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王景之后

    馬蹄噠噠行在阡陌小道上,泥土紛飛。\ ..幾匹快馬未行幾步,就因這塊土地太過泥濘,跑步起來了,皇甫岑幾人無奈,只得和戲志才等人下馬步行。

    “出了聞喜縣,這里距絳邑城還有多遠”皇甫岑回身問向隨行的關羽。

    關羽瞧了眼天色,回道:“出了這聞喜縣,過了涑水河,再行半日就可以抵達絳邑城。”

    “幸虧咱們昨日就到了聞喜縣,在聞喜裴茂的族中住了一晚,要不咱們天黑也進不去絳邑城。”戲志才拍拍屁股,埋怨道:“這馬上要是墊上幾兩棉花嗎,我的屁股啊”

    “呵呵。”皇甫岑對戲志才耍寶舉動引以為常,笑道:“云長,你說這條河水是涑水河”

    “嗯。”關羽點頭。雖然皇甫岑是河東太守,可畢竟上任時間不長,又不是本地之人,對河東各地不可能面面俱到,便開口介紹道:“河東郡有兩條大河,都是黃河支流,上面途經平陽的就是毗鄰絳邑城的汾河。另一條就是眼下的涑水河,這涑水河穿過蒲氏一族的蒲坂縣,再經我們解縣,直穿安邑城,北上聞喜,終始于絳縣。比起汾河,水勢雖然沒有其洶涌,但是在運城鹽監地那片區域也經常會洪水泛濫。”

    “這么說來,也是條要整治的河水了”戲志才道。

    “嗯。”關羽點頭。

    “一條汾河就夠人嗆了,又有這涑水河,我看咱們河東府這兩年是別想消停了。”戲志才憂心忡忡的說道。

    “也不盡然。”關羽搖頭,說道:“雖然咱們河東郡內橫穿兩條大河,但是這涑水河和汾河一直都在修渠。尤其幾十年前王景王大人治理河水的時候,頗見成效,這幾年,這兩條河也消停了不少。”

    “王景”戲志才覺得耳熟,問道:“云長,你說的不會就是咱們要去找的那個人吧”

    “找王景”皇甫岑一笑,暗道戲志才白癡,這個文人有時候真是什么都不懂,詼諧的笑道:“志才,找王景的事情,我們就委托你了。”

    “為啥委托我”戲志才不解的問道:“那你們去干嘛”

    “我們”皇甫岑一笑,幾人已經走出泥塘路,紛紛踏上戰馬,回頭看著關羽,會心一笑,兩人同時脫口而出,“我們,自然去找王景的后人”

    “擦”聽他們這么一說,戲志才意識到自己上當了。

    說笑之間,幾匹戰馬在日落前便已趕到絳邑城,皇甫岑幾人一路趕至知縣府。

    絳邑城的知縣聽說河東太守親至,急匆匆,慌張的跑出縣衙,衣帽不整的前來迎接皇甫岑。

    瞧見知縣這副摸樣,皇甫岑不悅的皺了皺眉,天色尚早,他竟然在睡覺,簡直就是瀆職。不用想,這知縣昨日也沒有去干什么好事情。不過皇甫岑要急于找人,也沒有心情去查這些小事,眼下,皇甫岑還不想殺雞儆猴,等河東諸項措施穩定后,才能下手。忍著耐性問道:“絳邑縣令,見到本官因何不跪”

    “呃。”那還在整理衣襟的絳邑縣令聽皇甫岑這么一說,緊張的跪倒在地,急忙回道:“是。是。是。”

    “嗯。”皇甫岑若有似無的發出一聲不悅的低嘆。“起來吧。”

    聽見皇甫岑特赦,那縣令起身,湊到皇甫岑身前,連忙陪笑道:“大人至此,為何沒有人前來通知”

    “有這個必要嗎”皇甫岑言語之中不怒自威。

    一句問話,嚇得絳邑縣令身子發顫,新任河東太守的名聲他可都清楚的很。這個太守武將出身,為涼州三明的后繼,又是大儒盧植的門生,在北地打的十二萬鮮卑丟盔卸甲,親手殺了大單于檀石槐又殺了高句麗王高男武,對外如此,對內他也敢擅殺上官大儒公綦稠。向自己這樣的小吏,更是無所顧忌,唯恐自己性命不保。點頭如搗蒜道:“是。是。是。”

    “哼”瞧著心虛的絳邑縣令,皇甫岑胸中的怒氣就越盛,看著他肥厚的身子,說話喘著粗氣,就知道這個家伙沒少搜刮百姓的民脂民膏。

    “大人請入內。”

    皇甫岑帶著戲志才關羽直徑的走入大堂,然后坐在主位上,一點客氣的意思都沒有,目光直逼面前的絳邑縣令,說道:“本官來問你件事。”

    “大人想知道什么,卑職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絳邑縣令躬著身子回道。

    “絳邑城內可有一戶人家姓王,祖上曾為名門高弟”皇甫岑問得是東漢治水專家王景的后人。其實皇甫岑不知道有沒有這個人,不過卻聽裴茂說漢初王景治水,曾有后人留在河東郡的絳邑縣。

    “呃。”經皇甫岑一問,絳邑縣令搖搖頭,其實他哪里知道自己治下什么樣子,他是十常侍宋典的族兄,只懂得收斂錢財為禍鄉里。

    “廢物”見這絳邑縣令含糊其辭說不清楚,皇甫岑的臉拉得更長,撇向門外,吼道:“絳邑縣丞何在”

    “小人在。”一人急忙跪倒在皇甫岑近前。

    “你是絳邑縣丞”

    未等那縣丞回話,絳邑縣令急忙點頭回道:“大人,他叫吳庸,是小人的縣丞。”

    “是你的縣丞”戲志才知道這小縣令恐怕要遭殃,估計這家伙不是祖上蔭庇,就是跟著朝廷權貴有著姻親關系,故而有意挑錯的說道。

    “不。不。不是。”絳邑縣令磕巴的回道。

    “吳庸,本官問你,你可知道這絳邑城內有一戶人家姓王,祖上曾是章帝建武年間的廬江太守王景的后人”

    “這。”那縣丞雙眼滴溜急轉,偷偷觀瞧著絳邑縣令。

    “嗯”吳庸的動作,精明的皇甫岑戲志才都看得清清楚楚,這絳邑城內絕對有這樣的一戶人家,而且還有什么事情瞞著自己。就連一旁的關羽也轉目觀瞧著吳庸,也看出來這中有事。

    那絳邑縣令見皇甫岑發怒,心中膽顫,唯恐再度刺激皇甫岑,對著縣丞吳庸吼道:“大人問你話,你倒是快說啊”

    “真真要說啊”

    “費什么話”關羽在皇甫岑的示意下,猛然拔出寶劍,寒光一閃,橫在縣丞脖子上。

    皇甫岑起身走到近前,看著雙腿打顫的縣丞吳庸,冷笑道:“不要跟我說謊,否則你知道下場我是誰,你們應該比我清楚。”
广西福利快三开奖图