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窩窩頭一塊四個,嘿嘿

    清晨,一縷陽光灑進窗內,照射在宋禹白的臉上,宋禹白的眼睫毛開始高頻率地顫抖,然后不情不愿的睜開了雙眼。

    他做了個夢,夢里他火了,萱姐正拿著各種代言讓他挑呢,只是還沒等他看到代言好好挑選,就感覺眼前的代言散發出無比強烈的光芒。

    睜開雙眼,那是太陽!

    看了看手機,時間是早上八點,沒有未接來電,推送是新聞,短信是1006,微訊消息是訂閱號消息。

    宋禹白簡單洗漱了一下,換上一整套灰色的運動裝,頭發濕濕的披著,整個人顯得很是陽光,很有鄰家大哥哥的感覺。

    從冰箱拿出吐司和火腿,再煎了個蛋,給自己做了份三明治。

    再將盒裝的牛奶倒到杯中,美美的吃起了早餐。

    一邊吃著早餐,一邊打量著自己住的房子,幸福的瞇了瞇眼,“這生活質量也是沒誰了。”

    宋禹白住的是一個五十平米左右的單身公寓,很歐式的裝修,進門就是客廳,有專門的衣帽間。

    于是,宋禹白又給自己定了個小目標,先買套房。

    美美的吃了一頓早餐以后,宋禹白掏出自己的香蕉手機給柳萱發了個微訊。

    “萱姐,公司那邊有給我準備接下來比賽的伴奏之類的么?”

    過了三分鐘。萱姐回復道,“額…青草娛樂那邊壓根就沒想過你能過海選。”

    “能用的可能就只有你們之前團隊專輯里的伴奏帶了。”

    “你要嗎?要的話我給你拷一份。實在不行的話,我去跟公司再商討一下。”

    宋禹白抱著“那個綠公司不會沒給我準備伴奏帶吧?”的想法問了一下。

    綠公司果然沒有讓宋禹白失望,還真沒準備伴奏帶。

    宋禹白想了想回道,“那我還是自己看看吧,我之前認識了幾個樂隊朋友,看看他們有沒有什么門路。”

    又想了想,以防萬一宋禹白還是讓萱姐幫忙拷了一下之前團隊專輯的伴奏帶。

    而后,宋禹白又給蘇向云打電話,詢問了一下他們能不能幫忙編曲,錄伴奏之類的。

    蘇向云一聽宋禹白要做伴奏,二話沒說,直接給了宋禹白一個地址,讓宋禹白自己打車來。

    一個小時后,宋禹白就打車來到了蘇向云指定的地點,是一個錄音棚,以云初樂隊的名字命名。

    “喲,來啦。”宋禹白一進門,就看到江恒坐在灰白色的布藝沙發上撥弄著吉他。

    “嗯,向云大哥呢?”宋禹白疑惑道,怎么就江恒一個人在?

    江恒將吉他放在一旁的吉他架上,“老大出去買早餐了,你怎么突然想要做伴奏了,要出單曲嗎?”

    “額,不是,我參加了一個選秀類的綜藝節目,需要自己準備伴奏。”宋禹白坐到江恒一旁。

    “選秀節目?你們公司連伴奏都不給你準備的嗎?”江恒有些驚奇,他清楚的記得宋禹白說過自己是什么公司旗下的藝人來著。

    宋禹白苦笑一聲,“因為我的合同快到期了,再加上他們覺得我沒有什么經濟價值,所以……”

    “我懂我懂,不過你們經濟公司也是不會包裝,不然就憑你這臉,現在靠臉吃飯的小鮮肉還不一抓一大把。”江恒嘖嘖道。

    “你參加的是什么節目?《idol練習生》嗎?”江恒聽說最近有這么檔節目還挺火的。

    “是奇藝花平臺下的另一檔節目,叫《華夏有hip–hop》,選rapper為主的。”宋禹白應道,他倒更想去參加《idol練習生》來著,畢竟那個靠臉可能會更吃香點。

    “選rapper的啊,沒想到你還會唱rap?”江恒沒想到宋禹白還是什么都會點兒的那種。

    不過,江恒突然又是一副唏噓的樣子,“現在連rapper都有自己專門的節目了,我們樂隊什么時候才能出頭啊?”

    宋禹白聽到江恒這么說,心里也有點不是滋味,暗暗下定決心,如果這個世界沒有關于樂隊的節目的,自己就憑借自己的才華把這檔節目整出來。

    但馬上江恒就又換了一副笑嘻嘻的面孔,“老大買個早餐還是這么墨跡,我跟你說老大還是一個有選擇困難癥的人,經常選了半天還是買了饅頭回來。”

    看到江恒笑嘻嘻的樣子,宋禹白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

    他打心底覺得,江恒跟自己肯定是一類人,都是那種表面上笑嘻嘻,內心里……不是,內心里裝著深沉獨自承受的人。

    于是,更加堅定了要把樂隊這檔綜藝搞出來的決心。

    過了一會兒,蘇向云回來了,提了一袋早餐。

    “老大你買啥了?”江恒還是抱著一絲蘇向云能買點好吃的希望。

    但下一秒,這個希望就被蘇向云給破滅了。

    只見蘇向云用右手摸了摸腦袋,憨厚一笑,“窩窩頭,一塊錢四個,嘿嘿~”

    …………

    由于窩窩頭比較便宜的緣故,蘇向云買了很多,連帶著宋禹白都被強塞了兩個。

    “嗝~別說,這窩窩頭還挺不錯的,對了,小宋,你要做什么樣的伴奏?”蘇向云打了個飽嗝,側面夸贊了一下自己挑早餐的眼光,然后看向宋禹白。

    宋禹白擦了擦嘴角,然后看向放在一旁的吉他,“我想的是我用吉他彈一段旋律,然后你們幫我編一下曲子,我在旁邊做一些修改,你看這樣可以嗎?”

    沒辦法,宋禹白現在只會彈吉他,編曲什么的確實還是一竅不通,只能寄希望于專業人士了。

    “那開整吧!”蘇向云一拍大腿,準備開工。

    “對了,你上次唱的那首《過時》是你自己寫的吧?我上網查過,根本沒查到這首歌。”蘇向云目光灼灼地盯著宋禹白。

    “額,勉強算是我寫的吧。”宋禹白有些心虛,還有些不好意思。

    宋禹白覺得自己臉皮跟那些穿越先驅比起來還是太薄了點。

    “那好,那我們等下把《過時》這首歌也一起錄了吧。”蘇向云對《過時》這首歌十分心水。

    一想到這首歌將會在自己的手中被制作出來,更是樂的有些合不攏腿。

    蘇向云和江恒的手腳還是很麻利的,很快就將《過時》這首歌的伴奏給做了出來,宋禹白只是時不時在邊上提一些建設性的建議。

    將伴奏又給聽了一遍,蘇向云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后看向宋禹白,“要不要現在就把這首歌錄了?雖然我們錄音室比較小,但很多設備都是頂級的。”

    江恒也在一旁附和道,“對,我們這里制作出來的音樂,完全是出版級別的。”

    “這……”宋禹白猶豫了一下。

    “那好吧,不過我想請向云大哥跟我合唱這首歌。”宋禹白看向蘇向云。

    “這…我可以嗎?”蘇向云有些激動,他確實是愛煞了這首歌。

    “嗯,而且我希望這首歌可以以云初樂隊的名義發行。”宋禹白點點頭道。

    “為什么呢?”蘇向云有些不理解。

    “情況是這樣的,雖然我馬上要解約了,但發行單曲還是要通過公司才能夠發行的。”宋禹白解釋道。

    “既然這樣,那你今后也算是我們云初樂隊的一員了。”蘇向云鄭重的對宋禹白說道。

    江恒在旁也是點了點頭,“對,相信韓芮和張曉知道了也會很高興的。”

    “對了,韓芮跟張曉呢?”宋禹白剛才就發現韓芮跟張曉不在,一直想開口問來著。

    “哦,他們啊。他們還是在校的大學生,現在在學校上課呢。”蘇向云解釋道。

    宋禹白撓了撓頭,“那還是等他們都在的時候再討論我加入云初樂隊的事吧。”

    “也行也行,那我們先錄歌?”蘇向云此時也反應過來自己有些過于沖動了。

    因為一首歌就邀人加入自己的樂隊,確實有些過于草率,即使這首歌確實很好,宋禹白也很對自己的胃口。

    但這種事還是要全員都在的時候商討才好。

    眼下還是錄歌要緊。

    宋禹白跟蘇向云很快就分好了演唱的part

    宋禹白唱第一段,蘇向云唱第二段。

    這首歌的歌詞喪喪的,宋禹白的聲音比較年輕,唱的第一段比較有年輕人的朝氣,像是年輕還未被生活磨去棱角,充斥著對未來對夢想向往的感覺。

    而第二段由蘇向云來演唱,蘇向云的聲音充滿了滄桑,很有閱歷,配合著歌詞,更加體現了《過時》這首歌的精髓。

    兩段不同的聲音,使《過時》這首歌更加有層次感,更豐滿了一些。

    就是宋禹白的唱功對比蘇向云略次了一些,但在蘇向云的指導下多練了幾次,讓宋禹白感覺自己的唱功應該進步了些許。

    至少在唱《過時》這首歌時是這樣的。

    而且宋禹白唱功中的一些瑕疵,在《過時》這首歌中又顯得恰到好處,因為他扮演的是一個年輕未遭受磨礪的角色。

    經過一個下午的錄音,指導,以及最后的修音,《過時》這首歌終于成功出爐,宋禹白在這個世界上第一首完整的作品正式宣告完成。

    “嗯,現在只要注冊好版權就可以發表了,這一步就交給我吧。”錄制了一個下午,現在還能這么有精神的也就只有江恒了。

    三下兩除二,江恒就將版權注冊完成了,接下來只要等審核通過就可以了。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