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鵸鵌

    似乎反應過來,方凡深呼吸,情緒漸漸穩定下來,有些疲乏的說道。

    “我現在宣布,千夫長李陽開除所有職務,千夫長職位由副手暫任。

    原千夫長李陽編入典韋部第一大隊第一小隊,凍結之前所有待遇,新待遇以士兵一級為準,嚴禁擅自行動,嚴禁違反軍規,什么時候殺夠一千人,什么時候官復原職。”

    “是,鎮主公。”

    李陽緩緩退出去,方凡倚靠在椅背上,營帳中陷入了一片寂靜。

    李陽從營帳里走出來,仿佛沒看見門口的唐賈軍、陳宮幾人一般。

    “哥”

    陳宮攔住唐賈軍,看著李陽離去的背影搖搖頭。

    “讓他靜靜吧。”

    “你們進來吧。”

    營帳里忽然傳出一個熟悉的聲音,讓外面的幾人一愣,但轉眼就反應過來,整理整理衣服就推開門簾走了進去。

    當看見地面上炸碎的水筆時,唐賈軍下意識的脖子一縮。

    “唐賈軍,典韋,剛剛我說的話你們都聽見了?”

    “啊,聽見不不不,沒有,我們什么都沒聽見。”

    剛說道一半,兩人似乎反應過來,連忙晃腦袋。

    “既然聽到了,那就記住了。”

    聞言,唐賈軍、典韋兩人老老實實點頭。

    “是,主公。”

    “賈軍,你去把李陽所有的私人物品都收起來,他現在吃大鍋飯,睡大通鋪,這些都用不到了。”

    “是。”

    唐賈軍老老實實的點頭。

    “典韋,嚴禁給李陽任何特權,李陽知道必須只能是士兵知道的,士兵不知道的,李陽也不能知道。

    一切都按照普通士兵的標準來,能做到吧?”

    “我盡量”

    啪!

    一聲脆響,典韋渾身一抖,立正站直。

    “是,能做到。”

    “嗯,你下去吧,把元直叫過來。”

    典韋走出營帳這才松了口氣,抹了抹額頭,這才發現上面赫然已經浮現一層細密的虛汗。

    “典韋,你跟我一起去收東西吧?”

    身后,唐賈軍忽然幽幽的說道,讓典韋渾身一顫,身體一轉,加快腳步,嘴里念叨著。

    “戰旗被撕破了一個角,這可不行,有損威儀,必須馬上補好,對,就是馬上補好。”

    唐賈軍看著想要溜走的典韋,沒有半點要追的意思,冷笑道。

    “你在走一步,我就把你看小唔唔。”

    “嘿嘿,唐秘書,你這說的啥話,俺典韋沒啥本是,但力氣有的是。搬東西罷了,一句話的事嘛,來,走,走。”

    “我哥營帳在這邊。”

    “唉,這一忙就給忘了,走,走,咱往這邊走。”

    徐庶和陳宮都靜靜的看著方凡。

    “之前李陽招惹來的怪鳥都看見了吧?”

    “回主公的話,都看見了。”

    “我想你們應該都認識,或者說都聽說過。”

    徐庶、陳宮兩人聽見,臉色露出一抹苦笑。

    “主公,那真的是山海經里描述的鵸鵌嗎?”

    “三首、六尾、叫聲如笑,一者是巧合,二者是巧合,三者一起,我說是巧合,你們信嗎?”

    聞言,徐庶兩人搖了搖頭。

    “不信,天底下哪有這么巧的事,除非人為,否則恐怕就是了。”

    “不過主公,看它昨天表現出來的戰力來看,這鵸鵌也沒見它比普通變異獸要強啊?”

    “它顧忌李陽背上的蛋,攻擊雖然凌厲,但心中有了顧慮,自然就發揮不出全力。”

    方凡緩緩說道。

    “不過你們說的沒錯,它實力雖然不弱,但實力依舊只有尋常四階變異獸的實力,并未有出彩的地方,至少它表現出來的是如此。”

    “那它為何會被記錄在山海經上?”

    徐庶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這就是我叫你們過來的原因。

    必須搞清楚它和山海經的關系,它是巧合,還是說所有的山海經異獸都存在,都會出現,這一點,很重要。”

    “的確,山海經異獸里弱的也就罷了,只能淪為吃食,可要是強的”

    陳宮眼中露出肉眼可見的忌憚。

    “可是主公,我們現在能做的也只能是留意其他山海經異獸是否存在,至于其他的,我們無能為力,我們所知道的信息太少了。”

    “那就留意,搜索其他山海經異獸的蹤跡,特別是傳說中面世即引起旱災,看一眼就觸發洪澇的那幾只。”

    聞言,徐庶、陳宮也是緩緩點了點頭。

    山海經異獸要只是強一些也就罷了,天底下強大的變異獸很多,不差這一點。

    可山海經異獸,關鍵就在‘異’之上,每一只異獸都各有各的奇異所在。

    就好比長右,就好比鱄魚,像這種驚呼規則性質的存在才是最恐怖。

    鬼知道長右是只會出現在有洪澇的地方還是長右出現就會引發洪澇。

    要求前者也就罷了,可要是后者

    自打看見那只鵸鵌起,方凡心中就隱隱有一股不安的感覺,這讓他有些心神不寧。

    要是這些山海經異獸真的出現了,那該怎么辦呢?

    方凡向自己提出了因為,作為一個數萬人的領主,數萬人的王,掌握數萬人的生死。

    這決定著方凡必須謹慎,或許別人可以走一步看一步,可方凡不能,方凡只有走一步必須看三步,看十步,也只有這樣才能當得起這個領主,對得起那些相信他的群眾百姓。

    “呼。”

    方凡緩緩呼出一口氣,在心中暗道。

    “那項工程回去就開始吧,也該要開始了。”

    “哥?”

    李陽身體一滯,但轉眼就緩過來,一點一點收拾著自己的東西,將他們打包收拾好,可以注意到的是,其中最多的就是各式各樣的青澀果子。

    “哥,要不果子留下吧,主公那邊也”

    李陽封住唐賈軍的嘴巴,搖了搖頭。

    “服從命令。”

    唐賈軍愣住了,愣愣的看著李陽將他身上藏著的一個又一個青果掏出來,一個又一個珍重的放在盒子里。

    當拿出最后一枚青果的時候,李陽愣住了,緩緩走出營帳,看著天邊緩緩落下的晚霞。

    閉上眼睛,拿起青果狠狠咬下。

    咔嚓!

    青果酸澀的味道在味蕾上轟然爆發。

    。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