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貪狼再現

    “開始了,上。”

    虎牢關外一處山林中,毫無一物的大樹下忽然傳出一聲冷喝。

    話音剛落,空氣就泛起陣陣漣漪,一道微弱的白光閃過,密密麻麻的軍隊出現在原本空無一人的森林中,其中一個作文士打扮的人身體微微有些搖晃,差點摔倒,還好被旁邊人扶住。

    “嗷!!!”

    下一刻,軍隊消失不見,轉而出現在原地的是巨獸貪狼。

    之前這里的有好幾千,卻不知為何,這貪狼只有二十多米高,僅比那日大上少許。

    “嗷!”

    貪狼倚天長嘯,四肢壓下,一躍而出,在滿天塵土中,一匹猩紅色的貪狼沖了出去。

    “敵襲!!!”

    虎牢關上一人瞪大了眼睛,聲嘶力竭的大吼,旁邊的傳令兵頓時顧不得許多,狠狠輪動棒槌,敲響戰鼓。

    咚!咚!咚!

    城墻腳下軍營里的軍隊立馬動起來,迅速跑上城墻,看著忽然出現,迅速靠近的龐然大物,不禁瞪大了眼睛,轉瞬就高聲怒嚎。

    “軍魂起!!!”

    話音剛落,訓練有素的軍隊立馬煞氣蒸騰,匯聚成一朵朵軍魂煞云。

    貪狼看著那一朵朵赤色的軍魂煞云,人性化的露出一絲不屑,煥然不顧覆蓋而來的羽箭,直接猛沖上去。

    “繼續!繼續!箭雨覆蓋!”

    看著有些失去斗志的士兵,一人高聲大喝道。

    喊完揉揉嗓子的時候,旁邊一人說道。

    “沒用的,羽箭的攻擊力會先被削弱,削弱之后又會被平均分散到每一個人身上。

    這樣一來,無論你射多少箭,只要你無法突破他的臨界點都是無效的。”

    剛剛喊話的那人喝一口水,手狠狠的抹了一把嘴。

    “管他娘的,一次受的住,十次受的住?一次不行,老子射十次,能量守恒,攻擊的能量不可能憑空消失。

    所以就算射不破也可以大幅消耗他們的力量、體力,到時候自然有的是人對付他。”

    這人有狠狠的慣了一口水,抹一把嘴巴,有繼續吼道。

    “射,給老子射,把你他娘喝奶的力氣都給老子用出來,狠狠的射!”

    咻!咻!咻!

    箭雨仿佛無窮無盡一般覆蓋過去,一次又一次的在貪狼血紅色的皮毛下彈開,滑落。

    甚至還有人開了投石器,瘋狂轟擊,竟偶爾也有幾顆砸在貪狼身上,炸的石屑飛舞。

    強頂著攻擊,貪狼一次又一次的突進,沒多久就來到城墻腳下,數十米高的城墻在二十多米高的貪狼面前,或許并沒有那么高。

    當指揮官意識到這點的時候,城墻腳下的貪狼已經一躍而起,閃爍著寒芒的前爪扣在城墻上,一個接力,沖了上來,直接越過城墻,留下一地箭矢和一灘血肉。

    貪狼落在關內,瞬間就感覺身體一沉,這讓它揚起頭來看著厚實、赤紅發黑的軍魂煞云,齜牙咧嘴。

    整條狼都仿佛陷入膠水一般,空氣都變得極為遲滯。

    “嗷!”

    倚天長嘯,猛地跳躍,可移動的距離卻微乎其微,見此,旁邊的張飛露出一股冷笑。

    “哼,你以為還是那天,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嗎?兄弟們,給我殺!!”

    呂布接著貪狼的視角仰望天空,卻赫然發現接連出現的一朵朵軍魂煞云迅速將關內的天空占領。

    關內的光芒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暗淡下來,而更加關鍵的是,一股共鳴降所有軍魂煞云連接在一起,其中產生的化學反應爆發出驚人的力量,將貪狼死死束縛住。

    “繼續,共鳴有效,繼續壓制。”

    徐庶冷著臉下令道,在他旁邊的一些謀士臉上都稍稍松了一口氣,看向貪狼的眼神都輕松許多。

    “哼,真以為武將是無敵的嗎?要是在外面也就罷了,現在自投羅網,哼。”

    一人冰冷的說道。

    “董卓這是看不起我們啊,同樣的辦法想用兩遍?”

    一人玩味的說道。

    貪狼壓低身子,起跳,可往往在半空中就會被壓下,每一次動彈都艱難無比,每一次動彈身邊都有一道道實質性的波紋浮現。

    在這一刻,近十萬精銳軍隊的齊心協力之下,貪狼身邊的空間仿佛都變成了固體一般。

    “嗷,嗷!”

    貪狼壓低身子,發出一聲聲威脅性的低吼。

    “呂布,我承認你很強,不過”

    一個聲音從城墻上傳出來,不過話音未若,呂布的聲音就在關內回蕩。

    “無雙!!!”

    嗡!!

    一道金色的光環從貪狼腳下浮現,迅速擴大,直接將貪狼籠罩在內。

    光環出現的瞬間,一股星力被牽引過來,伴隨著靈力一起涌入貪狼體內。

    “武將光環。”

    光環出現的瞬間讓城墻上的人一驚,但見貪狼依舊沒法掙脫這才松了一口氣。

    “呼,呂布,如果就是這樣的話,那還不夠。”

    話音未落,貪狼體內又傳出一個冰冷的聲音。

    “燃血!”

    轟!!!

    話音剛落,一道血焰迅速在貪狼身上蔓延,轉眼就將貪狼籠罩在內,在貪狼體表熊熊燃燒。

    而伴隨著火焰的燃燒,貪狼的兇煞氣勢沖天而起,瞬間就沖破束縛,瞬間就沖了取出。

    “這!”

    城墻上那人手直接拍在城墻上,而身在參謀組的徐庶也臉色一變。

    寧安營帳,陳宮滿臉嚴峻的看著那荒古巨獸般的貪狼,看著他越來越近,威視駭人,但他沒有半點倒退,絲毫不懼,眼中反倒是露出一股狠色。

    “弩車全功率,目標貪狼,放!!”

    棒槌敲下,弩車的扳機落下,一枚枚三階獸魂的力量爆發出來,順著白骨弩車上的紋路流轉,全部灰匯聚在弓弦以及弩矢之上。

    咻!咻!咻!

    白骨弩車寸寸崩裂,一道道觸目心驚的裂痕將白骨弩車完全破壞,可在裂紋出現前一刻,弩矢離弦。

    清風包裹的銀白弩箭劃破空間都距離,在劇烈的風靈氣波動中,卷起一道微型龍卷,在貪狼頭部瘋狂旋轉。

    鏘!鏘!鏘!

    弩箭和貪狼的碰撞發出一聲聲刺耳的呼嘯,追風箭赫然和貪狼那猶如實質的軍魂煞云僵持起來。

    。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