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泄憤羞辱

    他們剛退出不遠,龐統和諸葛亮便已經追了上來。。q В 5。

    “你竟然拿我叔父的性命開玩笑”

    諸葛亮很少有怒的時候,但是今天確實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沖動了。

    “沒有。”

    司馬懿沒有解釋,也沒有理會諸葛亮,轉回身,召喚著身旁的五溪蠻兵追上前去。

    “小諸葛你,你應該知道他的意思。”

    龐統出奇的為司馬懿解釋了一回。

    “嗯,我知道。”

    諸葛亮低下頭,悶悶不樂的追上前去。

    “他這個脾氣,從來都不解釋他要干什么。”

    龐統自言自語的呢喃一聲,但是司馬懿這一計還是很有效的,雖然沒有救回一個人質,但至少讓荀攸他們內部發生了一些矛盾,而且看起來還有漸漸擴大的趨勢,只要處理得當,襄陽城內的這些士族未必全部都心向曹操的。

    荀攸他們通過襄陽城的守衛根本就沒有受到什么阻擋。

    剛剛通過南城門,蒯越推開一旁的蒯良,厲聲問向荀攸道:“為什么要殺了蔡瑁張允”

    “他們該死。”

    荀攸很平靜的回應道,其實他這么假手司馬懿未嘗沒有助曹操獨吞荊襄勢力的打算。

    “他們該死”推開一旁蒯良的攔阻,蒯越輕笑道:“荀公達你可知你這沖動的動作看起來沒有什么,但是你卻著實走了一招臭棋,現在全荊襄的門閥都看見了你是如何殺掉蔡瑁和張允的,縱然他們有萬般不對,但你在那種場合下下這樣的命令,簡直就是把站在我們面前的士人們推向劉備。”

    “哼你敢無禮”

    許褚雙目瞠裂,大聲呵斥。

    “許褚。”荀攸低聲喚回許褚收起兵刃,似乎下定決心的走到蒯越面前道:“異度先生,此事是攸一時不當,異度先生要是處罰,盡管沖我來。”

    蒯越白了一眼荀攸,不再說話,只是呢喃道:“如果責難你就能挽回現在的頹勢,我早就用刀在你的身上劃了數百下。”

    “也許我們還有機會。”

    “機會”蒯良一喜,問道:“怎么,曹操增兵了”

    “沒有。”荀攸搖搖頭道:“還是五千。”

    “城內的守軍,我大改估量了一下,約有六千,他們仗著襄陽城厚堅實,我們勝算在哪里”

    “我們當然有勝算。”荀攸再一次展露出他的自信道:“不要說他們六千士兵士氣低落,就是戰力也不堪一擊,而且城內又有各家門閥隱患,他們根本不可能傾全力投在戰場上。”

    蒯氏兄弟相視一眼,這才點點頭,荀攸這話還算是那么一回事。

    荀攸看了一眼已經奄奄一息的兩人,劉備和諸葛玄,笑道:“更何況我們還有這兩個重要的棋子在手呢”

    聽荀攸這么信誓旦旦,蒯越同蒯良點點頭道:“好,如果曹將軍能及時到達,我們可以冒險一試,如果我們在襄陽城能占得上風,相信城內那些同我蒯氏交好的家族,必定會有所動作。”

    荀攸見取得蒯氏兩兄弟的同意后點點頭。

    “另外,我們動作一定要快,如果等到朝廷的大軍到來我們就危險了。”

    蒯越提醒了一句。

    “無妨,早就有探報來說,大將軍皇甫岑派胡羌校尉趙云為主帥,出益州,此時他們離襄陽城尚有五日的路程。”

    “哦。”

    “將軍,你看。”

    “呃。”荀攸一怔,前方不遠處,一隊火把照的燈火通明。問道:“仲康,誰的旗號”

    夜色太黑,許褚搖了搖頭,淡淡道:“嗯,看不清楚。”

    “我看我們還是暫避一刻吧。”

    這個時候出現一股不明的軍隊,對自己這方太傷氣勢,此時如果碰上敵軍,恐怕就是被全殲的下場,故此,蒯越提醒道。

    “也好。”

    兩字剛剛出口,從那遠處就跑進來一個斥候。

    “許仁”

    “大哥。”

    許褚依稀察覺到來人似乎是自己本族兄弟,故此試探,沒想到對方回話竟然真是。隨即補充問道:“你來了,那曹將軍也”許褚搶步上前。

    “主公也已經率軍抵達了。”

    “好。好。好。”就是木訥的許褚也感覺到了欣喜,回頭喊道:“公達先生,主公已經到了。”

    荀攸略有失望的回身看了看已經看不清楚的襄陽城,發出一聲眾人不明的嘆息。

    如果,曹操的大軍在早來一個時辰。如果,自己在襄陽城內在溺戰一個時辰。事情也不會發展成這樣。

    “公達。”

    “主公。”

    曹操搶在大隊之前,感到荀攸面前,看到荀攸滿身傷痕,臉頰上盡是鮮血,一身儒雅的衣服也變得鮮血淋淋,驚奇問道:“公達,出了什么事情你不應在襄陽嗎”說完,目光停留在身旁蒯氏兄弟身上。

    “這二位”

    “哦,大哥,我來介紹,這二位就是襄陽蒯越蒯良。”

    蒯越和蒯良上前一步,點點頭道:“異度子柔見過主公。”

    “蒯越蒯良”

    曹操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也許因為天色太暗的緣故,遲遲沒有做出回應。

    “咳咳。”

    荀攸干咳兩聲,打斷三人的尷尬。

    “哦,原來是兩位先生,孟德這里見過。”

    曹操只是短暫的失神,隨即反應過來,很恭敬的點了點頭。

    “哦。哦。”

    蒯越同蒯良也極其不自然的回應了一聲。

    “公達,你還沒說,你怎么在這里”

    “孟德,公達有負兄長之托,襄陽城,襄陽城沒有拿下。”

    荀攸回道。

    “竟然沒有拿下,公達,襄陽城內出了變故”

    “嗯。”許褚替荀攸回應道:“本來已經事半功倍的,沒有想到蔡瑁此人重用自己族中廢物,荊襄一宴上,他的部下大部分反水,大哥的大軍未至,我們只好退出襄陽城。”

    許褚這么一說,曹操明白了一點,點點頭道:“如果我再早一步就好了。”

    “現在也不晚。”

    荀攸回身道。

    “怎么”

    “我們還有劉備和諸葛玄這兩個人質。”

    “什么,劉備竟然在公達你手里”

    曹操大驚,環看一圈,才在人群之中發現已經昏厥過去的劉備,心中一喜,便向劉備走去。

    “孟德。”

    “公達,我們接下來怎么辦”

    “趁著漢庭大軍未至,我們殺回去。”

    襄陽城。

    “怎么辦”

    魏延和文聘湊到諸葛亮龐統司馬懿的身旁問道。

    “現在襄陽城內人心惶惶,各家門閥關門閉戶,恐怕殃及他們。”

    一旁龐統擔憂道。

    “你是說他們仍有機會要謀反”

    魏延盯著龐統問道。

    “很有可能。”

    回答的不是龐統是司馬懿。

    “那我們怎么辦”

    “手頭上還有多少兵力”

    諸葛亮平息自己的心情,問道。

    “不足六千。”

    “六千人。六千人。”龐統四下徘徊道:“僅憑這六千人即要防住敵人攻城,又要謹防襄陽城內各家門閥借機叛亂,我們的任務不輕松啊”

    “既然如此,守城四千,兩千人留下在襄陽城防備,另外隨時準備充當預備役。”

    諸葛亮道。

    “嗯。可以。”司馬懿絲毫沒有因為方才的爭執有任何不悅,就事論事的說道:“誰來布防”

    龐統看了看諸葛亮,希望諸葛亮能在此時擔當大任,但諸葛亮轉回頭看向一旁的司馬懿道:“由他來吧。”

    司馬懿也不推辭,直接下令道:“襄陽城內,巡防的任務暫時就由龐統諸葛亮統領。我同沙摩柯文聘魏延各守一門。等候援軍到來。”

    幾人紛紛點頭。

    “不,南門我來與你替換”

    “你。”

    “南門有我”

    諸葛亮的目光一步不讓,抬頭瞧著司馬懿。

    司馬懿點著頭,補充道:“記住,我們的目的很簡單,只要拖延住敵人的攻勢,其他什么都不要管,當然,即使他們用你的至親或者曾經的上司來威脅,也不準打開城門,如果抗命,定斬不饒。”

    幾人聞此,皆把頭扭向諸葛亮。

    諸葛亮平靜的回應了一下,領令便轉身而出。

    魏延文聘沙摩柯接連走出,司馬懿卻叫住諸葛亮道:“你等等。”

    “有事”

    “呃。”

    “別吞吞吐吐的,這不是你性格。”諸葛亮白了一眼司馬懿道:“放心,我有分寸的,絕對不會胡亂來。”

    “不是那個。”

    諸葛亮倒是滿生奇怪的問道:“那是什么”

    “你還記得,宴會上劉荊州和諸葛先生說過的話”

    諸葛亮搖搖頭,不解道:“你我離著酒宴很遠,怎么聽得到”

    聽諸葛亮這么一說,司馬懿認同的點點頭道:“那么,在方才廝殺的時候你聽到諸葛先生的話了吧”

    “哪一句”

    “就是那一句,放走余孽,你們就是千古罪人。”

    “你的意思是說,我已經是罪人了”

    諸葛亮明知道司馬懿意不在此,但還是忍不住譏諷兩句。

    司馬懿苦笑著搖搖頭,調轉步伐,向外走去,似乎不愿再同這樣的諸葛亮說些什么廢話。

    諸葛亮眉頭緊皺,不悅的叮囑道:“你就是要說些這個”

    本已走遠的身子頓時停了下來,淡淡的說了一句:“我在,襄陽城就一日不降。”

    天色尚未亮起來,襄陽城就已經亂了起來。

    荀攸惱羞成怒,連夜帶著曹操的援軍就包圍了襄陽城,以五千兵力,攻城。

    孫子曰:十則圍之,五則攻之,倍則戰之,敵則能分之,少則能守之,不若則能避之。攻城,當五倍敵之。但襄陽城內的守軍就有六千,四門各有一千人把手,從軍力上來看,兩方旗鼓相當,甚至襄陽守軍還要多出一部分人來。但是一場戰爭并不是由軍力人數決定的。

    襄陽城剛剛經歷昨夜的一場大亂,城內統帥被擒,各家宗室不穩,士氣低落。荊州的兵力本就不強,襄陽城內又無可戰之兵,真所謂處于瀕危之際。

    而荀攸正是抓住了襄陽城這樣的弱點。

    “李四你給老子頂住,千萬不能讓他們攻上來。”

    魏延住刀觀瞧城下的敵軍,對身旁一個略有膽寒的一個兵卒吼道。

    “是,是,將軍。”

    李四硬著頭皮,再次握起手中的弓弩,朝著城下攻城的士兵射去。

    戰事越來越激烈,城上城下漫天的箭雨有如飛蝗一般,急速的射向戰場,兩方的士兵隨時都有可能命喪于此。

    “大哥,不行啊”

    夏侯惇憤恨的怒罵一句,從一旁靠近曹操的位置。

    “嗯”

    曹操雙目有些陰鷙,似乎很不愿意聽到這樣的警告,一座小小的襄陽城,在外無援軍,里無勇將,自己起家的那些弟兄竟然拿不下。

    “大哥,恐怕”

    就連攻城正緊的曹仁也撤回來,對曹操建議道。

    “子孝,你也”

    曹操有些惱喪,無奈的說道。

    “將軍,襄陽城雖然兵力空虛,但是他們指揮調度有方,借著城墻高大,弓弩滾木礌石完備,我們這樣沒有攻城器械的隊伍很難能攻上城去。”

    曹仁借勢分析著。

    “是啊,大哥。”夏侯惇點點頭,借步分析道:“而且看起來他們城內還有能人駐守。”

    “能人”聽聞夏侯惇這么一說,荀攸轉回頭,呢喃道:“你是說,有人在襄陽城指揮調控著”突然間,荀攸的腦海之中立刻閃現出那個跟自己交換人質的家伙。就是這個家伙,在危難之際,竟然能讓自己一時失誤,并且成功的離間了自己二人。

    “嗯。”

    夏侯惇點點頭。

    “公達,你有什么意見”

    曹操轉回頭詢問著荀攸。

    “我看南城上的守將,似乎就是他們核心。”

    夏侯惇未等荀攸開口,便指出城上的諸葛亮說道。

    “嗯,他應該是城上的守將,不過”許褚回憶了一下昨夜城內的廝殺。肯定的說道:“雖然年紀很小,但是他應該是城內的核心指揮官。”

    荀攸笑笑不語,心中卻盤算著,襄陽城內的守將應該不是那個諸葛亮,雖然他的有那份果斷和氣質,但是襄陽城現在的守將一定不會是他。恰恰相反,那個低調的司馬懿倒是很有可能是真正的指揮官,但是許褚夏侯惇的意見反倒是讓荀攸腦海中浮現一個主意。

    “公達,你可是有”

    曹操轉回頭問向荀攸,但見荀攸的笑笑的姿態,便已經猜到。

    “嗯。”荀攸點頭笑道:“孟德,我們現在就可以拿下襄陽城。”

    “哦”曹操一驚,不解的看向荀攸。

    “命令所有人都退下來。”荀攸對身旁的夏侯惇和曹仁說道。

    “諾。”

    兩人回應,之后便離去。

    “公達”

    “孟德勿憂。”荀攸安慰道,隨即走到護衛隊之內,走到諸葛玄和劉備的面前,對手下的士兵說道:“都給我帶過來。”

    “諾。”

    “哦”曹操恍然大悟,猛拍自己的腦袋,笑道:“公達,我們竟然忘記了這張底牌。”

    “孫子曰,攻城為下,攻心為上,既然攻城損傷過大,我們何不如此一試”

    此時,已經把大軍扯下來的曹仁和夏侯惇已經回到近前,看到荀攸帶著諸葛玄和劉備,恍然大悟道:“公達,原來你是說。”

    “嗯,不錯。”

    “哦,這就應該沒有什么問題了。”夏侯惇沖著身旁的曹仁一笑道:“既然南城守將諸葛亮是諸葛玄的侄子,想來,當著全城人的面,他想不降都不可能了吧”

    “呸”諸葛玄此時已經清醒了過來,狠狠地沖著身旁的兩人吐了口唾沫,目露兇光的罵道:“狗賊,休想得逞。”

    “砰。”

    許褚一鐵拳狠狠地砸在諸葛玄的臉上。

    諸葛玄一個文士,怎能受得了這樣的拳擊,頓時鮮血吐了出來,左臉頰立刻紅腫了起來。

    “仲康。”曹操不是卑鄙的人,也不屑于對文人動武,忍不住開口阻攔道:“收回拳頭。要撒氣,我們到城下,當著諸葛亮的面撒,到時候有都是時間讓你來發泄。”

    “呵。”許褚怒瞪一眼諸葛玄,從來沒有被人如此羞辱,所以諸葛玄的每一聲怒罵,他都記在心中。冷冷地說道:“等到城下,看我如何羞辱你。”

    “城上的人聽著。”

    許褚聽完荀攸的勸誡后,轉回身跑到城下,對著襄陽城上的諸葛亮怒聲喊道。

    “停”

    諸葛亮轉回身對著身旁守城的士兵命令道。

    所有的士兵紛紛停住手中的弓弩,兩方罷兵,襄陽城頓時陷入一片死寂之中。

    諸葛亮把住墻跺往下看,只見許褚正用力砸在自己叔父諸葛玄的頭上,隔著雖然很遠,但是諸葛玄頭上殷紅的一片血跡,諸葛亮看的真切。

    “畜生”

    諸葛亮雙手緊緊地抓住城垛,雙目嗔裂,瞪著城池下的許褚。

    “呵呵。放心,一時半刻他是不會死的。”

    許褚頓時有一種變態的抱負感。

    “你到底想怎樣”

    諸葛亮明知城下許褚之意,但是忍不住的廢話了一句。

    “怎樣”

    許褚戲謔的朝身后的荀攸和曹操看了看。

    荀攸走到近前,笑道:“諸葛亮,自古忠孝,你不會連這個都不清楚吧”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