胖虎對著冷貓恭喜道。

    冷貓狠狠一握拳,心里一直懸著的心終于放了下來,雖然對宋禹白很有信心,但塵埃未落定之前,誰也說不準是什么情況。

    戰隊成員也是心情激動,興奮地抱在一起歡呼了起來。

    下意識地,宋禹白就直接將何欣洛給摟到了自己的懷中。

    何欣洛身體微微僵了一下,但還是紅著臉跟宋禹白等人一起蹦著。

    如果不是場地不允許的話,胡八一跟吳邪等人估計會把宋禹白高高的拋起慶祝。

    慶祝可以,但也不能太囂張,畢竟人家兩個戰隊是有成員要淘汰的,于是宋禹白等人都收斂了一點,只是露出了一個端莊的微笑。

    李嘉銘戰隊和路易戰隊的成員都是一臉羨慕的看著冷貓這邊,同時在心里緊張地盤算著自己的票數到底是多少。

    路易戰隊的成員算著算著松了一口氣,好像不是倒一的樣子。

    而李嘉銘戰隊的成員,包括李嘉銘則是越算臉色變得越難看,如果他們的數學不是體育老師教的話,他們,好像輸了。

    最后揭開答案的人依舊是胖虎,胖虎學著某檔歌唱類節目的導演拿起放在一旁的xxxx水喝了一口,潛移默化的插入一個廣告。

    “本場排名第二的戰隊是路易戰隊,三輪總得票數為四百三十票。”

    “而李嘉銘戰隊則排名最末,三輪總得票數為三百七十七票。”

    “按照比賽規則,路易戰隊需要淘汰一名成員,李嘉銘戰隊需要淘汰兩名成員。”

    “請制作人做出選擇!”

    一旁的宋禹白聽到胖虎報出李嘉銘戰隊的總得票數,再用他體育老師教的數學細細一盤算,頓時心里有些飄,他好像一個人打了李嘉銘一個戰隊誒。

    他們全隊的票數都沒有宋禹白一人來的高。

    接下來就是選擇淘汰成員的環節了,這種由制作人親自選擇人淘汰,其實是最難的。

    因為無論表面上有多么感動,淘汰成員的理由有多么合理,被淘汰的人心中總是多少會有一點不舒服的。

    路易很快就做了決定,“今天,我們必須要淘汰一個人,我主要就按當場的表現來做一個評判,不然對其他人不公平。”

    舒克跟貝塔立馬就緊張了起來,今天表現不好的應該就只有他們兩了,畢竟是忘詞了。

    路易看看舒克又看看貝塔,猶豫一會兒,“今天要淘汰的是貝塔,其實你很棒,但是今天表現就是這樣,沒有辦法了bro”

    “沒事沒事。”貝塔也是與路易抱在了一起安慰道,他不是那種輸不起的人。

    而李嘉銘那邊就犯了難,他要淘汰兩個人,而且全隊幾乎都沒有人失誤,如果非要說失誤的話,可能也就只有帽子第一首歌的時候出現了忘詞freestyle的現象。

    但是帽子救場又救的很好,再加上李嘉銘確實是蠻喜歡帽子的,很對自己的胃口,所以馬上又將目光從帽子身上移了開來。

    很快,李嘉銘就做出了選擇,“第一個淘汰的是佩奇,我淘汰你并不是因為你不夠好。”

    佩奇內心有點懵,啥叫不是因為我不夠好啊?

    “而是我沒有辦法,所以對不起。”李嘉銘一臉誠懇。

    佩奇內心有點兒憋屈,但看李嘉銘那誠懇的樣子,還是上去跟李嘉銘擁抱了一下,但內心還是有點不服氣,他不覺得自己比帽子差。

    “接下來,就是第二個要淘汰的人了。”李嘉銘又將目光在剩下的成員身上掃視著。

    看著看著,就開始給自己加起了戲,李嘉銘一手捂著臉,隱隱作哭泣狀,“真的太難了,手心手背都是肉。”

    “沒關系的,你做決定就好,我們會一直在你身后的。”帽子此刻的角色就像是相聲中捧哏的。

    李嘉銘抹了抹好不容易擠出來的眼淚,內心感覺自己演技應該有進步了,這哭戲居然可以說來就來。

    同時贊許地看向帽子,這小子挺上道的。

    宋禹白也是看向帽子,他剛才感覺帽子有一種熟悉的感覺,想了一會兒終于想了起來,有一種貂哥的感覺,這是被貂哥附體了咩?

    將眼淚擦干,假裝抽咽兩聲,李嘉銘拿起話筒,“第二個要淘汰的,是彩虹弟弟。”

    “其實你很棒了,但是我其實也知道你剛接觸說唱不久,積累也比較少,你還很年輕,未來也會有很多機會,相信未來是你的。”

    彩虹弟弟心態是有點崩的,你都沒讓我唱,怎么就知道我積累少了?

    而且我哪里年輕了啊?就比你小一歲好不好,還有未來是你的這句話是哪個糟老頭子說的來著?我信你個鬼哦。

    雖然內心里已經p了,但決定走藝人這條路,就注定了你臉上不能p,臉上還是笑嘻嘻的,一副憨憨的樣子。

    “沒關系,銘哥,我懂的,希望以后有機會一起做歌啊!”彩虹弟弟開始為自己爭取鏡頭。

    隨著彩虹弟弟的淘汰,《華夏有hip-hop》十二強也全部出爐,本期的錄制也都結束了。

    結束了以后,冷貓請了全戰隊的成員去吃了火鍋,贏了而且是大勝,當然要慶祝一下,順便還可以增進一下隊友之間的感情。

    特別是宋禹白跟何欣洛,身為一個直男的宋禹白居然能靈活運用起前世的一些段子將何欣洛給逗笑,兩人的關系也是快速升溫。

    最后,宋禹白將何欣洛送到家之后,才自己獨自一人打車回到家中。

    回到家,打開冰箱,一片綠色,雖然廣告還沒有播出,但快樂水已經送到。

    拿出一瓶綠快樂,噸噸噸噸噸地灌了一大口,微訊上何欣洛發來一條消息。

    “到家了嗎?”

    宋禹白打了個嗝回復道,“剛剛到家,在喝代言的快樂水。”

    “你都已經代言快樂水啦?(驚訝表情)”

    “嗯,新公司給安排的廣告。”宋禹白回復。

    “大公司就是好(羨慕表情)。”

    “對了,我寫了一首可以合唱的歌,我們下一期比賽可以試試。”宋禹白突然想起自己寫了一首男女對唱的歌。

    “好啊。”何欣洛回復到。

    接著又發送了一個長顏草團子的開心表情。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宋禹白又補充了一句,“是一首情歌哦。”

    何欣洛回復:“知道啦。”

    然后一個害羞的表情。

    另一座小區某棟公寓樓中,何欣洛在房間抱著一個小熊抱枕盯著屏幕,心中有小鹿亂撞的感覺。

    情歌?是特地為她寫的嗎?女孩的思緒開始飄忽了起來。

    “那我先準備洗漱睡覺了,今天太累了,晚安。”宋禹白道了晚安,今天確實蠻累的。

    “晚安,好夢哦。”何欣洛回復到。

    又盯著看了一會兒,確定宋禹白沒有回復后,何欣洛才將手機放到一旁,將空調溫度調低,閉上雙眼睡去。

    沒辦法,明天還有一個商演要趕,還是得早睡,睡夢中何欣洛嘴角翹起,應該是做了好夢。

    而另一邊的宋禹白看到何欣洛的消息,會心一笑,將手中的雪碧一飲而盡,就進浴室洗漱去了。

    洗完澡后,宋禹白躺在床上將之前在沙灘捏沙雕的照片上傳到微博,日常經營了一下。

    然后一邊刷微博,一邊開始發散思維,接下來的比賽要準備一些什么歌。

    就這樣刷著,想著,直到手機“啪”的一下砸在了臉上,宋禹白才將手機放到一旁充電,老老實實地睡了下去。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