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海選開始

    宋禹白緊接著唱到下一段,這首歌中最觸動他的歌詞。

    “讓所有的理想成灰,

    讓所有的激情枯萎,

    讓所有過時的情緒,

    一切都隨時間而去。”

    這幾句一出來,本來只是沖著云初樂隊來的觀眾瞬間瞪大了眼睛,議論紛紛。

    “這歌詞……讓我想起了夕陽下奔跑的,那是我的青春啊……”

    “這個小哥哥好帥啊,是藝人嗎?以前沒聽說過啊。”

    “歡快的曲子居然唱著這么喪的歌詞……”

    而韓向云在一旁更是鼻子一酸,他34歲了啊!

    34歲,從一個小伙子變成大叔,十幾年的樂隊生涯,但云初樂隊始終沒能火起來。

    他已經不再年輕,沒有資本了,可能過不了多久云初樂隊就要解散,自己可能就要被抓回家繼承家業了。

    可是,他不想啊,他不想像歌詞中寫的那樣讓所有的理想都成灰。

    一旁的江恒幾人也是頗有感觸。

    歌曲的第二段,宋禹白還在繼續唱著,這一遍更加熟練,更加的有感情,他仿佛穿越時空融入了那支樂隊。

    他這是完全唱嗨了。

    更讓觀眾認為,這是個有故事的人。

    一曲終了,宋禹白停下撥動著吉他的手,現場一片死寂,沒有什么太大的反響。

    讓宋禹白有些自閉,“我唱的有這么差??”

    但緊接著零散的響起“再來一首”的呼聲,以及“啪啪啪”的掌聲,讓宋禹白松了口氣。

    還好,人生第一場演出,沒有撲街。

    “哥們,這歌唱的真不錯。”江恒拍著宋禹白的肩膀說道,同時心中暗暗吐槽就是這吉他彈的是真不咋滴。

    蘇向云也向宋禹白伸出右手跟宋禹白握了一下,“正式認識一下,我叫蘇向云,是云初樂隊的主唱。”

    然后又指了指搭著宋禹白肩膀的江恒,“這是我們樂隊的吉他手江恒。”

    “這是鼓手張曉,鍵盤手韓芮,他兩是一對。”

    張曉牽著韓芮的手對宋禹白靦腆一笑。

    宋禹白嗅到了,那是狗糧的味道。

    剛才收錢的小姑娘拿著剛收完錢的帽子,蹦到宋禹白面前,“我叫韓欣,是姐姐的妹妹。”

    掃了一下現場,嗯,沒其他女的,應該是韓芮的妹妹了。

    “很高興認識你們,我叫宋禹白目前是青草娛樂旗下的藝人。”宋禹白微笑道。

    “哇,宋哥哥你出道了嗎?”韓欣好奇的問道。

    宋禹白尷尬一笑,“出道是出道了,就是不太火。”

    宋禹白把吉他遞給江恒,江恒反手又給遞了回來。

    “嗯?”宋禹白一愣。

    “有沒有興趣跟我們一起演出?”江恒咧嘴一笑。

    “可是好多歌我都不會唱。”宋禹白苦笑搖搖頭,他也想繼續唱,那種感覺確實很不錯,但他是真的不會。

    “沒關系,唱你會唱的就好了。”蘇向云開口道。

    “那…那好吧。”宋禹白就這樣跟云初樂隊躁了一下午。

    云初樂隊要唱的那些歌,宋禹白確實是不會唱,最后宋禹白只好唱起了颶風少年的幾首歌,自己團的歌還是會唱的。

    其實他還準備唱首《平凡之路》作為end 來著。

    結果天不遂人愿,下雨了。

    宋禹白發現自己很享受這種樂隊的感覺,最后宋禹白晚上沒有再吃某縣小吃的套飯,而是跟蘇向云幾人去搓了頓火鍋。

    互留了聯系方式,約定以后有機會一定要一起唱歌,宋禹白回到了家中。

    如果可以的話,宋禹白不想參加什么有嘻哈,他想參加有關樂隊的綜藝。

    記得穿越前好像確實是有這么一檔綜藝來著。

    這時一直沒什么存在感的系統冒泡了,宋禹白也成功收獲了人生第一個技能。

    “任務:想唱就唱

    任務狀態:完成

    任務獎勵:吉他lv 1”

    但是這個技能對有嘻哈沒什么用啊,明天宋禹白就要前往有嘻哈參加海選了。

    但他仍未想好要唱什么歌。

    頗有一種明天就要考試了,但他什么都不會的感覺。

    “得,要不還是洗洗睡吧,聽天由命得了。”宋禹白還是選擇咸魚了。

    做人咸魚點有什么不好的。

    其實宋禹白今天一天也累的夠嗆,下午陪云初樂隊躁了一個下午,現在確實有點困了。

    洗漱一下,就撲在松軟的大床上,沉沉的睡了過去。

    ………………

    “只因你太美~ baby ”

    大清早的就被詭異的鈴聲喚醒,宋禹白開始不喜歡這個鈴聲了,打算找個時間把它換掉。

    迷迷糊糊的看了眼,來電提醒備注著小趙助理。

    點擊接通,溫和的女聲通過聽筒傳來,“禹白,快點起床,我在你家樓下,今天行程很趕的,還要趕去化妝呢。”

    還沒等宋禹白回答,電話就被“啪”的一聲掛了,是的,掛了。

    宋禹白睡眼惺忪,“這都什么毛病?青草娛樂的人都這樣嗎?”

    得益于前世高三一整個學年的鍛煉,宋禹白五分鐘就刷完牙洗完臉,并且換好了衣服。

    考慮到今天去參加有嘻哈要穿的skr一點兒,宋禹白穿了一件橙紅的寬松衛衣,搭著淺藍的破洞褲,踩著雙白球鞋就出了門。

    下了樓宋禹白就看到,站在黑色保姆車前的小趙助理,臉圓圓的,架著一副金屬框眼鏡,看上去比自己大個一兩歲的樣子。

    一上車,小趙助理就遞過來一個便當盒,“里面有剛買的壽司,你快吃一下。”

    接過便當,宋禹白美滋滋的吃了起來,有人準備早餐的感覺真不錯,自己確實也餓了。

    吃了一會兒,宋禹白感覺小趙助理嚴肅的眼神一直盯著自己。

    抬起頭,就看到小趙助理一臉語重心甚至還有點傷感,“禹白,這次你可一定要努力,不然可能就是我最后一次帶你了。”

    這話說的宋禹白有點兒慌,突然對昨天的早睡有點愧疚感,于是又往嘴里塞了一個壽司。

    這壽司做的不錯。等會兒問問哪兒買的。

    宋禹白是這么想的,實在不行到時候自己上去爆扣一下,再憑借自己臉,有個鏡頭應該也能小火一把。

    但是爆扣的話,似乎差了件貂,宋禹白看了看自己穿的衛衣想到。

    等宋禹白將一盒壽司吃完,車也停了下來。

    下車后小趙領著宋禹白進了一家美容院,反正上輩子宋禹白是從來沒有來過這么高檔的地方。

    領到一個化妝間坐下,宋禹白感覺自己就像一個傀儡。

    只能任由他們在臉上涂涂畫畫的,還不讓講話,臉上癢也不讓抓,難受╯﹏╰。

    最后又被某個tony 老師倒騰了半個多小時,整了整發型。

    宋禹白發現自己對自己顏值的了解不過只是一星半點,一個字,真雞兒帥!

    還沒宋禹白臭美一會兒就被小趙給拉回車中,趕往了有嘻哈的海選現場。

    一上車,小趙遞過來個文件夾,示意宋禹白翻開。

    宋禹白翻開后,小趙便開始解釋。

    “這次《華夏有hip-hop 》是奇藝花平臺推出的新綜藝,有三個導師,分別是說唱og 冷貓,四小天王之一的路易,還有當紅組合的rap 當擔李嘉銘。”

    “所以這檔節目會有很多人關注,所以只要你表現的稍微出彩一點,再憑借你的臉,應該能聚集一波人氣。”

    宋禹白點點頭,“放心吧,我一定會努力的。”

    將近一個小時,車子就開到了海選現場,海選現場就在魔都的一個體育館。

    宋禹白下車后,發現體育館門口已經有好多說唱歌手排起了一長條的隊伍。

    大多都穿的很有個性,也有零星自己看上去跟自己穿的差不多的idol 。

    宋禹白也排起了隊,現場有小姐姐正在隨機對一些有些名氣選手進行采訪,讓選手說說目標喊喊口號之類的。

    很快一個小姐姐就發現了人群中耀眼的宋禹白,讓宋禹白內心贊嘆這小姐姐真有眼光。

    “請問一下你這次來參加《華夏有hip-hop 》的目標是什么呢?”

    宋禹白琢磨了一下感覺自己得說點高大上的,“我想讓更多人認識,了解到華夏說唱!”

    “很遠大的目標,有沒有什么口號要喊的呢?”

    口號?

    宋禹白想了下,“我叫宋禹白,宋禹白的宋,宋禹白的禹,宋禹白的白。”

    內心暗自點贊,宋禹白你真棒,一下就把自己名字說了四遍。

    只要節目放送出去,應該多少能有點記憶點。

    幾百號人說多也不多,但說少也確實不少。

    一個個排隊安檢,登記,宋禹白進到場內已經是一個多小時后了。

    進去前,后面還有一大票的人。

    進到場內,導師還沒有到場,宋禹白找了個靠前沒人的位置坐了下來。

    但沒人只是暫時的,很快就有三五個人在宋禹白不遠處坐了下來。

    開始旁若無人的討論,討論的對象赫然就是宋禹白。

    “嘖,那小白臉應該是個idol 吧?”

    “看樣子就唱的不咋地的樣子。”

    “詞可能都是找人代寫的吧。”

    聲音大的仿佛宋禹白聽不到一般。

    “肯定是嫉妒我長得比他們帥。”宋禹白掏出一副耳機帶上。

    話雖然是這么說,雖然嘴上都說著不要跟這種人計較,浪費生命等等。

    但宋禹白還是會不開心。

    于是,他不準備爆扣了,他想來點狠的。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